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皇朝当铺 > 25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皇朝当铺》 25

    作者:龙门鲤鱼大小:2034k类型:玄幻时间:2013/8/241:22:34r/>蓝采儿眨着一双红红的眼睛问道:“相公真的吗?”她还是不敢直接产出那人的名字来怕当场吓着几女要是在问个不停估计也要到明天了。

    “是真的。”吴明给了她放心的眼神道:“没事情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反正已经摆平了以后在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你放心好了。”

    旁边的宁霜那绝美的脸上流露出关心的神情:“明弟刚才可把姐姐给吓死了。”刚才看到外面的情景时她心中的那个害怕要不是安慰几女只怕最先哭出声来。

    吴明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睛笑道:“你看我不是已经没有事情了放心好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事。”

    爱莉娜刚才看到到吴明手拿武器在人群之人左右的冲杀在为吴明担心的同时也被吴明那英雄杀人的气势还有那高大在她眼中如英雄一样的身影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心中已经慢慢被吴明的身影给填满了。

    之前的俩人的那一夜在爱莉娜心中那是个错语而现在那一夜在她的心中最少已经变成一个美丽的错误。这一次跟着那些商人远渡到明朝来其最主要的还是想到外面看一眼世界以完成自己心中的那一丝遗憾到自己心目中最向往的中方国度这一路上沿途所见到的任何事物已经深深的吸引住她了有一种想要留下来不想在回去的念头。

    因为在这个莫生的国度里她可以获得自己最神往的东西那就是自由不用在整天关在那个沉闷的宫殿之中虽然这不是她自愿的。不过这一切却从那一天夜里开始改变了从那一个错误的夜晚开始慢慢的改变了。

    看着身上染着别人血迹的吴明爱莉娜满心的激动心中充满了一种澎湃的情绪眼中几丝佩服加崇拜的神情在其中终于在也忍不住一把从身后把吴明抱住:“亲爱的!莉娜太爱你了!”——

    【第三百三十一章】——

    爱莉娜的这一亲热无比的叫声直把当场几女都叫得全一愣把目光全都投向了她在看到她亲呢无间脸上挂着幸福表情的从后面抱着吴明几女苍白无色的脸色红了她们没想到这个异国美女大胆到如此就连蓝采儿心中也被她的动作给吓愣住了。

    吴明虽然一下子被她抱住心中升起几丝得意的同时不过却感觉到有好似有针一样的东西刺在自己身上一看却是看到几女那要吃人的目光这个时候就算是脸皮有多厚也忍不住红了一下毕竟当着自己老婆被别的女子抱心中美是美可这感觉就不同了身体微摇几下希望她能放开心中暗想还好没当众吻上来不然肯定是死定了。

    本来还要说话的另几女看到爱莉娜的表现也停住口不说了不过看向当事二人的目光那叫一个怪心中是恨得牙痒痒的。

    爱莉娜没听到人的说话声于是将注意力从吴明身上转到四周这才现几女看自己的目光很怪这才现自己的动作表现的有点过火脸色一羞红毕竟自己是当着别人老婆的面抱她人老公就算自己心境在大胆也忍不住羞红了脸一下子将吴明给放开不过她却没有学东方女子掩着面羞红了脸跑开而是站在了吴明身后头微低着不知在想什么。

    香云见此终于忍不住狠狠的扭了一下吴明的胳膊以防止自己相公心中那极澎涨的虚荣心毕竟被这样一个女子反抱学不美死他的了。

    “吸!”吴明被扭了一下倒吸了一口气心情却忍不住的高兴不过脸上去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这个时候不可过多的表出。

    “相公快去换身衣服。”周灵见吴明身上的血迹心中很是不舒服因为一看到那些血迹就会想起刚才生的场景总觉得是一根刺在自己喉中令人难受。

    “嗯。”吴明也觉得身上有人血总是觉得不舒服也是说道:“你们先进去吧这里太血腥了呆着就不舒服进去吧我先去洗个澡马上就过来。”说完转身朝内堂而去。

    几女看见吴明离开的身影心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全都向内屋走去刚才杀戮的场景把她们给吓得不轻所以几女打算互相聊天以平抚心中的恐惧同时也等着吴明一起过完这一天。

