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苏联英雄 > 分节阅读58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苏联英雄》 分节阅读58

    “零件一样没少,在!,小巴甫洛夫扯着喉咙对他喊!

    这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的加拉宁算是呼冉口气:少条走路的腿他还能凑合,中间那些零件可千万别出事,他还没结婚呢!

    踩上地雷的伤员两人都见过小很多下半身都炸烂了!所以巴甫洛夫知道加拉宁到底是要确定哪部分还在不在。绝对不是在说那截炸飞了的小腿:在为战友痛惜的同时也算松了口气!

    “尼古拉。快让几咋,人把加拉宁往后送,要快”。

    听到指导员的命令,卫生兵找了两个膀大腰圆的,用着块工事墙上硬拆下来的板子,三下五除二做了个简易担架?把副连长往上一捆。两个士兵肩头支起布带,两手抬着木板就把加尔宁往后送。

    回到火车站西头,菲尔托夫已经重新部署了部队,“一排留在车站。其他人跟我来,去村子里”。

    翻过铁轨路基,少尉看到指导员就在自己边上,“加尔宁怎么样了?”

    其他6个全是轻伤。都留在车站了。

    “左腿断了一截,死不了。还能生儿子!”说重点的,其它的都次要。

    深一脚浅一脚”公里的泥地跑了十多分钟才到哈尔列耶夫卡村西北侧外围。

    这是座规模不小的农庄。东侧有大型的粮库设施,西侧沿着几条土路修造着一间间的民居?而各条道路之间也都是农田与菜地,整个村子的居民点可以说非常分次”有沿路才律有房子,各自芒间都是菜园,距离拉得相曰边丁整斤小村子面积差不多有半个平方公里!

    这样结构的集体农庄在乌克兰大平原上很常见,换在人口季度密集的地区这是不可想象的。

    东边有密级的枪声和爆炸声,菲尔托夫示意以排级为单个,向东北角运动。

    跑出一百多米,网穿过一片小树林就现情况:南边是条公路,沿线有不少居名点,不过这会差不多都在燃烧。东边是粮食库区,高大、用砖石构造的粮仓上正有机枪向东侧开火:从那边进攻的部队显然受到了阻击。

    看不到东侧粮库下边的情况,“该死的,那些反坦克炮去哪了!?”

    一见这哼,情况,菲尔托夫开口就骂:就连自己原本驻地位置的那两门加农炮都能准确击毁这几个仓库,这会怎么让德国人在压制。

    不过他网骂完、打算让自己的人用火箭筒支援兄弟部队时,几声剧烈的爆炸传来:仓库西侧的墙壁都给炸穿了!

    二排从侧翼包抄过去,三排由菲尔托夫直接指挥,清扫公路沿线

    不走泥泞的土路,从路边的草地和菜园快推进,还要绕开火箭弹爆炸留下的弹坑。两侧的房子差不多都没了踪影:火箭炮射的火箭弹差不多都落在了村子中部与西侧。那些粮食仓库反而没炸了多少。

    月到一个十字路口,东边过来黑压压一群人:房子燃烧产生的光线够亮,没有生误会。上百米外就能分清是不是自己人,不然菲尔托夫也不会带队冒险穿插?

    没工夫扯淡说两句,上百号人以班为箭头,分散向东。

    到处都能看见炸死的德军与碎尸,除了硝烟味,还能闻到浓浓的血腥。

    “坦克!”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在找隐蔽点左边岔路口冲上来一辆,并列机枪和前机枪喷吐着火舌,菲尔托夫看到那辆似乎是马克四型的坦克炮塔正往自己这个方向转过来!

    距离不到一百米:左边是片宽度差不多有劲米的树林和农田。之后应该是个长度差不多有公里、宽度劲多米的湖,德国人竟然有坦克部署在那里!

    “火箭筒!反坦克小组!”

    因为先期进攻中装甲部队跟不上,步兵连队里的口7型火箭筒都加强到了班一级:菲尔托夫的连队严重违反了火箭筒的使用规定

    因为所有人都接受过火箭筒的操作培。射手们手里端着突击步枪,把装了弹头的火箭筒就斜椅着被在身后,而副射手就专业的多,普通步兵多背了装着三火箭弹的携行背具。

    那样携带火箭筒,万一撞上点什么就是完蛋一大片!不过几乎所有的火箭筒射手在战斗时都不会遵守条例:要射时再装火箭弹?

    黄花菜都凉了!

    身后两名射手飞快取下火箭筒,瞄准!

