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春意凛然 > 老总与少妇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春意凛然》 老总与少妇

    -----    一风流老总出阴招,漂亮少妇中圈套,十万钞票作诱饵,威逼利诱施强暴

    fontface="宋体"/font

    fontface="宋体"nbsp;随着第一颗纽扣迸开,在空中飞了起来,掉在茶几的玻璃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李雪已经无助地放弃了挣扎,脑海中突然间想起了前两天刚刚看到的一句话:“生活就象强奸,当你无法反抗时,就闭上眼睛享受吧。芝麻

    ”现在,真正的强奸来临了,她也真的已经无法反抗了。

    罢了!她长出了一口气,下意识在推拒的双手软了下来,刘宝山顿时象山一样压了上来,嘴一下子印在她那姣好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宝贝儿,你可让我等了好久了。哈哈……”

    李雪今天穿的是一件米黄色连衣裙,现在胸口的几个扣子已经都解开了,露出了里面那件白色带蕾丝边的胸罩,胸罩和她那丰满的胸部相比,显得不够大,只能起到一个托住胸部,不让下坠的作用,丰满、细腻的在空气中不停地起伏着。

    刘宝山感觉到身子底下的女人已经放弃了抵抗,放慢了动作,将手覆在那柔软、温暖的上,惊叹了一声:“宝贝,你的咪咪好美啊。”说着,忽然用力揉捏了起来,同时脸埋在那深深的乳沟里,贪婪地闻着李雪身上的体香,稍停,又探出舌头,在那傲人的乳峰上舔着。

    室内充满了的喘息声,刘宝山急切地将李雪的连衣裙褪到腰间,解开了胸罩,释放开了那被束缚住的美乳,左手在李雪的右乳上爱抚着,同时用嘴含住了左乳上那个红色的,吮吸着。

    李雪完全放弃了抵抗,躺在我是罪人,斑主请扣我分。上,任由刘宝山摆布。她闭着眼,努力不去想着以后如何面对今天的这一凌辱,她只希望这一场恶梦能赶快过去。

    但是刘宝山一点都不急,虽然为了身子下的这个女人,他已经计划了许久,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但他不是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人。他想好好地慢慢享用这个尤物,按照他的想法,只要慢慢地挑逗,他相信身子底下的这个女人会被自己挑起,配合自己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几个女人能够抵抗得了自己的功夫。

    想到这里,刘宝山不禁淫笑了起来。手上更加用力地揉动着李雪富有弹性的,口中卖力地吮着。

    李雪作梦也想不到,自己昨天怎么会出差错,账从自己手上过,竟然会少了十万元。这是一个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如果要自己赔,除了把自己卖掉,无论如何也是还不掉的。她回到家也不敢跟老公讲,怕身体不好的老公会更着急。今天,刘总把她叫到办公室,说要谈谈,她忐忑不安地来了。

    一开始,刘宝山还是和颜悦色地安慰她,很亲热地拍着她的肩膀,让她别担心,事情总是会查清楚的。她还很感激,没想到,安慰了一会,刘宝山忽然搂住她,把她压在我是罪人,斑主请扣我分。上,她用力反抗,但是刘宝山的一句话让她登时没了反抗的勇气了。刘宝山说:“只要你顺从我,这十万元就算了。”正是这句话击中了她的要害,让她一下子泄了气。

    刘宝山不愧是情场上的老手,经验十分老到,一点也不会猴急。在李雪高耸的上他足足花了十分钟,他知道这个地方是所有的女人的敏感带,他要让李雪彻底地崩溃。所以他不惜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攻击这第一个堡垒。

    果然,在他的挑逗了抚弄下,李雪的开始充满了,慢慢挺了起来,如充血般,涨大了许多,硬挺着。刘宝山用指头轻轻地刺激着那两颗,另一只手开始向下,探向女人的下体。

    李雪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发涨,涨得都有点生疼了。更糟的是,她发现自己忽然下身有点空虚的感觉,那种久违的好象开始抬头了。

    她已很久没有过令她满意的性生活了。丈夫林子义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前年又是一场大病。使得李雪本来就无法得到满足的更加无法得到满足了。她很以自己偶尔出现的渴望为耻。事实上,她一直不敢面对自己的。她努力让自己相信,自己是没有什么的。但是,现在的事实好象在告诉她,她的并非已经远离了她的身体,而是一直潜伏在身体里,现在,终于开始抬头了。