    “该死的那些没用的文武百官这个时候才开始讨论起要如何处置郕。”朱祁镇满脸愤怒之情一把将桌子上的那些奏折全都给推到地上怒声道:“朕皇兄他带人到皇宫之中来的时候他们怎么连个说话的声音也没有全都哑了。”

    吴明有点理解他为什么会生这样大的火自己的亲兄弟亲自带兵造自己的反那些文武百官大臣只不过是外人平日里对郕王有什么异议屁都不敢放一下现在他反了被摆平了所以就跳着出来对皇帝说该把他怎么样要如何处理别说是他一个皇帝就算是自己心中也老火这些大臣全都是渣。

    换位想一下如果郕王造反成功把朱祁镇推下皇位他自己当上了皇帝那这些百官会不会改一番说词恭贺这位新皇帝呢?虽然他们也是为情势所迫可这个时候在来这么一手吴明心中也有一丝鄙视。

    落井下石谁不会有些大臣被王振差点给杀了还是多亏吴明给救了对于王振他们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异议因为他们的小命在别人的手中。

    “皇上那你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吴明还是想问一下他的想法毕竟他是皇帝对于这种古往今天来的事情如果拿捏不准到是给自己找麻烦惹上杀身之祸虽然以自己现在的情况他不会。

    “唉对于皇兄朕心头也乱的很。”朱祁镇停来不停来回走动脸上满是苦愁:“朕也不知要如何做?他是朕的亲兄弟是朕的手足!”说到这里时几乎是吼道:“朕不想自己砍手足!”

    听到他这么一说吴明心中有一丝明了知道他不想要朱祁钰的命心中很是顾念这份手足之情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要了自己亲人的命他是一个非常念情的人以他的性格也确实如此。所以才顶着现在满朝文武百官不停叫嚷着要杀郕王的喊声这才压了下来他心中不想那样做虽然他是一个皇帝。

    吴明说道:“皇上你顾念兄弟手足之情在下一介草民非常的佩服毕竟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那可以说是血雨腥风每一次不论是亲兄弟就算是父子也是兵刃相见没有像皇上你这样顾及亲情只为了那皇帝的宝座而大开杀戒所以皇上你不打算杀朱祁钰我也能理解并支持那些百官的话你就不用去理会。”

    朱祁镇听到吴明之番话脸上露出几分高兴这还是自郕王叛变事情以来听到最符合自己心意的话了从没有站在他的立场去想事情只知道逼着他去行使皇帝的权力不顾念自己心中的感受有时听着那些嗲嗲不休的大臣狠不得让侍卫把他们拉出去全砍了头。

    “吴兄你这一番话深得朕心之意。”朱祁镇脸上有一丝激动:“还是吴兄最了解朕让朕感到交了吴兄这个朋友值了!”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向往说道:“朕有时候在想要是朕生在平常百姓之有不生在这帝王皇宫里也少了那许多的烦恼有了自己的自由可以做自己神往的事情那何等的快哉!”说到这里之后向吴明望去眼中流露出一种羡慕的表情:“要是能向吴兄这样那该多好自由自在没有人评头论足。”

    吴明说道:“皇上既然你心中已经决定好了就就按你说的至于那些大臣的话就让他见鬼去吧不用放在心他们要是在敢胡说就让他们知道厉害皇权可不是随便能蔑视的让他们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这帮臣子有时候不对他们狠一点他们就不知道谁听谁的皇上永远是皇上不是他们可以指手画脚的。”

    “对!”朱祁镇在听了吴明的一番话之后满脸的豪气还有威严:“这帮破文武百官如果朕还在让着他们他们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朕想要救谁就救谁还用得着他们来指挥吗?吴兄你说的没借朕想要做的事情他们还没有资格插话。明天朕要是还听到有人在朕面前在胡乱拿这事说朕就让他们好看。”

    吴明说道:“皇上没错就是这样他们要是在敢胡说八道的话让他们常常以下犯上的后果每人打几十大板看他们还敢在说什么。对了皇上那郕王相关的事情又要如何处理?跟他同犯之人还有他的家人要如何惩罚?”自己心中可还是惦念着朱祁钰的那绝美艳的王妃心中对她有了几分渴望想要把她弄到自己手中。