    轰的一声。对面的坦克先开火,几乎同一时间炮弹就落在右边一座被炸塌了的房子边上。

    有人惨叫,不知道哪个不走运!

    不顾钻进地皮里嘶嘶响的机枪子弹,两火箭弹呼啸着拖着长长的火焰飞向德军坦克!

    一眨眼,两个不大的炸点前后出现在坦克上,坦克机枪顿时哑火

    菲尔托夫第一个跳起来。才跑了几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那辆被击中的坦克出大爆炸,炮塔都飞了起来!

    小

    黎明时分。潘菲洛夫接到报告,突击部队已经占领距离卡扎京旧公里的别尔京镇。左翼旧号公路附近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也同德军接火,但规模不大。德国人似乎没有统一的指挥:南边的丑号公路一线也是如此,只出现少出德军侦查分队。一击就撤。

    第坦克旅也已抵达别尔京侧翼,部队突击度非常快,潘菲洛夫使用步兵作为先锋的方案成功了一半!不过到底能不能完全成功,今天这个白天会是关键!坦克们将在步兵的掩护下,挥挪动的移动堡垒的作用,一步步向东推进”必须在入夜前攻克几处农庄,推进至卡扎京近郊。只有那样,火箭炮兵与身管火炮才能准确炮击卡扎京,给今夜攻城的部队最大的支援。

    在地面战斗继续的同时,不出指挥部所料。天网亮,双方空军在交战地域上空打起了车轮消耗大战!

    老婆明天预产期,先给书友们打个招呼,要是突然有个三到四天没更新。不是血蝠又太监了,而是去医院抱儿子女儿?去也!嘿嘿!医院一回家继续更新,虽然说照顾小孩会忙晕,但单位给了半个月的照顾看护假。到时候窝在家里基本不出去。每天搞个两三千还是不成问题的。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郁闷板条箱-------------------

    州口日凌晨时,身在近卫步兵第八师师部的林俊接到惭淼甘入的汇报。

    “元帅兵团同第坦克旅一部已经攻占扎利兹尼奇诺耶火车站以北工厂区,现在整个卡扎京已经在我们手中!”

    听到潘菲洛夫稍显兴奋的汇报,林俊一拉身前的地图:扎利兹尼奇诺耶火车站位于城区西北,从那里往北是一大片原来生产轴承的工厂,不过根据空中报告,整个工厂区都是废墟一片。

    工厂区成了最好的防御驻垒,之外就是平坦的农田,谁占领了北部工厂区就等于有了一个坚实的防御支点。

    从昨天凌晨动进攻,潘菲洛夫的部队可谓进展神,这不仅仅因为近卫步兵第八师攻击力强大,也有很大原因是德国人的措手不及。

    从昨夜飞点动对卡扎京的攻城战,主攻部队只用了6个小时就达到了战术目的。

    集团军把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重炮部队都调集起来支援潘菲洛夫,空军更是不遗余力清扫地面部队进攻道路上的障碍!引o毫米加农炮。奶毫米”盛”丑毫米榴弹炮,喀秋莎火箭炮”蹦公斤重型高爆弹,沏公斤集束炸弹……

    能用的一切都用上了,支援部队用够集团军后勤部门花一周时间运输的弹药为步兵们开道,连装甲部队都成了步兵们的附属。

    卢金大胆的计哉取得了成功,措手不及的德军空有重兵,但在这突然动的袭击面前无法短时间组织有效应对,在稍作抵抗后就退出了卡扎京。

    不过占领卡扎京,并不意味战役的结束,恰恰这只是个开始:现在卡扎京城就像嵌入德军纵深的一颗大钉子,应该很快就会受到三个方向上德军的围攻,德国人绝不会在夏季开始前让红军牢牢占据这座城市!

    上午八点,方面军指挥部接到最早出击的一批侦察机报告:几乎整个方面军正面的德军纵深内部都在进行兵力调动,潘菲洛夫的部队就像捅了马蜂窝,牵一而动全身。

    整个战场正面因为这次战役的动而活了起来,双方在各自战线内运转起来,再没有局限于泥泞中那些难得的干爽。

    、、

    中午口点,扎利兹尼奇诺耶火车站售票再。

    外边已经下起小雨,远处还会偶尔传来炮弹爆炸声。有些漏风的大厅里点着几队篝火,一队红军步兵正在这里休息,有几个正把潮乎乎的靴子架在火上烤干,而更多的人是东倒西歪正在睡觉。

    在上午九点找到这个干爽地方前,战士们已经差不多有两天两夜没睡觉了。

    一辆卡车通过坑坑洼洼的街道停在候车大厅前,长着张平板脸的司机跳出驾驶室,几大步跑进售票大厅。

    左右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欢喜,对着个显然才刚刚醒来的少尉道:“连长,总算找到你们了!”

