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驱魔帝皇 > 18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驱魔帝皇》 18

    齿也在慢慢松开。感到此处初一大喜,右手上举调集庞大的魂力向上涌去。

    陆地上还是毫无任何停止的疾风,夹杂着漫天的黄沙使得周围的能见度非常之低,黄沙之中一男一女两个略显狼狈的身影奔跑而来,他们的运气很好,进来时五六个人碰到一起,脾气相投之下结队而行,谁知遇见了看不见的偷袭者,转眼之间其他人都莫名其妙的被拉入地下生死未卜。

    只有两人得以逃脱,未知才是最恐怖的,两人不知对手如何攻击只能卖命的奔跑,空有一身术成小成的修为却无处攻击。

    “刘强大哥,那怪物不会出来了吧。”女孩名叫黄云大约二十五六左右身穿青sè作战劲装,此刻的她差点哭出来。两人之所以能够结识也是因为两人都是这大成之境的本土人,黄云与她身边的刘强都是风属xing魂战士,这也是二人能够逃脱的原因之一。

    “应该不会,咱们已经跑了很远的距离了。”刘强略微喘息一下,紧了紧右手,那里攥着一个‘轻身符’只要注入一丝魂力,可使持有者度提升两倍。这是刘强唯一一张‘轻身符’在出现危险的时候一直被刘强拿在手中。

    “恩”黄云听到刘强的话,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两人也并没有因为说话而放慢度,谁知道那个什么的家伙什么时候出现。

    碰~~~~就当两人急奔跑的前面,沙土突然爆开,一个岩石大手破沙而出。

    两人本来稍微缓和的神经突然绷紧,黄云作为一个女人做出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向着刘强靠去。

    可是身边的刘强全身被青sè光芒包裹度陡然提升避开那只岩石巨手消失在茫茫风沙之中。黄云看到刘强消失的本应眼中露出了绝望之sè。

    喝~~~地下一声大喝,沙土瞬间涌起五米多高的沙丘。一道身影手持巨大战刀,窜了出来。

    ps:各位书友,这几天鸵鸟没事,努力更新,争取一天两更吧,毕竟停了那么长时间思路有些僵硬,鸵鸟努力吧。推荐、收藏之类的就麻烦各位了,兄弟们给点力吧。

    -------------------【第四十章 沙海骨鱼】-------------------

    自沙土之中窜出来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初一本人。紧随初一出来之后,沙土再次爆出宛如浪cháo一般涟漪,突然一个巨大的沙浪掀起向着高空中的初一覆盖而去。、

    初一的引力控制到细微境界,左右躲闪虽然险象环生,可也是有惊无险的躲避开来。

    啊~~~救命~~

    下面的黄云可不是初一,本就心里已经有一丝绝望,在加上这滔天的沙浪覆盖及其广阔,虽然黄云已经在急奔跑,可是看那覆盖的面积,黄云必将被掩埋黄沙之中成为那位置怪物的口粮。

    初一身在空中自然看到了这一切,挣扎在三之后,初一双手结印‘迅疾风’初一在引力的加下身体产生道道残影,初一比之沙浪更快一步抓住了下面惊慌失措的女孩黄云躲开从天而来的沙浪,向着远处飞出,初一想要将对方带到相较安全的地方,让其自己逃命,毕竟初一不是救世主。能够救助素不相识的黄云,已经不错了。

