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射雕之陆冠英传 > 分节阅读10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射雕之陆冠英传》 分节阅读10

    是他还敢在我们面前使用蛤蟆功,我一定会在他的身上射出几个窟窿眼来。让他从癞蛤蟆变成死蛤蟆。”程瑶迦恶狠狠的说道。

    “果然,女人这种生物,是绝对不能够得罪地。”程瑶迦那恨意滔天地表情,直让陆冠英激零零的打了个冷战。

    “陆大哥!陆大哥!”刚才出去准备午餐地黄蓉,突然大呼小叫着走进了房间。

    “生什么事情了?”看到黄蓉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陆冠英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奉献

    -------------------第一百七十六章 瑛姑来袭-------------------

    第一百七十六章瑛姑来袭

    黄蓉满脸兴奋的说道:“陆大哥,瑛姑她终于来了。”

    “只是瑛姑来了而已,你有必要那么高兴吗?”程瑶迦有些奇怪的向她问道。

    “她当然要高兴了。”陆冠英面带笑意的解释道:“既然瑛姑已经来了,那就代表我们也快要离开这里了。而我们离开这里,就代表着有个人可以不用再天天看到一个讨厌之极的家伙了。”

    “扑哧!”听到陆冠英那有些绕舌的话以后,程瑶迦立刻就笑开了怀:“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们了,竟然让你们这么讨厌他。”

    “反正我就是看那个家伙不顺眼。好了,我们就不要再说他了,还是快点出去看看热闹吧。”随后黄蓉有些期待的说道:“要是那个家伙被瑛姑给打死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既然你那么想要他死,那我们还是待会儿再出去吧。”程瑶迦满脸坏笑得说道:“如果我们在他们有危险的时候袖手旁观,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黄蓉连忙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嗯,嗯,就按你说的办。”

    “你们就不要再胡闹了,要杀掉他,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你们还是不要再使用这种小计量了,免得让那些家伙看不起我们。”说完以后,陆冠英就率先走出了房间。

    “切,说的好像自己很伟大似地。”

    程瑶迦不禁朝陆冠英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不过。虽然对于他的装腔作势很不顺眼,但是程瑶迦还是拉着黄蓉紧紧地跟了上去。

    “咦?!大师,您这是要去哪里?”

    看到脸色略显苍白的一灯大师朝大门急赶而去,陆冠英有些大惊失色的向他问道。以一灯大师现在的身体状况,可是经不起任何一丁点儿的折腾啊。

    “阿弥陀佛。”一灯大师颔说道:“瑛姑来此是为了找贫僧报仇,贫僧又怎能坐视不管呢?”

    “您地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是快点回房去休息吧。”陆冠英连忙上前对他劝慰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由我们引起的。所以还是让我们来替您解决掉吧。”

    “这”听到陆冠英地话以后,一灯也不禁有些迟疑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一灯也并不是很想见到瑛姑。毕竟当初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有些尴尬了些。而他之所以会在这里隐居,也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躲避瑛姑的骚扰。

    “大师,您就不要为此事操心了。”紧随而来的黄蓉也连忙劝说道:“要是您因为此事而有所损伤的话,那我们可就要后悔一辈子了。”

    “阿弥陀佛,那外面地事情就拜托三位施主了。”一灯大师微微躬身说道。

    “大师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在得到陆冠英等人的全体保证以后,一灯大师终究还是被他们给劝回到了房中。

    陆冠英笑道:“我们快点出去吧,如果让那四个家伙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就不好和一灯大师交待了。”

    “哼,就让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再多活几天。”黄蓉一脸不甘心的说道。

    刚一走出大门,陆冠英等人就看到了正战成一团的那五个人。

    而在看了一会儿这五个人的战斗以后,黄蓉不禁有些不屑的说道:“切,这个家伙永远都是那么的卑鄙无耻。”

    原来。在与瑛姑打斗地时候,樵、耕、读都是一直在与她正面战斗。只有渔夫这个家伙一直游走在四人的战局之外,时不时地给瑛姑来上一下。那猥琐之极的战术,被黄蓉瞧不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对于黄蓉的看法,陆冠英则是有些不以为然:“只要可以消灭掉自己的敌人,就算是再猥琐、龌龊地战术。那也是一种好战术。”

    “他的做法虽然卑鄙了点,但是如果没有他的牵制,估计他们早已经被瑛姑给解决掉了。”

    毕竟跟陆冠英一样来自于未来,所以对于渔夫的战术策略,程瑶迦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厌恶和鄙视。