    正在这里休息的是由工兵连长菲尔托尖指挥得两个步兵排,不过现在大厅里的人最多刃他有一个排留在后边了,天晓得什么时候能够归队。

    至于其他人,从昨天凌晨动进攻开始,不是牺牲、失踪就是负伤,这会他身边满打满算不过一个排的兵力。

    菲尔托夫一抬头,“哈哈,叶夫根尼,没把我们的东西都丢了?”

    下士同志窝到火堆边,“都在外边车上。一样没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找到连队,司机叶夫根尼下士都不知道问了多少人,还有两次自己的宝贝卡车都差点被其他部队征用,这一路上可以用险象环生来形容。

    菲尔托夫看了看时间,叫醒了还在睡觉的人:睡了有三个小时。差不多了。

    “连长,过会我把东西往哪送?”菲尔托夫一听,道:“副团长要我们暂时在这里待命,估计很快新的命令就会来。”

    叫了几个人同叶夫根尼一道去车上取些行军粮食,没想到几个人还拿回来个印着德文的小板条箱。

    “什么东西?”菲尔托夫记得自己连队没这个东西。

    听到连长说得问话,叶夫根尼说:“路上捡的,炸翻了辆德国佬的卡车,都是食物。步兵同志要我帮忙用车把德国破车拖开,就给了我一箱。

    自有人去给罐头食品加热,一边烤完了靴子的指导员巴甫洛夫抽出自己的刺刀,开始敲板条箱。

    “希望是巧克力。”指导员随身的压缩饼干包昨天就丢了,今天他和其他人一样,只分到一块饼干当早饭,早就饿了。

    “黄油也行呀,哈哈。”

    没人认得那些德文,不过边上的的司机同志还没笑完,撬开的板条箱里的一切让司机同志哑口无言:里边是一个个码放整齐的小盒子。

    巧克力似乎也有用纸盒子装的,但这种盒子司机同志以前见过,是从打死的德军的行李里找到的。

    满满一小板条箱的铁十字勋章!

    红军战士们分不清到底是一级的还是二级货色,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能吃!就不知道那些给了叶夫根尼这个板条箱的步兵同志们如果知道,他们送了一箱子德国勋章给司机后会是各什么表情。

    “该死的,我运气怎么这么倒霉!”

    司机同志抓了抓脱了帽子的头皮,一脸郁闷道。

    “别抱怨了。”取出其中一枚,巴甫洛夫道:“这边条至少还是银子做得,每人一个当纪念品。”

    说完把一个个的小盒子扔给大厅里的所有人,最后还剩下半箱。

    指导员都这么说了,菲尔托夫当然没意见。

    “放回车上去,回头给其他人。”

    等有点小郁闷的司机同志把板条箱丢回卡车后没一会,饭才吃了一半的同志们就接到了传令兵送来的命令。

    “立刻前往北部工厂区,到底哪一块?”菲尔托夫接到命令后问传令兵。

    “沿着铁路一直往北,大约一公里距离,你们要抵达工厂区最北的位置,再前边就是农田了,很好认。三营的人正在那等你们。”

    “知道了,我们五分钟后就出。”

    传令兵快步离开,菲尔托夫对着部下大声道:“快点吃完,五分钟后出。”

    三下五除二吃完手中的食物,套上靴子背上装备,很快准备完毕,完了还没忘灭了火堆。

    恢复更新了,书友们等得辛苦了。

    -------------------第六百三十九章 天上下雹子了1-------------------

    旧着铁路路基往北。不到。分钟。菲尔托夫就看到了悼殃泄。小工厂区,不过他们距离工厂区的最北边还有四百多米。

    从作战开始前得到的卡扎京地区地图上看,轴承厂差不多就像个等边三角形,以铁路同两条丑号公路延伸进市区的马路为边界,整个位于城区最北边。

    低着头,菲尔托夫紧了紧自己的雨衣,凉丝丝的雨滴飘进领子里非常不舒服。

    雨水中一队步兵从右方居民区过来,菲尔托夫认得带队的连长,一问之下得知那一队百来人也是去工厂区进行新的部署。

    很快,菲尔托夫的人就到了三营防区,叶夫根尼下士的汽车已经从工厂区内部道路先到了。

    简单一协调,菲尔托夫明确了自己的防御范围:他们被放在了距离铁路只有不到刃米的位置,原来这里有两幢长度过田米的厂房,战士们还能看到少量露出废墟、原来来不及撤离而自己炸掉的一架巨大横机。

    “伙计们加把劲,把东西都卸下来!”

