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长生界 > 第524章疯狂以祖神为鼎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长生界》 第524章疯狂以祖神为鼎炉

    第524章 疯狂,以祖神为鼎炉!

    南海无疆,波澜壮阔,浩瀚无垠。

    一座宏伟的宫殿悬浮在南海上空,它连通着明暗两重空间。异界祖神沉睡之地,有九重天的绝顶半祖守护,严防人破坏。

    萧晨很想直接祭出阵图,击碎这那第二重暗空间,但是他压下了这股冲动。祖神沉睡之地,恐怕非常不一般,贸然出手多半只能打草惊蛇。

    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一击成功!

    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第二重空间,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干净利落的除掉那名九重天的半祖。

    阵图若隐若现,与萧晨的躯体仿佛凝结为了一体。

    但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神力波动铺天盖地浩荡而出,像是苍穹压落向了大地,又像是漫天星辰同时陨落。

    强大如那名九重天的半祖,也一阵颤栗,蓦地睁开了眼睛,颤声道:“祖神您醒来了吗?”

    萧晨毛骨悚然,刹那隐去了阵图,掌心满是汗水,他一阵后怕,方才若是出手,恐怕此刻已经不妙了。

    祖神级强者的神力波动震动南海,下方惊涛骇浪,卷上了高天,像是一条条滔滔大河在向空中倒流,隆隆海啸声犹如雷鸣,白茫茫的浪涛滚滚翻涌。

    不过,九重天的半祖如此相问,并没有得到回应。

    祖神级能量波动席卷十方,恐怖的神力让空间都扭曲了。这完全是从次元空间结界内透出的波动,可想而知里面的景象多么的恐怖。

    萧晨心中一惊,那名祖神似乎正在涅槃蜕变,才生了这等恐怖的景象。

    就在这时,遥远的西海方向,传来一个浩大而又冷漠的声音,道:“看来仇天真的要再上一个台阶了,再有数个月,必然功成。”

    直到此刻,萧晨才知道那沉睡的祖神名字为仇天。

    同时,他心中一阵惊悚,祖神级强者关注到了这里,他就更不好行动了。

    此刻,他凝立虚空中,已经与阵图合一,彻底的从这个世间隐去了。如果不是残破的阵图有如此神秘的力量,萧晨多半会被那名强大的祖神现了。

    那名九重天的半祖的反应出了萧晨的预料,异常的紧张,颤声道:“强大的艾尔祖神,伟大如您,不会要对我族祖神……”

    “哼”

    冷哼声传来,西海中的异界祖神寒声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与他纵有怨隙,也不会不顾大局,自相残杀。”

    “无上的艾尔祖神请您恕罪……”九重天的半祖,即将触摸祖神的领域,但此刻却显得非常惶恐,慌忙跪拜下来,朝着西海方向叩。

    可以想象,异界的等阶有多么的森严。

    “我岂会与你这蝼蚁一般见识。我与仇天的怨隙会在不久的将来,于角斗大会上解决。”

    同样视己方九重天半祖为蝼蚁,异界的残酷与冰冷可见一斑。冷漠的声音没有丝毫情感波动,慢慢杳逝。而那探来的强大神念,也于一瞬间消失在了西海方向。

    “祖神以己身为鼎炉,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是时候将唯一的出口封印了。”

    九重天的半祖,取出一张黑色的画卷,与封印祖龙村的七张魔图异常相似,不过小了很多,能量波动弱了许多。

    这张魔图乃是仇天祭炼而成,虽然是仿制品,但却也可以挥出极大的威力,唯一的弱点就是使用寿命甚短,不过数月时间而已。这是他当年闭关前亲手交给九重天半祖的,在其蜕变进行到最危险时期,要九重天半祖封住第二重暗空间。

    魔图光芒闪耀,一下子将天宫的一角封印了,隔断了那片次元空间。

    与此同时,南海上空光芒一闪,萧晨彻底失去了踪影,下一刻他回到了死亡世界神村前。

    立身在如山岳般巨大的祖君战船上,他与残破阵图合一,神秘莫测的力量缓缓流转而出,借助残破阵图的伟力,才能够更好的控制祖君战船。

    乌光闪烁,祖君战船渐渐缩小,最后不过一米长而已,刚好容萧晨一人乘坐。

    当金三亿与诸葛胖子等人跑来时,只见乌光冲天,仅仅一闪,萧晨便驾驭祖君战船消失了。

    在下一刻,他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南海上空。

    远远望着那巨大而又宏伟的宫殿,他以残破的阵图隐去祖君战船的气息与踪影,缓缓向着天宫接近。

    毫无疑问,异界祖神仇天所居的次元空间必然诡异莫测,估计很难打碎而强行闯入,不然他也不会自大的让九重天的半祖只守在出口。

    此刻,连出口都被封住了,那里完全与外界隔绝了。

    萧晨打算以祖君战船,进行穿越,此船连世界大屏蔽都如履平地,他相信一定可以悄无声息的破入第二重暗空间内。

    到了这关键时刻,萧晨将半颗石人头骨取了出来,纵然有残破的阵图压制能量波动,他还是不放心,将石头骨定在船头,来汲取散溢出的些许能量气息。

    当初,在葬兵谷以及最邪之地,半颗石头骨早已展现出了非凡之处,可以无声的吸收所有冲击向它的神力。

    破的阵图与萧晨合一,驾驭祖君战船缓缓前行。

    没有任何能量气息震动而出,祖君战船犹如一只幽灵,无声无息,穿越进第二重暗空间,刹那消失了。

    在这个过程中,半颗石头骨依然古井无比,但是却在缓缓的汲取次元屏蔽的能量,没有让一丝气息散溢出去。

    宫殿中那名盘坐在地、静静守护在旁的九重天半祖一无所知,什么也没有感应到。

    像是穿过了一层瀑布般,祖君战船缓缓浮现而出,来到了神秘而又奇异的空间内。

    这里异常幽暗,到处都是石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此刻,在这浩瀚莫测的幽暗空间中,恐怖的神力波动早已平静了下来。

    但是,萧晨依然感应到了一股压迫性的气势,让他有些缓不过气来。像是一只巨大的洪荒蛮兽沉睡在他的心田,令其灵魂悸动。

    一米长的祖君战船载着他,像是一只幽灵,缓缓漂浮向石海前方。

    飞跃过数百重巨大的石山,萧晨终于接近了中央地域,就在那里正在生着一幕可怕的景象。

    一座百余米高的祭台,完全由红褐色的巨石堆砌而成,祭台上面非常广阔,方圆足有千丈。

    此刻,祭台上鲜血淋漓,那刺目的祖神血液,染红了整个台面。

    一名异界强者着身躯,盘坐在祭台中心,周身成古铜色,肌肉如虬龙一般鼓起,充满了爆炸性的力感,闪耀着点点可怕的光泽。

    但是此刻他的头颅却是裂开的,一个肌肤白嫩的婴儿正在费力的爬出,带动出无尽的祖神血液。而那一双白嫩的小手,更是沾染着粘稠的浆液,那是古铜色强者的脑浆!

    不久前的浩瀚神力波动源于此,这个名为仇天的异界祖神正在进行全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