    “谢谢你~~~”被初一拉住手臂逃离了沙浪的掩盖,黄云惊慌之sè还未褪却俏脸之上露出一丝感激的微笑。那是受惊小鹿般找到自己族群般的一丝激动之sè。

    初一看了不免为之一怜,刚想说‘不谢’之类的话,却见对方脸上的微笑慢慢转变成痛苦之sè,随后鲜红的血液从对方口中涌去。与此同时初一拉着黄云的手臂为之一沉。

    咔嚓~~~·随着一声轻响初一手中的黄云再次一轻,初一愤怒的向下看去,却看到黄云下面大半的身体,已经在下面窜出来的一个巨大骨骼组成的怪鱼巨口里。

    “救我~~~”黄云此刻的眼神快要涣散,两个弱不可闻的文字在其,不断冒血的嘴巴里传来。

    这两个字各个重若泰山般敲击在初一的心头,黄云没有凝物境界的实力,更没有初一那种变态版的黑sè魂珠,所以面对这样的创伤,不消片刻便已经彻底断气。

    “孽畜~~~~”初一双眼冒火大吼一声,刚才虽然救起黄云是心中一丝怜悯作祟。可是救起对方之时,初一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那一丝燃烧的希望,可是瞬间那种美丽的希望之光破灭成绝望的灰sè。

    “孽畜~~~出来受死”这怎能令初一不怒,初一将黄云的尸体掩埋在沙土之下,离地十多米静静观察下面的动静。初一相信对方不会放弃自己这个猎物的,更何况初一也在此刻感觉到风雷身上自己所做的魂力标记。

    近了~~~感觉到那越来越强的魂力波动,初一双目紧紧盯着下方传来魂力波动的地方,双手持刀,准备给其迎头痛击。

    碰~~~果然下面的沙土一阵涌动,突然窜起数丈高的沙浪,攻击向初一,紧随其后的一个雪白由骨骼组成的流线型身体,张开狰狞巨口扑咬过来。

    “来得好~~”初一大喝一声,双手举刀高过头顶,大量的魂力凝聚在魂兵之上,厉喝一声迎头而上,‘三重踏’魂兵刀身土黄sè光芒大胜,一个虚幻的魂兽脚掌带着无匹的力量重重踏在重吾的刀背之上,每一声都是那般震颤心灵。

    碰~~~初一手中的大刀狠狠的劈砍在那巨大布满利牙的巨口之上,咔~~~刀光涌动,白骨怪鱼的身体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向着下面的沙土飙shè而去,噗~~~~一声大响白骨怪鱼的身体沙土之上,滑行了上百米,激起了高越百米的巨大沙浪。

    初一手中一颤险些拿捏不住手中的战刀,刚才的一击,初一感觉就好像拿着菜刀砍在石头上一般,直到现在初一的虎口还在隐隐作痛,可想而知那白骨怪鱼的骨骼何等强悍。

    呼~~~初一紧随白骨怪鱼的坠落而去,可是到达白骨怪鱼的掉落地点,却没有寻找到对方的身影。

    “主人~~~”一声细微的声音在下面响起,初一落在地面,阵开沙土看到风雷的半截蛇身,想必是风雷在与白骨怪鱼缠斗的时候,被白骨怪鱼咬断的。

    “辛苦了~~~”初一道将风雷捡起放入衣袖之中,便迅腾空而起,生怕白骨怪鱼的突然袭击。

    来到空中,初一迅催动黑sè魂珠,分泌出黑sè的粘稠液体涂抹到风雷的伤口处,肉眼可见的血肉蠕动生长起来。

    呼~~~看到风雷渐渐恢复ing神,初一深深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不死,只要拥有风雷的一块血肉,对方就会无数次的复活,可是风雷每次为了自己身处险境,这份感动早已拟盖住当时缙云之死,并不是说初一没有血xing,而是死者已矣,风雷也得到了惩罚。

    “主人,那个白骨怪鱼是一个傀儡,他的要害是双眼,那是他的力量源泉。”风雷虚弱的说道。

    “双眼吗?哼~~~”看大风雷的伤势以及之前救助的女孩,初一此刻的心里可是憋着一肚子莫名的火焰,总之一句话,他要泄,现在知道这白骨怪鱼的弱点,初一反倒不觉得对方可怕了,只是对方坚硬的骨骼再加上对方宛如在水里一般灵活的身躯,想要攻击他的眼睛谈何容易。