    “哼,就算是那样,他们也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因为武功和眼界都远远的高于那几个人,所以黄蓉很轻易的就看出渔樵耕读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算了,还是让他们少受点苦吧。”想到这里的陆冠英,站出来对那五个人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在听到陆冠英的喝声以后。瑛姑和樵、耕、读立刻就是收招后退。但是渔夫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地。依然把手中地鱼竿抽向了瑛姑。

    看到渔夫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陆冠英当然是勃然大怒。当即就出手把渔夫的鱼竿给打飞了出去。因为是含怒出手,渔夫地半边身子都被陆冠英的弹指神通给震麻了。

    “你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陆冠英冷冷的问道。

    “她是师傅的仇人,我们当然要把她杀掉。”

    陆冠英半眯着眼睛,缓缓地向渔夫问道:“你,是不是想找死?”

    “大敌当前,我们还是不要再计较这些了。”书生连忙站出来陪着笑脸说道。

    “哼。”在给了渔夫一个充满警告的眼神以后,陆冠英转过头向瑛姑说道:“你来得还真是慢呐。”

    瑛姑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子,你有没有把段智兴杀掉?”

    奉献

    -------------------第一百七十七章 瑛姑来袭续-------------------

    第一百七十七章瑛姑来袭续

    听到瑛姑的话以后,渔樵耕读是骤然一惊,立刻就把手中的兵器对准了陆冠英等人。不过,即使是这样做了,他们也没能找到哪怕是一丝的安全感。毕竟,陆冠英等人的强大,他们前几天可是亲身体验过的,那根本就不是他们几个可以对抗得了的力量。

    然而,书生很快就把手中的兵器给放下了,并且开始劝说起了其他的三个人。这倒不是因为书生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而是因为他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如果真的要对一灯大师不利,陆冠英等人早就已经行动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所以书生知道,陆冠英等人对一灯大师并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他还不算是太笨。”在看到书生的反应以后,黄蓉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他们的样子,你是还没有把段智兴给杀掉了?”瑛姑满脸铁青的问道。

    陆冠英一脸懒散的抠了抠自己的耳朵:“没错,一灯大师现在吃的好、睡得好,活得还好好的呢。”

    “那你还不快去杀了他!”瑛姑有些神经质的向他怒斥道。

    “切。”陆冠英面带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凭什么命令我?”

    “你当初明明答应过我,要帮我杀掉段智兴。”

    看到陆冠英表现的如此满不在乎,瑛姑不禁有些气急败坏的向他怒吼道。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这几个家伙来这里根本就是心怀不轨。你们还啊!!!”

    肆意诽谤陆冠英等人地渔夫,突然捂着自己的右肩膀,出了一声惨叫。

    陆冠英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这只是给你的一点儿教训,如果你还敢多说一句废话,那我下次一定会把你的脑袋给打爆。”

    “莫装b,装b遭雷劈。”

    看到陆冠英那一脸臭屁的样子,站在他身旁的程瑶迦不禁小声嘀咕里起来。直让陆冠英刚刚辛苦营造出来的气势。全部都变成了泡影。不过幸亏渔樵耕读现在都还处于震惊当中,要不然。陆冠英今天可就要丢脸丢死了。

    “这怎么可能?他竟然已经练成了一阳指?”渔夫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道。

    在看到陆冠英使出的招式以后,渔樵耕读都是一脸地难以致信。毕竟跟在一灯身边已经很多年了,所以他们当然看得出陆冠英刚刚施展的是一灯的看家本领——一阳指。

    “他他他竟然在短短的几天内练成了一阳指?”樵夫磕磕巴巴的说道。显然,陆冠英给予他们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哼,难怪你会站在段智兴的那一边,原来是收了他地好处。”瑛姑面带嘲讽的说道:“万事只为自己着想,你跟段智兴还真是像啊。”

    对于瑛姑的冷嘲热讽。陆冠英自然感到万分不爽:“老巫婆,我虽然答应过一灯大师不会为难你,但是你如果敢继续这样胡言乱语下去的话,小心我让你有命上山、没命下去。”

    “我难道说错了吗?”瑛姑没有丝毫要收敛的意思:“你当初明明说过要替我杀了段智兴,现在还不是被他用武功给收买了?哼,都是一群言而无信的伪君子。”

    “老巫婆,你可不要信口雌黄,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帮你把一灯大师杀掉了?”陆冠英不紧不慢的说道:“一灯大师对于我们来说。可是有着救命之恩的,我们又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到他地事情。”

    “你当初明明”

    说到这里的瑛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因为直到此时她才现,陆冠英当初确实没有说过要帮她报仇。