    李雪的身体有点发烫,不仅仅是因为刘宝山的抚摸。她觉得口有点干,不禁呻吟了一下。刘宝山的双手如魔鬼般,时轻时重地在她的上游走,还不时在一些比较敏感的地带若有若无的拂过,让她有点焦躁。她试图让自己相信这是因为感到羞辱,但是她的身体有点不争气,有些微快感和渴望好象已经开始从下体传来了。她下意识地微微张开自己的双腿。

    刘宝山的手隔着李雪白色的蕾丝内裤轻轻地揉着那肥厚的,口中不禁叹出声来,“小雪,你这里真的是好地方啊。令人!”他手摸着李雪光滑的大腿,马上又不舍地回到那三角地带。

    刘宝山探出食指,一下子钻进了那有点紧的内裤里,穿过毛发,摸索到李雪的口〈口已经有点湿了。刘宝山老练地找到了阴蒂,轻轻扣了两下,李雪忽然有点忘情地呻吟了一下,声音里竟然带着一点渴望和淫荡。刘宝山听到李雪用微如蚊声的声音叫了一下:“别,啊”

    李雪有点迷糊了,体内好象有一团火慢慢地燃烧了起来。口中只觉得好干。她张开了口,用力地呼吸着。刘宝山知道这个女人的已经开始在控制她的身体了。得意地一笑,忽然低头埋在李雪的胯间,嗅了两下那充满着淫荡气息的体味,张嘴就贴在李雪的口。李雪哪里试过这阵式,不禁轻呼了一声。结婚三年来,她和老公三年如一日地,只试过男上女下的体位,哪里敢想到有男人会用嘴巴凑到自己的私处。

    刘宝山伸出舌头,逗弄着李雪的阴蒂,这种强烈的感官刺激和想象的刺激登时让李雪浑身一哆嗦,整个人如同被电击般一麻。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瞬间转化成的刺激,四散开来。李雪口中“嗯”了一声,双腿不禁夹紧,不由自主地夹住了刘宝山的脑袋,想让他更加用力地舔自己。

    刘宝山如何不懂?吐出灵舌,一下子探入李雪的里,很快地搅着,刺激着口那些敏感的地带。

    李雪整个人如泥般化掉,脑袋中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的刺激正从刘宝山的舌头上传来,一波又一波地袭来,让她只能出气。什么羞辱、什么十万、什么强奸,早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她只想好好地满足一下,三年来没有满足过的身体。李雪用力地夹紧了双腿,早已经忘了是在公司的办公室里,毫无顾忌地大声呻吟了起来:“啊……,啊……”

    刘宝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为自己所征服。当时在把目标盯住李雪的时候,刘宝山已经知道林子义身体不行,他知道李雪的肯定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因此,他当时就知道只要自己略施手段,李雪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就得乖乖地听身体的话,任自己为所欲为了。果然如此,刘宝山得意地想着。

    欲火早已经让他的怒挺,收在裤子里,涨得有点难受。他不想再拖延,先发泄一下再来慢慢玩李雪。他起身,三下五除二,很快地脱掉了身上的衣物。胯上的宝贝昂首向天,黑里透红,涨得有如小鸡蛋般。

    李雪正眯着眼在体味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忽然下体处一空,不禁急切地张开眼看看怎么回事。却正见刘宝山在脱衣服,只见刘宝山身体十分健硕,那件内裤一脱,那话儿如枪般挺立。不禁一呆:刘宝山的比起林子义的大了不少。

    却见刘宝山往前一步,挺着那杆“枪”凑到李雪脸前。那鲜红的正好对着李雪的嘴不到两公分,就这样在她眼前微微地晃动着。李雪可以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体味钻入鼻中,有着一种挑逗。她有点渴望眼前的这根灼热的可以插入到自己体内。

    刘宝山见李雪没有反应,一愣,马上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还不懂什么意思呢,不禁一声淫笑,道:“宝贝,用嘴帮我吸一下。”说着,也不等李雪反应过来,将腰一挺,就把往她微张的嘴里一捅。

    李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头一退,避开了。刘宝山一招不中,马上跨骑在李雪身上,按住李雪的头,再次将往她嘴里送,同时叫道:“宝贝儿,试试看,你一定会喜欢的。”李雪根本没有力气躲避,说时迟,那里快,那粗大的已经塞到了口中,李雪被迫张大了嘴巴,让那又粗又热的闯入了口中。