    破~~~破~~~~沙海之中不断地产生各种涟漪,初一知道这白骨怪鱼正准备什么攻击。

    突~~~果然初一所悬浮的上海上空一道啥子组成沙柱带着呼啸声,向着初一飙shè而来,听到那破空声,初一不敢触及锋芒,慌忙躲避。

    突突~~~甚至初一脱开一条沙柱之后,在其躲避的下方沙海再次飙shè两条沙柱,正巧将初一的去路挡住,而另一个则是直追初一而来。

    “妈的~~~这白骨怪鱼真的是傀儡吗?怎么会算计?”初一暗骂一声双手快结印,“迅疾风”初一度陡然加快,擦着沙柱的锋芒险之又险的躲避开来。

    突突~~~~初一还未休整喘口气,接连的六道沙柱直接将初一围困在内,好想知道初一飞行高度只能达到三十米一般,这些沙柱全都是五十多米高。这还不算,六道沙柱竟然急旋转起来宛如龙卷风一般慢慢围合而来。

    看着六道宛如龙卷风一般急旋转的沙柱,初一脸sè侧地绿了,“这他妈是一个傀儡做出来的吗?”

    显然初一现在没有时间来求证这些事情,初一双手持刀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身上的魂力按着特定玄奥的形状包裹住身体,初一厉喝一声,双臂陡然间粗壮了许多,手中的战刀怒喝声中力劈而下。

    “撩天式”

    呼~~~~战刀古荡着空气出刺耳的声响,一道长约十米左右的土黄sè凝实气刃脱刀而去,土黄sè气刃带着呼啸声向着一道沙柱腰斩而去。初一不再犹豫紧随黄sè气刃之后,向前冲去。

    碰~~~~黄sè气刃度极快,转眼便至,狠狠的与一道旋转的沙柱撞在了一起相触之间竟然产生道道火星飞溅,噗~~~最终旋转沙柱还是无法抵挡势如破竹的黄sè气刃,随着黄sè气刃的腰斩而去,旋转沙柱轰然散落下去。

    嗖~~~初一紧随其后逃出,身后的旋转沙柱不出预料的相撞在一起,轰隆之声作响,顷刻间竟然完全凝聚成一个直径十几米的砂岩石柱。

    当然这些初一没有时间过多细看,因为那白骨怪鱼再次破沙飞跃而来。

    “哼~~~来得好,就怕你不出来。”初一大喝一声左手生出浓郁的魂力在手臂上环绕延伸‘引力·聚合’,借助着周围的砂土,一条巨大的延时手臂延伸而出,张开的巨手凌空一握,急而来的白骨怪鱼便已经掌握在初一巨大的岩石巨手之上。

    虽然略有挣扎,可是在初一不断地输入魂力之后那白骨怪鱼便没有任何动弹的余地,想想也是,白骨怪鱼之所以能够猎杀众人全部在于他的神出鬼没,以及对于沙海的利用,就像大海里的鲨鱼攻击穿上的人员一样简单,可是这怪鱼一旦被抓上‘岸’那么他就像拔了爪牙的老虎一般任人宰割。

    “嘿嘿~~~眼睛吗?我倒要看看没有眼睛的你还怎么跟我猖狂。”初一几乎咬着牙齿说道,随后将那怪鱼拉近,右手的战刀,便向着这怪鱼的眼睛而去,拉近初一才看到那怪鱼身上铭刻的复杂阵法,而这怪鱼的眼睛竟然如黄sè宝石一般灵动,其上所散出来的土属xing魂力是那般浓郁。

    “怎么没有刀痕?”初一看到此处初一脸sè一变,因为初一之前攻击的那条白骨怪鱼的头骨被初一的战刀砍出一道道行,可是这个白骨怪鱼头骨之上却是光洁无比。

    碰~~~~果然一道沙柱在初一出神的时候从下面冲天而起,初一险之又险的躲开,噗~~~可是这还没完,升起的沙柱之内一个白sè狰狞的头骨突shè而出,正是那被初一砍了一刀的白骨怪鱼,此刻如此近的度,再加上初一此刻正是旧力用出,新力未生之时。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攻击,初一此刻脑袋一片空白,左右凝聚的砂岩巨手潜意识之下向着那迎面扑击的白骨怪鱼砸去。