    瑛姑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你们你们好卑鄙。”

    陆冠英耸了耸肩:“这件事情你可不能怪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在自作多情而已。”

    “你你你”看着陆冠英那一脸无辜的样子。瑛姑郁闷的直想吐血。

    而看到脸色涨红的瑛姑以后,陆冠英不由得再次给她加了一把火:“我看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要是你被我给气出个好歹来,我可就不好和一灯大师交待了。”

    在陆冠英地多番嘲讽之下,又羞又恼得瑛姑,终于“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好了,你就不要再说了,我看她也怪可怜的。”

    看到陆冠英还想要落井下石,程瑶迦不禁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角。

    “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陆冠英一脸不屑的说道:“当年要不是因为她勾引周伯通行那苟且之事。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她现在竟然还有脸来找一灯大师的麻烦。哼,真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以周伯通那有些天真的性格。根本就不可能会做出勾引良家妇女的事情。所以当年地那件事情,最该死地就是眼前的这个瑛姑。

    “好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程瑶迦不禁白了他一眼:“况且一灯大师也说了让你放她一马,如果她真地被你给气死了,看你一会儿怎么面对一灯大师的质问。”

    “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让段智兴给我陪葬。”

    在擦干净嘴角上的血迹以后,瑛姑满脸怨恨的看向了陆冠英等人。

    “怎么?你这么快就想死了?”陆冠英一脸讥讽的说道:“难道你就不想再见到周伯通吗?”

    “周伯通”

    听到陆冠英提起周伯通,瑛姑立刻就变得迷茫了起来。

    奉献

    -------------------第一百七十八章 离去-------------------

    第一百七十八章离去

    “没错,就是周伯通。”陆冠英一脸似笑非笑的对她说道:“快有二十年没有看到他了,难道你就不想要再见见他吗?”

    “你你当初对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瑛姑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因为刚刚吃过陆冠英的大亏,所以对于他的话,瑛姑并不是十分相信。

    “在这件事情上,我可从来都没有骗过你,周伯通他确实已经离开桃花了。”随后陆冠英满脸戏谑的说道:“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快点去找周伯通为妙。要不然,以他那贪玩的性格,谁知道他以后会到什么地方去玩耍。要是他到哪个荒山野林里去和狗熊为伍,那你可就有的找喽。”说实话,陆冠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还真是有够欠扁的。

    “可是可是”

    听到陆冠英的话以后,瑛姑立刻就开始犹豫不决了起来。显然,她既想要找到周伯通,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一灯大师。

    “老巫婆,你不要得寸进尺。”看到瑛姑还是不肯就此罢手,陆冠英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怒气:“当年一灯大师没有杀死你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你可不要不知好歹。虽然一灯大师叫我不要为难于你,但是你如果想要继续纠缠不休的话,我不介意帮他解决掉你这个祸害。”

    “怎么?你这是在威胁我?”瑛姑满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向他问道。

    “这只能算是一个善意地警告罢了。”陆冠英一脸无辜的说道:“不过你如果非要把它当成威胁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瑛姑,你告知我们一灯大师的住处,也算是对我有所恩情了。”程瑶迦忍不住出声劝说道:“要是没有必要的话,我们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一灯大师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实在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伤害他,所以你还是就此离开吧。你对我的恩情,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回报给你地。”

    “要我就此算了也可以。但是你们必需和我一起去找周伯通。”在仔细的细考了一会儿以后,瑛姑终于做出了妥协:“你们还要帮我抓住他。不可以给他逃跑地机会。”

    “不可能,我们可没有时间和你瞎胡闹。”陆冠英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笑话,以周伯通的那股好动劲,现在指不定在哪疯着呢,而且这个家伙也一定不会老实的在一个地方乖乖的待着。所以想要找到周伯通这个家伙,根本就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因此,在听到瑛姑的要求以后。陆冠英想也没想就否决了她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活。”

    看到陆冠英这么干脆地就拒绝了自己提出的条件,瑛姑不禁朝他厉声喝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好好的活着,而你却被我给打得死翘翘了。”陆冠英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就是用膝盖也可以想的出来。”

    “好!好!好!”瑛姑怒极反笑道:“那就让我看一看,你到底是怎么要我这条老命的。”

    “等等!等等!”程瑶迦连忙站出来劝架:“有话好好说。你们何必要打生打死的呢?”

