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长生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秘女子的身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长生界》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神秘女子的身份

    忽然间,一个如骄阳般的金发美男子映入萧晨的眼帘,他穿过重重椰林,来到了这片区域,竟然是咒师兰德。哈18ha18

    萧晨脸上笑意未敛,坐在原地未动,与他对视着,道:“你果真有几分胆色,居然敢来到我的面前,想向我挑战吗?”

    柳暮、牛仁、一真、柳如烟依然在谈笑风生,并没有因为兰德的到来而有丝毫紧张,这是就是源于实力的自信,这样几个人坐在一起,就是独孤剑魔来了也不见得能讨到好。

    “好吧,我为我曾经的轻狂而道歉,不过其实根本不用道歉,因为你已经给了我最深刻与痛苦的教训。要知道当初那一战,你出手很无情啊,打断了我足足三十几根骨头。”金发美男子兰德在说这些话时,并没有太多难堪,从容镇定的坐在了萧晨的对面,一双碧蓝如海的眸子透发着真挚的光芒,道:“几天前我还在想要找你报仇呢,但是今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们结怨太不值了。

    已经要离开龙岛了,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让人激动与欣喜,走出龙岛就让我们忘记曾经的一切不愉快吧。不就是因为我太过傲慢与自负了吗,结果我已经吃到了足够的苦头,我不想再错误下去了。今日来此想与你化解以往的恩怨。”

    萧晨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与你生死相向呢?如果你是真心的,我接受你的建议,化解这段恩怨。”

    柳暮有些病色的脸颊涌上笑意,道:“兰德。我听说过你,不过在这之前并没有看重你,在我地认知中二十招之内我可以取你项上人头。

    不过,今日看你有如此胸襟,我不得不要从新认识你了。难得拿的起放的下,说明你的心境有所突破了。”

    “这样说来我有机会与如此绝世美男子成为朋友,而不是仇敌了?”柳如烟妩媚的笑着。

    兰德点头笑着:“我曾经绝望的以为,永远的被困在龙岛之上,突然意外惊喜的得知可以离开这里,确实对我的心境冲击很大。许多事情看的开了、看地广了。”

    “柳暮你可能看走眼了呢,兰德不仅心境有所突破。且修为在接下来的几年恐怕也将突飞猛进,他是一个渐觉醒地半神。是神的后裔。”

    “仅有地一点秘密都被你给道破了。”兰德不可能否认。

    “天生半神?兰德我很崇拜你哦!”柳如烟媚眼放电,勾魂夺魄。

    “真的?这下不愁对手了,以后定然要常去与你切磋。”一真和尚也惊讶的开口。

    “啥,让我好好看看半神到底长啥样子呀?”小胖子走到近前,认认真真的打量起兰德来,让众人忍俊不禁,不得不说牛仁很能活跃气氛。

    在这个过程中。姿容绝世的燕倾城一直保持沉默。没有任何言语,甚至都没有看兰德一眼。

    “萧兄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恢复燕倾城师妹的自由呢?我们即将离开龙岛了,就让往昔的不快随风而逝吧。”兰德认真地看着萧晨。

    “我以前并没有打算与她敌对,但事情逼到了这里。想要放她那是不可能地。”萧晨回绝道:“你相信我能与她化解仇怨吗?你问她自己相信吗?”

    其实,对于燕倾城的处理,萧晨确实有些为难,龙岛上许多人都知道他俘虏了燕倾城,如果众人被困在龙岛还好说,但是众人即将进入长生大陆,不死一脉可谓势力庞大。如果,进入长生大陆,燕倾城被他俘虏地消息传出去,对于他来说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现在一杀了之吗?

    那样以后麻烦会更大。这是他一直以来未敢轻举妄动的原因。

    这几日,柳如烟与柳暮他们帮萧晨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造成既成事实,与燕倾城真地结为夫妻,化解将来的危险。用他们的话说,你萧晨做了不死一系的女婿,并不是将燕倾城当作女奴,不死一系还会找你麻烦吗?当然前提是对外要让燕倾城表现出心甘情愿方可。

    只是,让燕倾城这样配合,怎么可能呢!

    当然,还有一个致命的地方,萧晨曾经杀死过王子风与刘月这两个不死一系的青年高手,虽然没有传扬出去,但是有一个关键人物知道内情,那就是赵琳儿。当初,也就是她将消息传给燕倾城的。如果不封住她的口舌,那事情将会变得非常糟糕。

    正在萧晨想到赵琳儿时,她真的出现了,居然真的走进了椰林中,而那头通体雪白如玉的小天马远远的跟在她的后面,不愿意近人群,有些怯怯的望着这里。

    萧晨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风华绝代的皇家天女居然敢出现在他的面前,真是太不同寻常了。他们之间的恩怨,可谓用生死来概括,当初真是要生要死。

    萧晨腾的站了起来,如果不是赵琳儿,他不可能进入这个世界,心中难以保持平静,冷声道:“你居然敢出现在这里?!”

    倾城倾国的皇家天女脸色很冷,道:“我是来与你化解恩怨的。”

    不光萧晨目瞪口呆,旁边的几人也都有些张口结舌之感。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来化解恩怨呢,兰德情有可原,毕竟当初不过是因为傲慢与自负的原因在与萧晨激战的。但是赵琳儿与萧晨可是一直以来都是生死相向的仇敌啊,这样能的怨隙能化解吗?且她的神态似乎并不是心甘情愿啊。

    就连兰德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虽然他是先来者,但是毕竟他们的性质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