    碰~~~两条白骨怪鱼相撞在一起,虽然没有产生多磨强大的攻击效果,可是却恰到好处的给了初一一个缓和的机会。

    看到两条白骨怪鱼向下掉去,初一眼中厉芒一闪,双手高举战刀重吾,瞬间将几乎全部的魂力涌入占道之中,厉喝一声“利齿十重踏”

    战刀重吾带着呼啸之声,刀刃凸显出锯齿般的利刃倒刺,刀身顷刻间变的恍惚起来,九道虚影呼啸而下,而初一手中的战刀紧随其后。

    噗噗噗~~~~数声闷响从两条白骨怪鱼体内传来,而也在此时初一手中的战刀应声附和其上。

    碰~~~一声巨响,强劲的风压竟然将风沙不断的沙海之上瞬间清空方圆百米。而两条白骨怪鱼在这一击之下坚硬的骨骼经竟然爆成骨粉四散开来,仅留了四颗光可鉴人宛如宝石一般的‘鱼眼’被初一一把抓住。坚硬如铁白骨怪鱼的骨头都彻底粉碎,可是这四颗宝石却没有破碎,可见这宝石的不一般。

    噗~~~初一软弱无力的掉在了下面松软的沙海之上,大口喘着粗气,刚才的一场战斗几乎将他的魂力耗光,而初一的体力也几乎到了极限。

    现在的初一哪怕来了一个修为弱的魂战士也能将他解决。不敢过多的休息,初一唯恐刚才的战斗引来其他人,亦或者白骨怪鱼,那以他这样的情况,只有人财两空的结果。初一急忙盘膝而坐,拿出魂石加紧回复魂力,这样自己至少不会太过狼狈。

    ps:今天的第二更,擦一下汗,鸵鸟没有食言,鸵鸟给力了,各位兄弟是不是也给点力,收藏~~~推荐~~什么的,各位出手阔绰的兄弟,多砸点给兄弟吧。

    -------------------【第四十一章 狮王啸天印】-------------------

    在初一盘膝而坐争取恢复魂力的时候,其他各处都在生着战斗或是击退白骨怪鱼,亦或是被白骨怪鱼所吞噬。

    恩?在初一极力的吸取手中魂石中的魂力,加以恢复的时候,右手之中紧紧攥着的黄宝石一般的鱼眼,却在此刻散出一圈柔和的土属xing魂力直奔初一的魂海而去,几乎几息之间,初一消耗枯竭的魂力得到了充盈的补充,初一呼出一口气,将手中的黄宝石般的鱼眼睛仔细端详,欣喜道“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有这等奇效。”

    “主人这个东西好像就是功将境界所提炼出来的魂晶。”风雷不太确定的说道”据说这

    “功将境界。”初一惊讶道。那种境界已经拥有领域,对于魂力的融合度达到很高的程度,就像初一融合了功将境界强者的骨骼之后对于,魂力的掌握已经达到了细微境界,一些魂术可以说是,信手拈来的程度。

    想想也是,这样ing纯,温和的魂晶恐怕也只有对魂力融合度达很高的程度才能够凝聚出来。

    既然这个魂晶,可以瞬间恢复魂力,那么也就说,初一使用‘利齿十重踏’便没有了次数限制,不会再像刚才一般,畏畏尾。

    想到此处,初一反倒感觉冥神可爱了许多,这还只是刚刚踏进,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令人惊奇的东西。

    地狱十八层,初一对这几个词现在反倒是理解几分,无论何人想要拥有成功肯定会经历一些,生与死的考研以及折磨,如果你坚持不了,这里到真成了地狱,可以你一旦坚持到最后,那么这里将成为你成功的阶梯。

    玉不琢不成器,正是这个道理,之所以写成,‘地狱十八层’而不是‘十八层地狱’也正是因为这个不是然你沦落,惩罚、折磨你的地狱,而是一个磨砺你这把宝剑的磨刀石。只要你迎刃而上自会收获属于你的那份成功。反之,你倒真会在我堕落,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想到此处初一心静竟然成长了许多,也就在这时,初一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双手快结成一到复杂的手印向下虚按而去。