    程瑶迦实在是不想看到瑛姑这个间接地救命恩人,就这样死在陆冠英的手上。

    “除非你们帮我找到周伯通,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瑛姑异常坚决的回答道。

    程瑶迦不由得一脸哀求的看向了陆冠英:“你就答应她吧,她怎么说也算是救了我的性命。”

    “要我们陪你一起去找周伯通,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地事情。”陆冠英还是摇头拒绝了瑛姑的要求:“不过我和丐帮有些交情,所以应该可以请得动他们来帮你找到周伯通。丐帮弟子遍天下。相信他们会比我们更快的找到那个老顽童。”

    “我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你还不肯就此收手,那我们也只好一拍两散了。”

    为了不使瑛姑再次提出其他更加过分的条件,黄蓉立刻出言把她的后路给堵上了。

    “好,只要你肯让丐帮的人帮我找周伯通,那我就再也不找段智兴的麻烦了。”

    丐帮的情报能力,瑛姑还是相当信服的,所以瑛姑很痛快的就点头同意了陆冠英提出地办法。

    “那你现在就离开这里吧。”陆冠英立刻就向瑛姑下达了逐客令:“我们在下山以后,一定会和丐帮打个招呼地。”

    谁知,瑛姑却是对他摇头说道;“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去丐帮。要不然,谁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说谎骗我。”显然。陆冠英当初的所作所为,已经让瑛姑对他失去了信任感。

    “你可不要得寸进尺。”陆冠英地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起来。要是让瑛姑一直跟着他们,那还不如一刀杀了陆冠英来的干脆。

    程瑶迦轻轻的拉了拉陆冠英的衣角:“算了,你就多忍耐一会儿吧,反正距离这里不远就有一个丐帮分舵,你就不要再计较这些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也真是够心软的。”陆冠英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和一灯大师告别。”

    如果一灯大师和瑛姑见面,难免会有一些尴尬,所以还是不要让他们见面为好。

    “嗯,那你快去吧,别忘了替我谢谢大师。”

    看到陆冠英这么迁就自己,程瑶迦不禁满脸幸福的柔声说道。

    奉献

    -------------------第一百七十九章 得宝-------------------

    第一百七十九章得宝

    为了可以尽快地甩掉瑛姑这个大灯泡,陆冠英在与一灯大师告别以后,立刻就率领众人朝离这里最近的丐帮分舵出了。不过,虽然瑛姑的跟随让陆冠英感到非常的不爽,但是在下山的时候,他却一直都在傻笑个不停。

    “拜托,你不要再笑了好不好?我都快要受不了了。”再也忍耐不住陆冠英那恶心之极的笑声的程瑶迦,不由得向他出声警告道:“要是你还敢再这样笑下去,小心我让你今天在蓉儿面前哭出来。”

    “陆大哥,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让瑛姑跟着我们?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现在就去把她给杀了,免得让她再给我们添什么麻烦。”显然,黄蓉还以为陆冠英是被瑛姑给刺激到了,所以他才会有现在的这种痴呆模样。

    而看到关心则乱的黄蓉以后,程瑶迦不禁朝她翻了翻白眼。陆冠英的神经虽然不是特别的粗大,但是也细不到哪里去。所以对于陆冠英来说,瑛姑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对他有任何的影响。因此,陆冠英现在之所以会是这副模样,肯定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情。而且根据刚刚的情况来看,陆冠英现在的这副德性,一定与一灯大师有推脱不了的关系。

    不过为了让陆冠英可以快点清醒过来,程瑶迦还是一脸夸张地叫喊道:“不会吧?我记得你的承受能力还是挺强的呀,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她给逼疯了?来。让姐姐替你看看到底有没有被烧坏脑子。”说着程瑶迦就煞有介事地把右手放在了陆冠英的额头上。结果自然是不用说,陆冠英的体温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啊!”程瑶迦突然收回右手,满脸怒容的向陆冠英喝问道:“你干什么掐我?”

    “你现在疼不疼?”陆冠英问出了一个非常弱智的问题。

    程瑶迦一边揉着有些紫的右手,一边没好气地向他说道:“废话,你让我掐你一下试试,看看你到底疼不疼?”

    “我果然不是在做,这一切都是真地。”陆冠英又开始“呵呵”傻笑了起来。

    程瑶迦连忙出声打断了陆冠英的痴呆症:“好了。你给我适可而止。说吧,你在一灯大师那里到底都得到了什么好处?”