    朱祁镇想了想说道:“将朱祁钰与他他的家人全都贬为庶民逐出京城一干所有人全都拉去流放三千里以代罪之身守边疆。”

    你的一次轻轻点击将温暖我整个码字的人生请支持精彩内容尽在尽在文学网。

    吴明想了想说道:“皇上我想到牢里去看一下郕王不知可不可以?”自己与他还有事情没有完结所以先去处理一下。

    “如果你要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去。”朱祁镇叹了口气说道:“郕王突然造反这件事情能很快如此平定下来吴兄你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要是没有你朕都不敢想像所生的事情会如何也许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吴明心中也说了一句:也许朱祁钰就要当皇帝而你则成为亡灵之鬼我也要跟着爱牵连只怕小命也不保这样的事情自己可从来不想遇见帮你也等于帮自己。只是希望你不要怪我因为这件事情朱祁钰与你的兄弟之情份已经没了。

    “皇上也许郕王被贬为庶民对他来说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因为他并没有因此而丢掉性命而皇上你也并没有因此而失去这个兄弟只是某些事情意外的生这谁都不想遇上的。”

    “对皇兄也许是好事吧!”朱祁镇心中也不知要如何的想只是觉得有一丝难过也有一丝轻松:“吴兄这次真的要谢谢你!”

    “不用客气皇上这是草民份内之事。”——

    【第三百三十二章为女人】——

    “郕王好久不见这二天过得怎么样?”吴明看着身陷大牢里的朱祁钰心中是百般滋味一时之间不知该要如何与这位昔日位高权重之人说点什么看着他心中直感叹这反差也太大了。

    听到吴明的话朱祁钰抬起头来看了吴明一眼眼中充满了冷意虽然已经身陷大牢但身子上的那种冷与傲还是让他看起来不一样那种天生的皇家气还在他身上。

    “原来是你你来此做什么难道是看本王落魄的下场吗?”对于吴明的到来他显得有一丝意外同时心中也充满了恨意可以预见这次他的行动之所以失败完全归功于眼前这个总是破坏自己好事的家伙心中恨不得将吴明是千刀万剐也不能消自己心头之恨。

    吴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来看你这鬼样子的对你现在的下场我不感兴趣。”

    “那你来是干什么?”朱祁钰横冷了吴明一眼然后说道:“落井下石?”

    “跟落井下石差不多。”吴明笑了笑。

    朱祁钰问道:“那你来是做什么的?”

    吴明说道:“接收你的东西。”

    “接收本王的东西?”朱祁钰听了之后有一丝意外问道:“什么东西?王府的财产吗?”没想到吴明会回答这样的话心中有一丝诧异在想自己好像没什么东西让吴明接收的了所有财物都要充公在则吴明也不缺银子。

    吴明笑了笑然后吐出二个字:“女人!”

    “女人?”朱祁钰起初听到这二个字的时候带有一丝茫然不过脑子在转了一下之后闪过一个人影一下子五官都挤到一起然后双眼之中充满了怒火刚才吴明来此的情况都没有这样望着吴明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想要对王妃做什么?”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这样的虽然自己这个王爷做不成了但张素玉是自己的女人一想到要是入了吴明怀的场景心就直抽搐人的怒火要是能杀死人吴明已经死了上千次了。

    见到朱祁钰的反应吴明笑了笑他的反应完全在自己的预想之中笑了笑道:“能做什么当然是把她给接到我府里做我的女人不然你以为会干什么总不可能把这样的美人儿用作丫环吧?要知道她那娇柔香躯可是干不了粗活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躺在男人的怀中好好的温存才是王爷你说我说的对吗?”

    “你敢!”

    此时吴明笑容在朱祁钰的眼中简直可说是无比的淫猥没想到吴明居然会打起自己最爱女人的主意一想到自己名媒下娶的王妃躺在吴明怀中被疼爱的场景心就直滴血整个人的血液犹如沸腾的沸水一样不停的翻腾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忍不住冲到牢门面前紧紧的手用紧捏着木栏手上的青筋暴起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

    吴明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笑道:“有何不敢?你现在只是一个阶下之囚连自己性命都不能保障还有什么能力来威胁我。我把她给抢了过来你能耐我何?”一想到她那样高贵绝美的成熟艳女子变作自己的女人时心中就忍不住兴奋。

    “你去死!”