    “狮王啸天印”一道低沉陌生的声音自初一体内出,确切的说是从初一骨骼中出。

    碰~~~~下面沙海之中四个高数十丈的高大雄狮相对而立,向着中间的空地出一声震人耳膜,晃动心神的厉啸,八只粗壮的利爪带着无匹的声势怒扑而下。

    碰~~~沙海鼓荡一圈圈的涟漪荡漾开来,而作为中心的‘狮王啸天印’顷刻间聚合成一座琉璃般坚硬怒啸狮王的塑像。

    在这一切施展完之后,初一再次得到身体的控制权力,大脑里面好像多了一下什么,初一没有去注意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威武坚硬,高达数十丈的怒啸狮王,久久无语。

    良久之后~~~“这是我施展出来的攻击吗?”初一喃喃道。如果刚才攻击中有一个人的话,四个雄狮的怒吼带着震荡心神的气势能力,随后四个雄狮的利爪攻击,再之以后四个雄狮将被攻击者包裹凝聚压迫成一个与那四个雄狮一样体型的狮王,难以想象这是何等恐怖的引力,才能将四个雄狮的砂石压迫成一个雄狮体型的狮王。

    当当~~~~初一走到狮王那里,渺小如他在狮王的面前甚至没有狮王的脚掌高大。而初一敲击在狮王琉璃般的躯体之上出坚实沉闷的声响,随之初一拿出战刀‘重吾’没有用上魂力仅凭自己的蛮力,挥刀砍去。

    碰~~~~一声金玉相击的脆响传来,狮王的身体表面竟然只产生一道白sè刀痕,对自己力量以及战刀重吾的坚硬锋利程度的了解,初一脸sè瞬间变得ing彩起来。

    这样坚硬的程度,初一现在修炼的神龟之甲都没办法达到。

    初一赶忙翻找那还里多出来的那一丝东西。看完之后初一震惊不已,正是这‘狮王啸天印’的施展手印以及魂力的运转方法。当下初一喜不自禁的开始按照脑海里清晰的手影以及魂力运转方法尝试起来。

    可是这手印太过鳖手,初一的几次试验都不得要领,不是手印搞错就是魂力的运转方式不对。

    可是就是这样,初一还是不气不燥,多次的是吧不断没有使他泄气反倒是他更加的全情投入,脑海里看着那种手印的变化,同事分出一波分心神控制手中的变化以及魂力的转动,恍惚间初一感觉这些动作不再那么那一上手,反倒出现了一丝熟练之感。

    而且这种号召都越来越强烈,某一刻~~‘狮王啸天印’初一一声大喝,复杂的手印随之印出。

    哄~~~~四个模棱不清只能勉强算作雄狮的土包从地下隆起,出一声含糊不清莫名声音,便相撞在一起最后凝聚成一座岩石小山。这接近十米的小山,简直是刚才狮王拉下的大便一般。

    彭~~~初一奋力的一拳直接将小山化为碎块,初一施展的‘引力聚合’所产生的岩石都比这个坚硬。

    初一随后的几次试验虽然动作越加的熟练,可是质量还是达不到理想,而且所产生的‘小山’个头太过弱小,如果同级别战斗根本困不住什么人,更别说将对方打伤了。

    “难道是我的要领没掌握对?”初一疑惑道。

    “主人,你这个魂术好像应该是凝物境界才能施展出来的吧?”风雷道。

    “凝物境界?”