    “嘿嘿。我如果说出来,你一定会非常惊讶。”随后陆冠英一脸神秘地小声说道:“我从一灯大师那里得到了六脉神剑的秘籍。”

    “哦,原来是这样。”程瑶迦有些明悟得点了点头。

    在前世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中,程瑶迦曾听说过陆冠英最喜欢的两种武功就是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所以陆冠英现在兴奋成这个样子,也是可以让人理解的。

    黄蓉问道:“六脉神剑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陆冠英那前所未见的兴奋表情,让黄蓉对于这套六脉神剑是充满了好奇。

    “如果将一阳指比作蛟龙地话,那六脉神剑就是五爪金龙。你说它厉不厉害?”陆冠英一脸自信的说道:“要是我练成了六脉神剑,虽然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但也一定会是鲜有敌手。到时候,哼哼,欧阳峰那个家伙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你可不要高兴的太早。”看到陆冠英又开始做起了白日,程瑶迦不禁朝他泼起了冷水:“我记得习练六脉神剑的条件好像很苛刻吧?等到你练成六脉神剑的时候,估计你都已经七老八十了吧。”

    “嗯”听到程瑶迦的话以后,陆冠英立刻就有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扁了下去。

    确实。仅仅只是初步地修练六脉神剑,就需要有至少一个甲子也就是六十年的内力和一品境界的一阳指作为基础。要是没有这两个基础条件的话,陆冠英根本就不可能修练成六脉神剑,而且就算他今后因为种种奇遇而凑巧的练成了六脉神剑,也只会像天龙八部中的段誉一样,时灵时不灵。因此。对于现在地陆冠英来说,六脉神剑顶多只能算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收藏品而已。

    “别灰心,只要我的小无相功可以再做突破,那就一定可以修练六脉神剑。”陆冠英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到。

    程瑶迦有些奇怪的问道:“一灯大师为什么会把六脉神剑传给你?”

    六脉神剑可是连段家弟子都不能随意修习的绝世武功,所以对于一灯大师传授给陆冠英六脉神剑,程瑶迦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陆冠英一脸臭屁的说道:“那当然是因为我相貌堂堂、仪表不凡、修为精深、一支梨花压海棠”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说了。”程瑶迦连忙打断了陆冠英的自我吹嘘:“只不过是得到了六脉神剑而已,你竟然开始得意忘形了起来,真是让人受不了你。”

    黄蓉猜测道:“我看是因为一灯大师对那几个传人都不满意。所以才会把它传授给你吧?”

    “还是蓉儿聪明。知道你夫君我聪明绝顶、资质非凡”

    “你们到底要啰嗦到什么时候,再不快点走的话。天可就要黑了。”

    一直静静的独自走在前面的瑛姑,终于忍耐不住陆冠英等人地拖沓,转过身向他们大声吼道。

    “老巫婆,如果你有本事就自己先走,不用再等我们几个了。”被打断话语地陆冠英自然是非常不爽,立刻就骂了回去:“如果你没有那个本事,就给我乖乖的闭嘴。”

    看到瑛姑满脸憋屈地走在前面,程瑶迦不由得向陆冠英说道:“算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我可不想在这个荒山野林里过夜。”

    “那好,我们全前进。”

    奉献

    -------------------第一百八十章 可爱孩童-------------------

    第一百八十章可爱孩童

    瑛姑手上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不过她施展的那套轻身功法却是有够诡异和迅猛的。一灯大师隐居的地方离丐帮分舵确实不是很远,但是瑛姑竟然硬是能够远远的跟在了陆冠英等人的身后,这就不得不让陆冠英感到有些吃惊了。

    “以这个老巫婆的武功智商来说,她根本就不可能创出这种顶级的轻身功法。”陆冠英不无妒嫉的想到:“竟然可以学到这种轻功,这个老家伙走的还真不是一般的狗屎运。”

    “不行,周伯通以后要是真的和瑛姑一起生活的话,我一定要从他的身上把这套轻功给榨出来才行,就当是给我这个媒人的报酬好了。”想到这里的陆冠英,不禁面带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

    “我说,不就是六脉神剑嘛,你有必要高兴成这个样子吗?”程瑶迦一脸受不了的朝他翻了翻白眼:“我们都已经进城了,拜托你不要再摆出那副白痴像好不好?免得让我们几个也跟着你一起丢脸。”

    “抱歉,抱歉。因为刚刚突然想到了一些好事,所以有些情不自禁。”

    看到满大街上的人都是一脸怪异的盯着他们,陆冠英连忙向两女道歉道。至于那个老巫婆的感受,陆冠英才懒得去理会呢。

    “看你笑得那么坏,一定是想到哪个美貌的年轻姑娘了吧?”

    虽然程瑶迦所说的话看上去好像是在开玩笑,但是从她和黄蓉地关注程度上来看。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陆冠英的回答让她们有所不满的话,相信陆冠英以后的日子可就要难过喽。

    “这怎么可能?有了你们两个,我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什么女人呐?”