    说话的是指导员巴甫洛夫,这会菲尔托夫和手下几个班长正在观察前言情况,部署各班的防御位置。

    很快,一车的物品给卸了个精光,要把卡车空出来。把所有用不着的东西都堆在倒塌了大半的厂房里,战士们在各自班排长指挥下进入各自位置。

    “好地方,都不用挖战壕。”

    放下望眼镜,观察了一会后的巴甫洛夫对自己搭档说。

    “不用淋雨,不错。”说着指了指前方右侧百来米外的公路、铁路交叉口道:“该在那埋些地雷,还有着这前沿个置,空出两条通道就成。”

    “不够,最多还有十几个。”

    工兵没多少地雷,这可不是好消息。不单单是这样,所有人剩下的弹药还不够一个基数,一次短兵相接就得耗完。

    “我和叶夫根尼去趟后边,看看能不能弄些弹药来,上午我问过伊柳申科,迫击炮弹只剩下四。”

    “再带两个人去,团部那补充弹药应该快到了。”菲尔托夫对自己的指导员说。

    巴甫洛夫带着人去弄弹药,菲尔托夫找来了连里的狙击手:“罗曼,找个好地方,远距离的位置就靠你了。”

    “没问题,连长。”

    万岁的罗曼参军前是哈萨克斯坦的护林工人,有着一手不错的枪法。参军后在练中脱颖而出,参加过教导队的短期狙击战术干练,到这会至少已经干掉了三十多名德军。

    前方都是旷野,基本没多少德军狙击手潜伏的危险,菲尔托夫是要他担任观察员的角色:在这方面,狙击手比他自己干的都要好。

    空中的小雨毫无停歇的意思,昨天这会空中到处出现的双方飞机连个影子也不见,这也难怪,这样的气象条件双方谁都没排出空军瞎折腾的意思。

    菲尔托夫和部下几个班排长注意到上级给了自己一个极佳的防御位置,相对的也把自己这几十号人放在了最危险的地方。整个工厂区北沿如多米宽度、纵深四的范围内,只有一个不满员营加上两个编制残破的步兵连防御。

    也没设立什么连级指挥部,劝来号人编成了四个班,两个步兵班顶在仓库最北边,一个步兵班和火力支援班位置稍微靠后力来米一其实所有人都在靠近铁路的厂房位置。

    厂房前边几米外原来应该有道围墙,不过现在十不存一。也好,在菲尔托夫看来。倒塌的围墙不仅挡住了北边看过来的视线,还是最好的掩体。

    铁路路基右边是一大片农田,差不多蹦米之外才是居民区,那里也部署有红军防御部队。正前方3公里外原本有座村庄,这会是平地一片,上午派出去的侦查员报告那里被烧成了一片白地。而在大约口公里外是德军占据的考利诺瓦亚镇,不过因为中间隔着一片宽度过3公里的树林,就是大晴天也是看不见的。

    这就是菲尔托夫同战友们面临的情况,等所有人部署完毕,迫击炮手伊柳申科找到菲尔托夫,递上根香烟。

    “连长,我刚才去边上看了看,一营配备了两门四3型反坦克炮,而我们和隔壁的五连连一门反坦克炮都没有。要是出现德国人的坦克,右边后面的弟兄要是顶不住,咱们就成耗子啃大象了。”

    菲尔托夫也有相同的担忧,“希望尖头能调些加农炮上来,不然够呛!”

    大半咋小小时后,巴甫洛夫和卡车回来了,那辆嘎斯后边竟然还拖了门础3型殆毫米加农炮。

    真是雪中送炭呀!