    “这些魂术之所以需要凝物境界以上才能施展,完全取决于施术者的魂力质量以及自身对魂力的契合度这也是骨骼不断变强的原因,也正因为魂力得到进一步净化,所以凝物境界才拥有较强的生命力以及恢复力,甚至凝物大成境界可以借助魂珠生肉长骨死而复生,号称魂珠不灭,肉身不灭。”

    通过风雷一段分析,初一这才略有所悟,刚才初一的骨骼或者说初一骨骼里融合的功将境界的骨骼,自的施展‘狮王啸天印’的时候初一刚好吸收了魂晶中比较纯净的魂力,在施展魂术之后,初一明显感觉魂域的魂力少了一半,不止如此就连魂力的质量也变得不如自己修炼的那么纯净。

    想到这一要点,初一便是明白自己现在的骨骼虽然可以帮助自己在术成境界施展出魂术,可是因为魂术质量差,也就导致了所施展魂术的不堪一击。

    这个原理就像是一个高级工程师,你让他用豆腐渣建造一个坚固的高楼,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至于魂力的质量,初一倒是不愁,现在手中不就有现成的魂晶充当施展魂术的魂力嘛,初一将那颗只是吸收很小一部分的魂晶拿在手中,随后手印翻飞虽然还是略带一丝生涩,可是相较于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狮王啸天印’初一大喝一声,手印猛然印出,初一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双手的骨骼几乎带着一丝掠夺xing的将魂晶内的魂力抽取出来。

    嗡~~~~地面上四个栩栩如生雄狮怒吼站起,随后双爪怒扑而去,随后凝聚成一个狮王的模样。

    ‘成功了?’风雷高兴说道。

    “不~~~”初一虽然面带喜sè,可是他对此还不是很满意,因为刚才功将境界的骨骼控制使出的魂术只是耗费自己体内一半的魂力。

    可是初一使出这一魂术,却消耗一整块魂晶以及自己体内的所有的魂力,初一估算了一下,这一块魂晶差不多可以恢复初一十次左右的魂力,同样的魂术,两者却用处相差十几倍的魂力,这正是初一不满意的愿意。

    所施展的魂术攻击力极其强悍,甚至可以同时攻击多个目标,可是现在的初一没有足够的魂晶支持,这个魂术也就相当于鸡肋一般。

    至于魂晶的好处,初一再次联想到自己手中魂兵重吾的终极一招‘八荒百重踏’初一在想是不是拥有足够的魂晶这个终极一招也可以早见天ri哪?

    想到此处,初一不免开始想念白骨怪鱼,希望尽快的遇见它。

    ‘哈哈~~~’想到此处初一便面开心的大笑起来。初一盘膝将魂力恢复到巅峰之后,初一将战刀往肩膀上一抗,脚下一蹬,度陡然暴涨,带着兴奋的心情,开始寻找那些初一认为可爱的‘白骨怪鱼’

    如果一些被白骨怪鱼所击杀的人,知道初一用可爱这个词来称呼那些白骨怪鱼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从地狱跑过来掐死初一。

    ps:求推荐~~~求收藏~~~~各位为鸵鸟投出你们手中的推荐票吧,你留着也不会生小的,既然这样还不如投给我这个有痣青年,嘎嘎~~~来吧,大家伙快投票~~收藏~~~

    -------------------【第四十二章 八荒百重踏】-------------------

    初一本来兴奋的心情接连被打击,此时初一站在一块巨大的冰块旁边,在冰块之中六条被冻住的白骨怪鱼栩栩如生的在一面保持着‘生前’攻击的姿势。

    遇到白骨怪鱼初一本该高兴,可是看着这六条白骨怪鱼空荡荡的眼窝,初一明白不只是自己识货,而看着将六条白骨怪鱼冻住,初一更加明白自己的弱小,或许这个人很轻松的解决了这六条白骨怪异。

    可是自己却是险象环生方才将两条解决,这等差距。这种现象初一一路走来,到时遇见了不少,或强或弱,白骨怪鱼的死亡方式各不相同,可是他们的双眼之上魂晶却是同样被夺走。

    最恐怖的几处便是,杀死二三十条甚至更多的白骨怪鱼,一处方圆几里化为茂盛的树林,一处方圆数百米化为一处岩浆地带,还有一处更是被十几个直径五六丈的陨石击中。

    面对这些逆天般的攻击,初一并没有羡慕,有的只是越之心。

    碰~~~微弱震动引起了初一注意,初一眉头一皱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潜行而去。

    “诞辰,准备好,它要来了。”沙海的一个角落两个中年人正在遭受着白骨怪鱼的攻击,不过看着两人不远处一句已经被扣去眼珠的白骨怪鱼静静躺在那里便可以看出他二人配合的相当不错。