    这个时候陆冠英可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和犹豫,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以后地“性”福生活啊。

    程瑶迦笑道:“你那么认真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和你开玩笑而已。”

    看到两女的脸上露出了满意地笑容,陆冠英不由得偷偷松了口气:“nnd,这两位姑奶奶还真是不好伺候。”

    在根据墙角上刻画的那些暗号的指引之下。陆冠英等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宅院门前。

    “这里就是丐帮的分舵?”瑛姑一脸怀疑的问道:“你们可不要想骗我。”显然,瑛姑并不认为那些乞丐有资格住在这种地方。

    “哼。你还真是头长、见识短,谁规定丐帮分舵就得建在那些破房子里啦?”抓住机会的陆冠英,连忙对她嘲讽道:“如果丐帮的分舵都是建在破庙、破房子里,那它们早就被丐帮地仇家给剿灭了,哪里还有可能会让你找到。”吃了个暗亏的瑛姑,也只能冷“哼”一声了事。

    “嘭!嘭!嘭!”看到瑛姑那满脸憋屈的样子以后,陆冠英心情愉快的敲起了大门。

    陆冠英敲门没多久。就有一个小脑袋从门后伸了出来:“你们找谁呀?”

    小孩儿那可爱的模样和奶声奶气的语气,直让两女看的是两眼冒金光。如果不是因为有事在身,恐怕两女早就抱着他到一边逗弄他了。

    陆冠英和颜悦色地问道:“小朋友,你们这里谁做主?”面对这么可爱的孩童,就算是再怎么凶残地恶人也一定生不起气来,更何况是在前世就很喜欢小孩儿的陆冠英。

    “是李爷爷。”

    这个小孩儿显然有些怕生,因为陆冠英尽管看上去很和善,但是小孩儿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怯懦之色。

    “哦。那你可不可以帮哥哥把这块玉佩交给你李爷爷呢?”说着陆冠英就把一块雕刻着竹林的玉佩拿到了小孩儿眼前。

    “那那好吧。”在犹豫了一会儿以后,小孩儿就拿着陆冠英的玉佩走进了屋子。

    当然了,在离开的时候,小孩儿也没有忘记把门关上,让被挡在门外地陆冠英不得不感叹:“现在小孩儿的防范意识还真是不可小觑呀。”

    黄蓉两眼放光的说道:“那个小孩儿好可爱哦。”

    “既然你那么喜欢小孩儿,不如我们两个干脆生一个吧。”陆冠英在黄蓉的耳边悄声说道。而在听到他的话以后。黄蓉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通红无比。

    黄蓉满脸娇羞的小声说道:“我才不要。”

    “那你可不要后悔呦。”陆冠英一脸坏笑得说道。

    “嗯哼,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场合好不好?”程瑶迦没好气地说道:“对了,那个玉佩是怎么回事?”

    “哦,那是七公送给我们的,说是可以让丐帮弟子帮我们做事。你看,我也有一个。”

    黄蓉有些炫耀似的把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在程瑶迦地面前摇了摇。

    在看到那有些像是情侣饰地玉佩以后,程瑶迦一脸不满的抱怨道:“哼,我在君山大会上也帮了他地忙,为什么他不给我一个?”

    “丐帮就只有这两块玉佩,所以七公也是有心无力啊。”为了不使程瑶迦因为这件事情而对洪七公有所怨恨。陆冠英连忙向她解释道:“如果你喜欢的话。我那块给你好了,反正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算了,我才不要你的东西呢。”

    现在程瑶迦的心里早就被陆冠英说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给弄得甜蜜异常,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什么玉佩啊。

    “如果如果他没有死,也应该是像他一样可爱吧。”看着小孩儿刚刚站着的地方,瑛姑满脸黯然的想到。

    奉献

    -------------------第一百八十一章 健忘症-------------------

    第一百八十一章健忘症

    就在陆冠英和两女谈论刚刚那个可爱小孩儿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岁左右的白老人匆匆的打开了大门。

    “原来是几位少侠到访,老朽真是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在看到陆冠英等人以后,老爷子一脸喜色的说道。

    “李老言重了,该说罪过的应该是我们才对。”陆冠英连忙客气道:“这次我们冒昧打扰,希望没有给您添什么麻烦。”

    “陆少侠说的是哪里话,你们可是我们丐帮的恩人啊。你们能够来到这里,老朽可是欢迎之极。”随后老爷子让出身子说道:“不要在这里说这些了,几位少侠还是快点进屋吧。”