    朱祁钰爱不了手从牢里伸出来想要狠抓吴明指尖只能摸到衣服却抓不到人心中怒得化身为野兽想要破开这个牢门将吴明杀死只是很可惜这只能增加他心头的伤还有那无边的愤怒。

    吴明伸出一根手指头轻摇了摇手然后笑道:“不我并不会死反而能活得更好特别是在没有完全享受够人生的时候想要让我去死还不如说是让这个世界毁灭一样的难。王爷我一直想要问你作个王爷不是更好吗?乐自在逍遥又何必想要当皇帝那可不是一份好工作。”

    “你懂什么当一个人享受到权力的时候他就会想要得到更大的权力直到最高的点之上。”朱祁钰狰狞着脸怒声:“可笑的是朱祁镇他居然不懂得要如何的利用只会浪费从来不重视手中的皇权要是本王定会让大朝朝威夷四方是天下之间最大的王朝。就像现在本王如果成了皇帝想要你的命只是眨个眼就可以了。”

    “眨个眼就可以了。”吴明笑道:“是啊只是很可惜你的这个眨个眼已经不可能实现了现在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在也不可能要了我的命了反倒是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小命吧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死了。”

    朱祁钰说道:“不会的以本王对朱祁镇的了解他是不会杀我的。”

    “你还真是了解你的这个亲兄弟没错他是不会想要你的命。”吴明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但是我会要了你的命!”

    “你?”听到吴明的最后一句朱祁钰的瞳孔一缩心头一冷刚才的愤怒之火犹如瞬间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熄灭了因为他相信这句话同时也相信吴明会做得了出来。

    “为什么?”

    朱祁钰问出心中的疑惑不知吴明为什么会想到要自己的性命难道是怕自己以后不知什么时候会找他报复会构成威胁吗?

    吴明回答了他的问题:“因为我害怕丢了性命虽然你已经被贬为了庶民可是只要你活着就随时个威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得到权势因为你有一个皇帝兄弟而他的性格并是那种斩尽杀绝的确切的说是有一丝懦弱与温和要是他经受不住你派人到他耳边说好话要是那天脑子呆把你给招了回来岂不是给我制造麻烦。以你与我的关系你还能让我活吗?所以防患于未然只要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生活。”

    听到吴明说的这番话朱祁钰知道自己真的如他所说不会有活命的机会了心头有一种凄凉的感觉一种死寂般的表情双眼紧紧的死盯着吴明不说一句话这样子过了好久好久二人一直没有说一句话。

    二人一直对望着朱祁钰脸上突然出释然的表情然后说道:“如果本王非死不可的话那本王最后请求吴公子一件事情?还请吴公子你答应。”

    你的一次轻轻点击将温暖我整个码字的人生请支持精彩内容尽在尽在文学网。

    “什么?”吴明没想到等了他半天的话居然只等到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还以为他会求放过他或是说点骂人的话没想到他会这样子说有一丝意外还过还是问道:“什么事情你说如果我能帮得到一定帮毕竟将死之人。”

    朱祁钰缓缓的说道:“如果本王死了你能不能好好的对待王妃?”看到吴明听了自己话愣住的表情之后接着说道:“王妃嫁于本王本应该衣锦无忧过上好的生活却因为本王的权欲之心而大逆不道之罪想来她的家人也因此而受到牵连本王心中委实难安。如果你真的想要得到王妃的人那就在有生之余年替本王好好的照顾她也算是本王死前最后求你。”

    吴明没想到他会要求自己这样微感意外不过就这件事情来说他不要求自己这样自己也会好好的对张素玉给了他一个放心的表情说道:“这件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因为我是要把她当作自己的老婆一样来对待绝对不会有一丝对她不好这点上你就放心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朱祁钰一连说了好几遍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一松好似放下心中的一丝牵挂就算现在死了也什么遗憾一样。

    吴明说道:“麻烦王爷你写一封休书把她给休了这样一来我把她娶过门来的理由就充分一点虽然也可以强抢过来但觉得对她不是太好让她没有心理负担的入我吴家的门。”

    “唉如此甚好!”