    名叫诞辰的中年男子双臂之上雷光闪耀,蓝sè的雷电在其手臂之上慢慢汇聚成刀刃的锋利之光。向着前者点点头。

    地面沙海涌动,突~~~~一个旋转沙柱突然升腾而起,两人及其默契的跳起散开,说话的中年男子厉喝一声‘地竹刺’

    噗噗~~~~接连的声响沙土之中数之不尽的宛如ing铁的尖利竹子突长而出。

    碰~~~一声闷响,数十根利竹将一个白骨怪鱼顶出沙海,名叫诞辰的男子及其默契的脚下电光一闪,非常迅的来到,就要逃脱的白骨怪鱼上空,双臂沉稳而迅的力劈而下“暴雷击”

    碰~~~白骨怪鱼极其狼狈的倒shè向下面的杀害之中,在山海之中划出一道产约百米的深沟划痕,方才停止。

    白骨怪鱼设上雷电乱窜,噼啪之声不绝于耳,白骨怪鱼身上的一些细小的骨骼在这暴雷击之下断折粉碎,其他骨骼地方则呈现焦黑糊状。可见刚才诞辰的更急何等厉害。

    啪~~~~诞辰二人走到一起,击掌以作鼓励。看到此处,初一默然,只有很是熟悉的队友方才能有这等默契,虽然初一没有抢劫之心,可是看到这等组合,没有绝强的实力,初一还是不愿意得罪。

    “呵呵,先别慌着高兴,我的暴雷击虽然能够暂时打断这个傀儡体内的能量流动,可还是不要耽误太长,想将他的能量晶体拿出来。”诞辰相较于另一个男子还是略显稳重的说道。另一个人点点头向着白骨怪鱼走去。

    初一默然,原来这这二人用这种方法猎杀白骨怪鱼,相对于自己略显粗暴的攻击,诞辰这二人反倒显得轻松不少。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轰隆~~~~就在诞辰二人说笑着向着白骨怪鱼走去的时候,原本不再动弹的白骨怪鱼猛然一抖身,‘甩开’身上的雷电,甩开之后白骨怪鱼的双眼的光芒几乎看不见,只有零星光电还在那里略微闪动。

    白骨怪鱼一个翻身,在诞辰二人追来之前,钻入了砂层之下寻不到踪迹。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那么快恢复?”诞辰难以置信道,最后两人抱怨了一阵之后只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修正一段时间变认准一个方向前行而去。

    而初一此刻则是紧跟那白骨怪鱼的身后,可能是双眼之上的魂晶能量所剩无几,初一猜测应该是刚才抵御诞辰雷电之力所消耗的,致使这条白骨怪鱼行动度极慢,当然这是相对于初一所见到的白骨怪鱼而言。

    当然这正因为这样初一在抗拒引力以及身为土属xing魂力的优势下,紧随白骨怪鱼身后而去。

    之所以没有攻击白骨怪鱼,初一也是带着一丝疑惑,这白骨怪鱼眼看能量就要耗尽,为什么还要向着这地下‘游’,难道那里有着什么东西?带着这意思的好奇,初一也就跟着潜行而来。