    “那就多有打扰了。”在朝老爷子拱了拱手以后,陆冠英等人就跟着他走进了内院。

    当众人全部都在屋里坐下来以后,陆冠英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这里,其实是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丐帮帮一下忙。”

    “诸位少侠对于我们丐帮来说,可算是恩重如山了。替你们办事,那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老爷子拍着胸脯保证道:“有什么事情,陆少侠尽管开口,我们丐帮一定会帮你们办的妥妥当当。”

    “是这样的,我们想请贵帮替我们寻找老顽童周伯通。”随后陆冠英指着瑛姑说道:“在找到周伯通以后,你们直接通知她就可以了。不用在告诉我们了。”

    “知道了,这件事情老朽一定会尽快派人送回总舵。”

    听到是寻找周伯通,老爷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毕竟,像周伯通这样地顶尖高手,可不是说找到就可以找得到的。不过为了报答陆冠英等人的恩情,丐帮就算是不眠不休也得找到他才行。要不然,他们可就要没脸见人喽。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李老了。”接着陆冠英转过头对瑛姑说道:“你还是留下来和李老他们一起商量商量怎么寻找周伯通吧。”

    “嗯。”在听到陆冠英的话以后,瑛姑略显激动的点了点头。

    “李老。那我们就此告辞了。”在拱手道别以后,陆冠英就立刻转身快步走向了屋外,边走还边在心里欢呼到:“哇呼!终于甩掉那个老巫婆了。”

    “诸位少侠请等一等!”就在陆冠英等人快要走出大门的时候,老爷子又突然追了出来。

    “人老了,这脑袋就开始不好使了。”看到陆冠英等人一脸的疑惑之色,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刚刚才想起来,鲁长老曾经让我们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哦。是什么消息?”听到是鲁长老传讯,陆冠英不禁感到有些紧张。毕竟,如果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地话,鲁长老是绝对不会轻易打搅他的。想到这里,陆冠英有些不安地想到:“难道是家里出了事?”

    “鲁长老让我们转告你,最近江湖上有些人在四处打听你的消息,所以让诸位少侠小心安全。”老爷子一脸凝重的说道:“以鲁长老的重视程度上来看,那几个家伙好像挺不好对付的。”显然。鲁有脚已经派人探过那几个人的底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吃了个闷亏。

    “多谢李老提醒,我们以后会多加小心的。”

    听到不是家中出事,陆冠英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毕竟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家人更加重要地了。至于那几个不知道是从哪里蹦跶出来的家伙,陆冠英倒不是很在意。以他和两女现在的武功水准,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不耽误诸位少侠了,我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看着已经渐渐走远的老爷子,黄蓉一脸惋惜的说道:“真是可惜,那个小孩儿自从进屋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程瑶迦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要是能够再看他一眼就好了。”

    “这还不全怪你们。”陆冠英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要不是因为你们像大灰狼看小羔羊似地,两眼冒绿光的盯着他,他也不会怕的不敢出来了。”

    “什么?你竟然敢说我们是大灰狼?”

    听到陆冠英的比喻以后,程瑶迦立刻就不干了。就连黄蓉也露出了一丝不满之色。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刚刚那只不过是口误而已。”陆冠英连忙矢口否认到:“如果你们是大灰狼。那我岂不是也是大灰狼?”

    “你本来就是一条大灰狼。”

    听着两女那异常默契的语气,陆冠英真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

    “嗯哼,我们还是不要再说这些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快点找个能够歇脚地地方吧。”陆冠英连忙岔开话题道:“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找老毒物好好的算算账了。”

    “我们这次一定要在他的身上多弄出几个窟窿来。”听到这个让她差点死掉的罪魁祸,程瑶迦不禁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还是快点找家客栈吧,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全力追杀老毒物。”

    黄蓉也在旁边起哄道:“没错,全力追杀老毒物。”

    “要是让不知情的人听到了,肯定还以为老毒物是哪个阿猫阿狗呢。”陆冠英一脸汗颜的想到:“她们俩还真是不把欧阳峰看在眼里。”

    “陆少侠,陆少侠,请等一等!”

    “怎么又是他?”看着气喘吁吁的跑向他们的老爷子,陆冠英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难道他又把什么事情忘记跟我们说了吗?”