    跳下驾驶室的巴甫洛夫向菲尔托夫介绍一同回来的几个新面孔,“这是步兵第奶团第口连防坦克歼击组的见习政治指导员克洛奇科夫季耶夫同志,他的指挥的两门反坦克炮将部署在我们这,直接支援我们。”“欢迎,克洛奇科夫季耶夫同志,刚才我们还在愁没有直瞄反坦克火力,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为苏联服务。我们这是临时被征用了,上头认为你们这面临的压力会更大,整个奶团都将进驻卡扎京,担任预备队,我们炮兵就不存在预备不预备的。”

    很快,又来了两辆卡车拉着门加农炮抵达,一同拉来的不仅仅有加农炮炮弹,还有一个炮兵观测小组和步兵们急需的其他弹药。

    一共支援了飞名炮手和步兵。弹药充足,同三营原来的两门反坦克炮组成个火炮集群,这下整个工厂区的步兵同志们算是有了些底气。为了联络方便,团部在下午两点时还给工厂区拉了条电话线,直通后方指挥所。

    一阵忙碌,两层防御体系算是形成。战士们网想休息一会,空中突然传来炮弹撕裂空气的呼啸!几乎就在同时,几个巨大的炸点出现在工厂区。

    地皮都在震动,炸起的碎砖、混凝土碎块足足有几十米高!

    耳朵嗡嗡直想,窝在巨大的倒塌混泥土立柱后边的菲尔托夫端起望远镜往北边观察,并没有现什么情况。

    “啊呸!”听到胳膊挤胳膊在一块的指导员吐唾沫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飞溅来的泥巴从加了镀锌铁皮顶棚的掩蔽部窗口飞进来,正好砸在他下巴上,搞得一嘴烂泥。

    “天下下大冰雹了!还好没待在那些厂房里,估算着至少田!”

    那些坚固的破厂房挡挡机枪子弹没问题,估计连中口径以下迫击炮弹都难以啃动,不过没想到缓过气来的德国佬一开始就用上了大家伙。

    “哪飞来的炮弹?!”

    这几天先每天功,等缓过气来逐步增加。

    -------------------第六百四十章 天上下雹子了2——铁路上的幽灵-------------------

    哪来的炮弹。!,菲尔托夫语中的!明旦是德军毖丁小径重炮射出的炮弹,但德国人那些,o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射程也就十四五公里,而且不可能是从公里外的考利诺瓦亚镇射的。

    从军事角度出,目前神存况下任何一名指挥官都不会把重炮阵地部署在考利诺瓦亚。正面都是旷野平坦地形,如果部署了重炮,除非在森林里,不然很容易遭到报复性炮击一德国人的坠榴弹炮射程还不如自己这边的砌3。

    那森林里呢?已经有的察分队潜伏在那一带,并没有现德军在那里部署什么炮兵阵地。

    按照战场现状,空中侦查指望不上,但双方派出的不少观察侦查员成了最可靠的眼睛,旷野中正在开火的重炮阵地是很容易被现的。

    一轮炮弹爆炸之后,整个工厂区似乎安静了下来。“才六炮弹,一营那好像直接中了几。”巴甫洛夫终于清除了嘴巴里的烂泥,念叨了一句。

    “准备继续挨炸。”说着菲尔托夫对着四周大声喊:“注意观察,把脑袋藏好了”。

    照理很快第二轮炮弹就会下来,但足足等了半分多钟,剧烈的爆炸才响起,只不过炸点往后移动了足足差不多有一公里,大约在火车站位置!

    “我看德国人这是存骚扰我们。”

    哪有这样掩护部队进攻的一视野中的旷野里别说坦克,连个步兵的影子都不见。

    这时原本在边上只管着护自己那门宝贝迫击炮的伊柳申科道:“连长,我看不是德国佬的榴弹炮,可能是列车炮。”

    “口径不大件?!”

    当然,巴甫洛夫这意思只针对脑子里一贯概念的“列车炮”而言,对于步兵来说”坠毫米可是不折不扣的重炮。

    要是在平地,一炮弹过来,绝对杀伤半径差不多可以达到为旧米,在这个范围内,即使没有弹片命中,就是在战壕里也会死于冲击波!

    而它的破片杀伤半径甚至可以达到凹米,在这个范围内,一个人体大小的面积上至少分布有一个弹片!

    一营虽然和自己这边一样,有着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废墟做为掩护,阵地中心被击中几,估计部队伤亡也够呛。

    “据说德国佬把一些海军和陆军重炮部队用的的舰炮、加农炮装到火车上,射程非常惊人。我异着这声音和以前挨过的榴弹炮炮弹不一样,要更尖!”

    “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们只有挨炸的份。”

    菲尔托夫说得有些无奈:类似的列车炮他见过,红军也有,就是平板车上装上陆军用火炮”o毫米的加上制退器。估计在铁道上射时连驻锄都不用放吧。这样把个城市当目标,打上几轮就可以转移,都没处找去!