    朱祁钰说完之后用力一把将衣服撕了一块下来然后狠狠的一咬食指开始写起休书来一会写好之后拿给吴明然后说道:“拿去吧!”递出去的那一纸休书就好似自己的灵魂被抽取了一样。

    “黄泉路上好走!”吴明一把合了过来折叠收在怀中然后转身朝外走去离去的时候说道:“你还是自缢而亡吧免得我动手有失你的尊严。”

    看着吴明离去的身影朱祁钰呆呆着出了半天的神眼中慢慢的流出眼泪回过神来的他慢慢的解下裤腰带往房梁上一挂打了个结把凳子搬了过来头往里一伸然后一蹬凳子双脚悬空因为呼吸困难而不停的摇动着身体慢慢身体挣扎动作小了最后直接不动了。

    天牢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喊声:“郕王悬梁自尽了……”这一声传出去好远好远已经走出皇宫的吴明好似听到一样停下身转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刚才出来的方向在摸了一下怀中那一纸休书嘴角笑了一下朝着郕王府而去——

    【第三百三十三章一纸血休书成全了我】——

    郕王府已经不复往日里那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影像了显得有点萧条门外面的看护卫已经没有了往日光鲜的大门此时紧闭着已经没有了一丝生气吹过的风刮起树叶就连过路的行人也加快了脚步怕沾染上这里的气氛。

    “咚…咚…”吴明的敲门声在这个时候显得有点空洞传出去好远过往的行人看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找上这里微显得诧异难道眼前这个人不知道王爷造反不成已经入了大牢不怕被连累吗?

    吴明的敲门声过了好久才有人来开门门打开一条缝一个十七八九显得有点清秀的丫环睁着一双眼对于还有人来这王府显得有点意外怯声的问道:“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这个时候所有人的人唯恐避之不及府中的那些下人都已经跑光了没想到在这个紧张的时候还有人来敲门。

    吴明笑了笑道:“我是谁说出来你也不知道让我进去王妃她知道我是谁我来找王妃有事情的。”看到她脸上有一丝害怕加担忧的表情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来抄家的先让我进去吧我找王妃有事情要说。”

    也许是吴明的笑容看起来不像是坏人所以那丫环在犹豫了之后把门打开:“那好公子你进来吧奴婢这就去叫王妃来。”说完把六打开让吴明进来然后关上门领路朝内堂走去。

    吴明跟着她走进去看到到处是丢弃的东西在地上还有那凌乱的家具看不到一个人影问道:“这府里难道没有别的人了吗?怎么会这样子?”

    “唉都是怕受到牵边所以全都跑了现在诺大的一个王爷府只余下奴婢与王妃二人了。”那丫环有点无奈的说道:“树倒狒散昔日王爷得势时车水马龙往来的人络绎不绝、可自从王爷……”说到这里之后顿了一下道:“自从几天前的事情之后所以的人都不敢在来那怕是沾染上王府二字也怕怕受到牵连而入了大牢算是看清了全都是些无常的小人而已。”

    吴明听到这丫头说出不定期番话略微有诧异没想到这一个丫环还有这么一番独到的见解更为重的是这个时候她居然还会留在这里问道:“你叫什么?”

    “奴婢叫清荷。”

    “哦清荷那你为什么不也随那些人离去而要留在这里难道不怕受到牵连而入了大牢丢了性命吗?”

    “奴婢的命是王妃给的奴婢不能忘恩负义在王妃最困难的时候离去还不如让奴婢死去来得好王妃她需要要照顾。”清荷带着吴明到了大堂然后说道:“公子你请稍等奴婢就这去叫王妃。”说完之后对着吴明行了个礼。

    “好你去吧。”

    清荷离开之后吴明找了把椅子随便坐了下来看到有些桌椅上已经染上灰土了想是因为这些天来生的事情没有人打扫所以才会如此。

    过了一小会儿从大堂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当来人看到坐在大堂之中左顾右盼的吴明之后惊呼出声道:“是你!”