    奉献

    -------------------第一百八十二章 巧合-------------------

    第一百八十二章巧合

    在赶到陆冠英等人的身前以后,老爷子喘着粗气说道:“陆少侠,刚刚本帮弟子来报,说那几个到处寻找你们的人正在本镇的一家客栈里面。”

    “哦,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陆冠英有些惊讶的说道:“还请李老告知我们那家客栈的位子,也好让我们瞧一瞧他们几个到底是何方神圣。”

    虽然对那几个阿猫阿狗并不是很在意,但是陆冠英还是决定去弄个明白。如果对方是朋友,那就万事好商量。不过他们要是敌人的话,那陆冠英可就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他们了。毕竟,陆冠英虽然不见得会怕了他们,但是留着这些敌人,将来终究会有些变数,所以还是尽快把他们都给铲除掉的好。

    “那家客栈就在前方不远处,就由老朽给各位少侠带路吧,请。”说完以后,老爷子就率先走在了前面。

    程瑶迦用胳膊捅了捅陆冠英:“你猜,这几个人是来替谁报仇的?”

    “你怎么就那么敢肯定他们是来找我报仇的?”陆冠英有些奇怪的问道。

    “四处打听你这个惹祸精的,当然会是你的仇家了。”程瑶迦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难道在你的眼里,我的表现就那么的恶劣吗?”陆冠英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说不定这几个人是来找我报答恩情的呢?”

    谁知程瑶迦却是满脸不屑的说道:“你?还报答恩情?我看你还是省省吧。这些年死在你手里地人,可要比你救的人多了去了。”

    “程姐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陆大哥这些年虽然杀了很多人,但他们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坏蛋啊。”黄蓉替陆冠英鸣不平道:“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杀该杀之人,就是救该救之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果然还是蓉儿对我最好。”看到黄蓉竟然这么维护自己,陆冠英不禁感动得有些热泪盈眶。

    “不过”就在陆冠英感动的无以复加的时候,黄蓉的语气却突然变了起来:“不过这次的人一定是陆大哥地仇家。谁叫他平时结了那么多的仇家。这就叫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程瑶迦娇笑着附和道:“我们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这下子,陆冠英算是彻底明白了。这黄蓉根本就不是在帮自己。而是伙同程瑶迦一起耍他呢。想起以前那个虽然有些调皮,但是却善良、可爱地黄蓉,陆冠英不得不感叹起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这才跟程瑶迦认识了多长时间,黄蓉就已经开始变得这么“坏”了。唉,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不知道几年以后,我会不会被这两个小妖精给玩儿死呢?”想起这两位姑奶奶的整人手段,陆冠英不禁激凌凌的打了个寒颤。

    “陆少侠。他们就在那家客栈里面。”

    就在陆冠英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心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老爷子指着一家并不是很大的客栈向他说道。

    “你看,到处找你们地就是那四个坐在窗边的人。”随后老爷子又吩咐道:“他们有你们的画像,所以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离他们太近。”

    “陆大哥,你认识他们吗?”

    看着那四张陌生之极的脸庞,陆冠英摇了摇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

    “看来他们是敌非友,我们要不要在这里就解决掉他们?”

    陆冠英的做事风格程瑶及当然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且慢!”老爷子突然喝止住了蠢蠢欲动的三个年轻人:“你们还是不要在镇子里动手了。”

    “为什么?”黄蓉有些不满的问道。

    “镇子里地官老爷是最近刚刚才来的。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在这时候惹事为妙。”老爷子连忙向他们解释道:“而且他的身边有几个武功很厉害的武林人士,所以你们要是在这里动手的话,会有很多麻烦的。以老朽来看,你们还是等他们离开这里以后再动手吧。”

    在想了想以后陆冠英说道:“那就麻烦李老派几位丐帮地兄弟。帮我们盯紧这几个家伙。要是他们出城,请李老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知我们。”

    陆冠英虽然不见得会怕了官府方面的那几个高手,但是如果真的把官府逼急的话,谁知道官府会不会来个全国通缉。要是真有那样的事情生,那陆冠英的下半辈子可就有得受了。因此,为了不使自己的后半辈子一直在桃花上度过,陆冠英只好选择了妥协。

    老爷子一脸自豪的说道:“这个陆少侠可以放心,说到眼线,还没有什么帮派可以比得上我们丐帮。”随后老爷子有些期待的向他们问道;“那几位少侠今天是不是要在老朽的家里过夜?”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在镇子里随便找家客栈就可以了。”陆冠英连忙拒绝到。如果瑛姑这个好不容易丢下地包袱再次缠上来。那陆冠英可就要欲哭无泪了。

    老爷子有些失望地说道:“哦,那老朽这就去安排弟子盯着这四个人。”

    “那就有劳李老了。”在拱手拜谢以后。陆冠英等人就和李老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