    果然,一营那传出消息,那几炮弹让他们损失了口人,其中8人牺牲,口个重伤!重伤的人员中间除了两个是被炸起的砖石砸伤外,另外7人都是内出血,严重的震伤。

    接下去个把小时,隔上几分钟就会落下一两大口径炮弹,城里正在加固工事、布防的部队实际受到的损失不大,但搞得人一开始神经有点紧张。

    还好,等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菲尔托夫等人认为自己还算比较走运。如果德国人这一个小时全把炮弹砸在工厂区,就是隔个几分钟骚扰一下也够受的。

    大概德国人也能理解人对炮击的反应,又不想浪费炮弹,重炮对卡…”引炮击停了下到纹边以为德国人会安静会了川啦飞过来几炮弹,不过换成了中口径的?

    这下真把红军指挥员们惹毛了:潘菲洛夫让自己炮兵团里的几门飞榴弹炮得到命令。对着略里外的考利诺瓦亚镇一分钟急射!

    除了考利诺瓦亚镇,德国人在旷野里要找个能放下足够兵力的居民点。就是距离卡扎京万公里之外的别尔基切夫了。

    这下双方都消停了,一直到天黑,再没有进行这种骚扰性的炮击。

    入夜。整个工厂区沉寂下来。

    菲尔托夫来到一线阵地后边凹多米的临时厨房,负责伙食的同志已经为自己连队和反坦克炮分队准备了晚餐。

    看到步兵第奶团第4连防坦克歼击组的见习政治指导员克洛奇科夫季耶夫正在这里,靠在一个靠门的位置吃饭。

    菲尔托夫领了自己的一份,走到克洛奇科夫季耶夫边上坐下。

    炮兵群被放在工厂右翼位置,那里视野开阔,在那一段阵地还高于铁路路基,又有倒塌的围墙作为前方掩护:在一个距离十几米的隐蔽物后边射击一两公里外的目标容易,倒过来就难,就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的伙食怎么样?菲尔托夫咬了口硬面包,问见习政治指导员同志。

    “还行,就是肉少点。

    ”

    “呵呵,我们可没你们炮兵那样的待遇,吃牛肉使牛要气

    这下克洛奇科夫季耶夫和另外一些炮兵同志也笑了他们拉来的两门大炮都部署在没天顶遮盖的地方,除了值班人员,其他人把厨房当作了休息室。至于吃牛肉使牛力气,那是句炮兵们常听到的玩笑话。

    、、

    凌晨左右,一列火车开出了别尔基切夫。车上人员身穿德军炮兵制服,夜色中他们神色严肃,缓缓向南,能够听到附近公路上车辆动机出的咆哮和人喊马嘶声。

    德军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调动,于此同时,潘菲洛夫从师预备队奶团派出的几个侦察排,抵达卡扎京工厂区以北3公里那片大小差不多万乘3公里的树林。

    凌晨点,工厂区中大部分正在闭目养神的红军战士被远处传来的密集枪声和短促爆炸声惊醒。

    树林里显然爆了规模不小的遭遇战:潘菲洛夫原本就没有占领树林的意图,那里看似可以构筑起一条防线,但处在两边的炮火覆盖下,加上这该死的季节,没有一个指挥员愿意带着部队在那呆上几周。

    潘菲洛夫现在只想防守。虽然树林作为进攻前哨很不错,所以只派出了侦察部队做预防,免得德国人把炮兵运进了林子都不知道。

    很快,那架连通指挥部的电话机响起。得到的命令是会有少量自己的侦查部队从树林那边撤退下来,而分钟后,所有够得着树林位置的炮兵要对树林西南侧进行一次覆盖炮击!

    凌晨两点一刻,卡扎京几处炮兵阵地网下达开火的命令,第一轮炮弹才飞出炮口,工厂区的菲尔托夫等人就感到似乎是世界末日降临到了自己头上!

    密集的炮弹落在工厂区,整个覆盖了!

    “该死的,是火箭炮!菲尔托夫歇斯底里对边上几个一同窝在掩体内的人喊!

    不再是骚扰,德国人实实在在的进攻前奏开始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第六百四十一章死守卡扎京a-------------------

    茄消洛夫在昨天就把师指挥部搬到了卡扎京,不讨有个告叫的事:副统帅也一同抵达。

    林俊身处一线作战城市,这让潘菲洛夫同卢京等人承受了不小压力,不过林俊告诉他们,自己在明斯克时距离火线可比现在要近!