    听到这声音吴明心头一颤终于在见到自己最早心仪的女子了心情略显得有一丝激动朝着张素玉望去看到她虽然还是那么的绝美但神态显得微有憔悴一双美目哭得通红整个人看上去消瘦不少。

    吴明见到她的样子心中微感一痛站了起来缓缓的说道:“是我。”

    张素玉没想到这个时候吴明会前来心中在猜来此的目的说道:“不知吴公子此次前来有什么事情吗?”这二天已经没有什么人来工过她了除了那些禁军与来搜查的官之外吴明是一个例外的。

    吴明幽幽的叹了口气不知自己要从哪里开口此次前来的事情想必她这几天日子非常的难过要是自己这个时候在提出来显得有点不尽人意但一想到她要受这样的苦不知多久心中一狠长痛不如短痛就让她痛这么一次往后的日子好好的补回来就是了。

    “过来看看生那样的事情心中有所不安。”

    “不安?”张素玉听了之好心中微愣没想到会得到吴明这样的答案不知这样的回答是什么意思虽然微诧异不过还是回道:“谢谢吴公子的好意。”

    吴明想了想道:“王爷生那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的不过已经生了就无法挽回王爷府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不知王妃有什么打算?”

    “打算?”张素玉凄惨的笑道:“一个造反王爷的妻妾还能有什么打算已经决定不了去留那样看皇上的旨意了。”

    以朱祁钰所犯的罪顿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算能活命往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特别是这种因为谋反罪而受到惩罚的人古往今来女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她一上女子纵然先前是王妃但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罪人还能有什么好打算吗?

    吴明最终还是说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也没什么好去处就到我吴府去吧。”

    “到你哪里?”张素玉听了之后微一细想那有不明白吴明的意思惨然一笑道:“还是谢过吴公子的好意妾身纵然是女子罪身也不想到吴府去否则还不如自溢保身来得好。”

    “不可!”吴明一声顿喝可是被她最后一句给吓了连忙说道:“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呢?虽然王爷他谋反但其罪也不能牵连到你们女人身上又不是你要谋反这也有点不太公平所以你万万不可寻死。”

    听了吴明的话张素玉脸色微冷道:“吴公子的心意岂有不明白之理但吴公子你也太小看小女子了就算是配三千里也要跟随王爷一起去否则他人会如何看待于我?”

    女人有时候较起真来真让人麻烦吴明心头无奈从怀中拿出那血体书递过去道:“你自己看看吧看完之后就明白了。”

    张素玉眼中带有疑惑的接过吴明递来的那血书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是苍白最后面无血色凄惨哭泣道:“王爷纵然你犯下谋反之罪妾身也怪你之意可现在你居然一纸休书休了妾身这是为何?难道是不想连累妾身吗?你就这么看待妾身妾身并无离难之心啊!”脸上的泪水雨般不停的落下其声音之凄凉真是令石头都忍不住也要跳起来。

    吴明看到她那哭的样子心中也跟着难过不是为朱祁钰难过而是因为她哭所以跟着难过看到她哭泣的样子没有去打扰她而是让她哭个够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哭声才小了下来。

    不过听到她说了一句:“妾身这就随王爷你来!”一说完就挣脱清荷的手直朝着柱子撞去。

    站在旁边的吴明见状吓得条件反射的一把拉住她将她抱在怀中紧紧的抱着不让她挣脱出去她也不停的挣扎着道:“你放开放开…”说到最后狠狠的一嘴咬在吴明的手臂上。

    “该死!”吴明痛得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却不敢用力挣脱所让她受伤怀中紧抱着的香玉软躯也不骨时间去享受而是大声吼道:“你就只会去寻死难道就不想想别的吗?你的家人你的父母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不家受此事件牵连的亲戚你难道就不想想他们吗?”

    听到吴明的这一阵乱吼不停挣扎着的张素玉动作慢了下来最后一顿想是被吴明说中了心中的软肋这次朱祁钰事件她的娘家还有许多的亲戚都受到牵连往后的日子不比流放三千里差一想到这里她就万般死灰更是想要寻死因为她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们无颜在活在这个世上。

    吴明抓住这一点知道这一点才是令她活下去的希望说道:“你想想他们以为你死了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吗?如果你活着好好的活下去我保证我保证他们不会因这这件事情不会受到半点的苦虽然是代罪之身但往后的日子绝对不比一般富人差。”

    正要挣扎着寻死的张素玉听到吴明的这一番话后挣扎的娇躯停了下来脸上挂满了泪水惨然的出声道:“现在还有什么希望所有的亲戚都受到这件事情牵连而受累那些平日来攀龙附凤的大臣全都躲得远远的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好的了谁还敢帮?”

    “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