    随着越潜越深,周围的压抑也是越加巨大,四周的温度更是在不断攀升,几次有过退却的想法,可是心中的疑惑却一直在促使着初一紧随其后。

    “这应该一千米了吧,好热~~~”四周的压力是的初一消耗加剧,如果不是初一一直吸收魂石恢复魂力,恐怕初一早就魂力耗尽被周围的压力研压成肉饼。

    初一感应一下,白骨怪鱼此刻已经在自己百米之下,当下潜道八百多米的时候,初一便已经有些跟不上白骨怪鱼,于是在对方身上做了魂力标记,这才没有跟丢。

    初一再次前行五十米,此刻魂石的恢复度已经赶不上消耗,就连初一魂器中残留的几颗人界初级魂珠也是消耗殆尽。

    初一咬了咬牙道“妈的,拼了,如果没有什么回报,我非得将那个白骨怪鱼砸成碎末。”初一咬牙切齿的拿出一块魂晶,不一会全身的魂力便恢复巅峰状态,这也不怪初一那副不舍,虽然初一不知道这个魂晶在外面价值如何,至少剩下的这三颗魂晶可是保命之中,少一颗就少一份保障,初一能做出这等牺牲,想来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恩?停住了。”初一感觉到自己做标记的那个白骨怪鱼竟然停住不动了“下面大约百米,你可算停住了。希望你不是来者地下旅游的,不然老子绝对不饶你。”

    初一接着向下潜去,突然感觉后面传来压力,初一略有所觉的向着一变靠了靠,碰~~~~初一大骇一声,又是一条白骨怪鱼将初一撞向一边,向着下面潜去。好像初一就是一块深埋地下的大石头一般。

    “无视我”初一傻傻的蹦出三个字“哎~~~不对,刚才那条白骨怪鱼好像要是能量快要耗尽?难道~~~”

    想到此处,初一心中一喜,向着下面奋力蠕动而去,对,现在只能用‘蠕动’二字来形容初一此刻的状态。

    “回来了?怎么度这么快?”初一惊讶的的现自己刚才做过魂力标记的白骨怪鱼正急的向着自己过来。

    至于为什么跟刚才奄奄一息的样子不一样初一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在下面停下的地方补充了能量,至于怎么补充的,看来只能先解决这个麻烦之后下去看看了。

    初一冷哼一声,抽出战刀,双手紧握,初一利用一些魂力控制引力抵押周围的压力之外,便将几乎所有的魂力灌入手中的战刀之中,心中计算着两者之间的距离,慢慢的太高手臂蓄势待。

    来了。初一眉毛一立,蓄势待的攻击陡然间向前挥舞而去‘利齿十重踏’在初一出攻击的时候那白骨怪鱼狰狞的面孔也是破土而来。

    碰~~~~毫无悬念的迎面的白骨怪鱼的骨骼顷刻间化为骨粉爆破开来,即使面对周围的恐怖压力,初一刚才的攻击也是到周围炸开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空间随后便被周围的压力再次压回原样。当然初一也是顺手将两块魂晶收入囊中。

    只是,虽然刚才的空间只是霎那而过,可是初一在匆匆一瞥间,脸sè难看了几分,随后急忙恢复魂力再次向着一个方向挥出仓促的一击‘利齿十重踏’

    碰~~~虽然仓促攻击,只是笼罩到了尾巴,可是‘利齿十重踏’的攻击是穆勿质疑的。虽然只是攻击到了尾巴,依然将白骨怪鱼除了头颅以外的身体炸成粉末。初一上前将两块魂晶取出露出一丝微笑。

    咔嚓~~~~

    初一倒吸一口冷气,刚才只应付前面忽略了身边的危险,刚才一直白骨怪鱼从后面直接从初一腰上撕下一大块血肉。

    听着周围逐渐密集的声响,初一脸sè大变,这才明白自己只身一人前来是多么天真,多么愚蠢。

    控制着肌肉纠结在一起止住流血,下一刻迅虚兽化随后贪婪之纹覆盖全身,神龟之甲更是运转到了极致。

    生死攸关的时候,初一不敢有任何藏私,使出浑身解数,魂器之中的剩下的六块魂晶加上手中的一块总共七块魂晶,被初一紧紧握在手中。

    初一双手紧握战刀重吾,滚滚的魂力不断涌动,初一不会断的将魂晶中的魂力抽取灌注到手中的战刀之中,浓郁的魂力竟然在初一身体表面形成一道完全由魂力组成薄膜,虽然薄却有效的减轻众多白骨怪鱼的攻击。如若不然此刻的初一即使不死也要失去几斤血肉,虽然他有黑sè魂珠可以恢复,可是那种恢复岂能赶上众多白骨怪鱼的撕咬攻击。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