    “距离一线阵地不是还有2公里嘛!近卫步兵第八师加上一个坦克旅和7个团,对这两公里我是很放心

    谁都知道,在这个季节要想突破坚守城市的近卫步兵第八师两公里纵深,那需要付出多大代价与时间!

    凌晨两点一刻,林俊正在卡扎京原来档案馆的地下室里睡觉,之前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上头就是潘菲洛夫的师指挥部,头顶正对着是制图排的临时工作室。

    突然,地面微微的震动让他惊醒,就是隔着厚厚的钢筋混凝土,林俊都能听到外边隐隐的轰鸣声。

    坐起身,头顶上柴油电机的电力的电灯正左右微微摇晃,天花板上有细微的水泥碎屑被震落下来。

    木架子床都在微微震动,林俊眉头一皱。

    响起几声敲门声。门外原本在执勤的卫士走了进来,看似神色如同平时一样没什么分别,道:“元帅,似乎是北边遭到了集群炮击。

    林俊快套上外套和靴子,当踏上一层的楼梯口时,他听到了重型炮弹爆炸的声音一一距离指挥部最多两三百米。

    快步来到指挥室,这里的十多台电话一片繁忙。参谋们正在不停的拨打与接听,类似于“喂喂喂“的声音响成一片,还有人小跑着进出。

    没见潘菲洛夫的人,林俊皱了皱眉头。大吼一声:“全部安静!”

    还真有点效果,作战室立刻静了下来,所有人条件反射式的停下手中动作,一致看向林俊。“电话接不通的派通信兵传令,话务连的人呢?该去查线的查线,别喂个半天还抱着电话机不被”

    短短十几秒,显得有些乱的作战指挥室恢复了次序,虽然所有人还是急匆匆,但至少没了那份慌乱。

    拉过值班军官,林俊问:“你们师长呢?”

    “报告元帅,半小时前去客运车站了

    “让你们的参谋长暂时接替指挥,不用慌

    “是,元帅

    原本在地下室的林俊没有参谋们刚才的感受,那爆炸密集的让人汗毛倒立!

    原本在指挥部外的兰德斯科奇赶到地下室找不到林俊,急匆匆来到指挥室,看到元帅果然在这里。快步走到边上,说:“元帅,十几分钟前侦查部队在北侧森林遭遇德军,现大批坦克、步兵,还有不少模样古怪的装备已经展开。

    我们的炮兵刚刚要开始覆盖性炮击,德军先开火了。刚才整个北部天空都是红色的,德军至少集中了一个火箭炮团。从炮击的情况看,至少还有两到三个伸管炮兵团对我们进行炮击。”

    。火箭炮轰在哪了?”林俊周折眉头问。

    “小客运车站至北部工厂区

    而这时,师指挥部向够团下达了命令,让他们立刻支援北部工厂区一一在那样密集的打击过后,那里驻守的己方部队必定损失惨重。

    几炮弹落在距离指挥部只有百米不到位置,那些还存在的加固过的窗户一下子崩裂。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元帅,请您进入地下掩拜”

    林俊看了眼说话的卫队长,没有做声,转身离开作战室:这个时候要是自己坚持不去掩体,卫队长大概会下令强行把自己塞进地下室。

    、、

    红军的“喀秋莎。威震敌胆,其实德国人在战争开始之前就装备了不少火箭炮,只不过不为外人熟知而已。之前在战斗中近卫步兵第八师还没有遭到过如此规模的火箭炮击中轰击。这才导致指挥机构短时间的慌乱。

    林俊则不同,他不仅仅知道德国人有不尖火箭炮,在明斯克守城那会,他可是亲眼见过德军火箭炮集群覆盖炮击的威力的!

    密集的炮击之下,整片整片的建筑被炸成废墟;大片筑垒地域在短短几十秒的密集爆炸过后,只留下无数个弹坑和破碎的建筑构件!

    还有刚才那几次爆炸,炮弹口径绝对过达到田毫米,这里地表结构再坚固,直接命中一也能断掉半个指挥部。

    林俊没有坚持,进入地下掩体。

    德国人有火箭炮,早在慨年他们就研究出了弹径,刃毫米的巫型火箭弹,后来的改进型火箭炮由6个捆绑在一起呈星型分布的圆形射管劣型刀毫米反坦克炮的炮架组成,齐射射间隔渺,再装填时间咱秒。

    不过那种火箭炮虽然在惯年就研制成功,但是德国陆军却嫌它威力机动性差:最后借了德军化学部队寻找新武器用以取代老式射烟雾的迫击炮的东风,才以山式,。毫米烟雾射器的名头列装。对火箭炮而言不得不说是个小小的德国式悲哀。

    由于这种火箭炮既可射烟雾弹,也可射杀伤弹,在前线使用时获得了一定的成功。被越来越多地用于火力支援一于是德国这会的火箭炮不叫“炮”用的是“烟雾射器,小这个名不副实的名称。

    “烟雾射器”射的山式高爆火箭弹弹弹径四毫米,弹重碧2公斤,战斗部重万公斤,最大射程达到了瓦历米

    而这次,砸在菲尔托夫等人头上的火箭弹不仅仅有毫米的。还有刀0毫米火箭炮炮件!

    为什么潘菲洛夫的部队“不熟悉挨火箭炮炸”?因为德军大部分的火箭炮团部署在了中央集团军群与北方集团军群。

    而在去年夏季之前,德军的战术主要依靠俯冲轰炸机和装甲部队突击完成。火箭炮部队被列为炮兵辅助二线部队。但随着德军的闪电攻势在苏联陷入停顿,火箭炮的优点得以挥出来,为此德军开始加紧火箭炮的生产与使用,作为突击火力和攻坚利器。

    虽然比不上红军火箭炮部队以师旅级为作战单位进行覆盖性炮击的规模,但就是一个团的集群射。就够卡扎京受的!

    当挨过了几十秒令人差不多心理崩溃的爆炸,菲尔托夫晕乎乎的现自己竟然还活着!对着两边大声下令准备战斗,但自己竟然都听不见自己在喊些什么!

    摸了下耳朵,还在。感觉手有点潮乎乎的,拿近一看,火光下似乎是鲜血。菲尔托夫知道自己的听不见不是因为自己的耳郭是不是出了问题,而是两只耳朵耳道内部被巨大的声响和气浪搅了个乱七八糟!

    这一幕在整个工厂区上演,活着的人听力短时间内都受到了伤害,不过没人在乎。活着的人只有一个意念。一德国人就要动进攻!

    死守阵地、决不后退!

    -------------------第六百四十二章死守工厂区-------------------

    …尺前,红军火箭炮兵为步兵部队扫清了讲攻的障碍,旧联览,德国人是在用相同的方式回敬对手!

    德军最快度的集结了别尔基切夫、科米尔尼克、巴尔及其文尼察一线的德军,在三个方向上对卡扎京同时进攻,主攻位置放在了北面!

    为了夺回这座具有战役意义的城市,德军投入了短时间内能够调集的几乎所有压制火力,包括过一个团的火箭炮部队。不过迫使林俊进入地下室暂避的爆炸并不是火箭炮弹,而是德军铁道列车炮部队的田毫米远程重炮!

    工厂区,覆盖性炮击过后的暂时寂静。

    所有活着的指挥员都在大声叫喊自己的部下,准备抗击德军即将动的步兵进攻。菲尔托夫从边上一大块石棉瓦下边挖出了自己的指导员,还好,巴甫洛夫只是脑袋给碎砖头砸了一下,除了有点头晕外没多大问题。

    “什么都看不见!”

    菲尔托夫花了好一会才听明白自己的搭档在喊些什么:天上下雨,除了火光照映下的小片地区,远处的旷野就是黑乎乎灰蒙蒙一片。加上后方爆豆子一样密集的爆炸,别说看,连听都没法确认是不是有德军摸上来。

    “伊柳申科,照明弹!”

    迫击炮手和他的辅助射手都活了下来。不过辅助射手断了条胳膊,正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进行包扎。

    “一百米、三百米、八百米、一千五百米,四!”

    “明白!”

    伊柳申科从边上早就准备好的炮弹箱里取出一照明弹,射程一百米!

    夜间作战,一线部署的迫击炮射照明弹的优先级别高于爆破弹,部队全靠它作为眼睛,伊柳申科把照明弹放在了最顺手的位置。

    “嘭”的一声,炮弹飞出膛口,声音不大,射药是早就设定好的,不用射手在夜间手忙脚乱重新编组,这就是伊柳申科富有经验之处。

    当空中出现一个刺眼的光点时,第二照明弹也以飞出炮口。

    伊柳申科用最快的度调整射角,四照明弹一口气射了出去。

    刺眼的光亮之下,菲尔托夫等人能够隐约看到远处的情况一大约劝米之外,正有不少德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自己的阵地靠近!

    看不清有多少人、多少坦克。只感觉数量不会少!

    “准备战斗!伊柳申科,把高爆弹都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