    “宝贝儿,慢慢地吸,用你的舌头舔。你会觉得很刺激的。来吧。”刘宝山一屁股坐在李雪的上,扭动着臀部,磨擦着那让人的,同时一送一纵,粗大的在李雪的口中抽动。

    李雪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的那话儿还可以插到嘴里的,在最初的慌乱过后,一种异样的刺激让她顺从地开始吮吸起刘宝山的阳物,几经吮吸、套弄后,刘宝山有点按捺不住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在前戏上花这么多时间了,更何况李雪第一次用到口,技巧实在不敢恭维。

    刘宝山起身,抽出,把李雪双腿扛起,架在自己的肩上,将对准了李雪那早已经一片汪洋的口,抵住了,却不急着进去,只是在洞口研磨。李雪一阵急喘,想将身子往他的上凑,急不可奈之情溢于言表。

    刘宝山将手在她身上,乳上一阵乱摸,故意卖关子道:“宝贝儿,是不是急了?”这时候的李雪哪里说得出口?只是一阵娇喘和呻吟,身体一阵乱颤,却是不作答。刘宝山还是故意挑逗,将推进去一点,却又马上退了出来。

    那李雪感觉到了那股灼热已经了自己体内,本以为马上可以得到一阵充实,不曾想却又马上退了出去,不禁忍不住失望地叫了出来:“啊?”语气中带着一股哀怨之气。“快说,是不是想让插进去?不说我就不进去了。”刘宝山使出欲擒故纵之术,只是将浅浅地在口磨蹭,就是不进去。同时却用手在李雪身上各处敏感的部位进行不断地刺激。让李雪煞是难奈。

    李雪只感觉体内的渴求如气球般不断膨胀,将自己的身体撑得好难受,同时男人的那话儿却在自己身体前不住挑逗,自己可以感觉到一股热气,仿佛在将自己的加热。她不安地扭动着,不断升腾,折磨着女人充满着的躯体。

    “来吧,刘总,嗯……,求你……,啊……快点吧……”终于,李雪控制不住体内的欲火,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

    “我听不见,大声点,宝贝儿。”刘宝山淫笑着,用力捏了一下那挺着的。

    李雪又扭捏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战胜了羞耻心,用大一点的声音叫道:“刘总,哦,……我受不了了……快点插进来吧。啊……”李雪无法自抑,忍不住用手自己揉搓着自己的双峰,想借此缓解一下。但是更加高涨。她羞红了脸,“求你了,……啊……刘总……”

    “别叫我刘总,叫我亲哥哥吧。哈哈!……”刘宝山知道已经彻底让李雪臣服了,也不再强忍住自己早已勃发的。身子往前一挺,硕大的登时插入了李雪的。

    李雪的身体由于还没生小孩,而且这几年的性生活数量一般,丈夫的比起刘宝山的小了不少,因此仍然很紧。刘宝山一阵大爽,只感觉到自己的顿时被一阵湿热、鲜嫩的肉所包围。

    李雪体内因为强烈的,也早已灼热。一阵酥麻生痒的感觉一下子让刘宝山哆嗦了一下,快感马上产生了。这是刘宝山从未有过的。一般,他总是要几十下后才会有这种感觉。他知道这是因为一来自己太想上李雪了,一旦得偿,有点兴奋,二来,李雪的身体确实是一件宝器,人间尤物。刘宝山定了一下神,不敢大意,用心应战。开始不紧不慢地抽动起来。

    李雪感觉到了那灼热的硬物用力地挤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有力的磨擦和被强奸的刺激让她的壁仿佛更加敏感,缓缓地推进也引起了强烈的快感。那股热浪一路进攻,直奔自己体内的深处。

    “啊……”李雪抑制不住快感的冲击,张口呻吟了起来。刘宝山的带来了一阵阵的快感,让李雪象打摆子一样,全身颤抖,这是一种快乐的颤抖。李雪放肆地呻吟了起来:“啊……啊……,啊……”办公室里充满了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快乐的呻吟,一片。

    李雪的两片在刘宝山粗大的的带动下,不住被翻动,卷起。也已经开始大量流了出来,被带出,顺着那浑圆、雪白的臀部流到了我是罪人,斑主请扣我分。上。

    刘宝山开始感觉到不断的酥痒从下体传开。他大口喘着气,用力地抽出、插入。

    刘宝山一阵迅猛地之后,停了下来。压在李雪身上,用自己的胸肌去摩擦、揉着李雪的,然后搂住了李雪,将嘴贴着李雪的香唇印了上去。李雪闭着眼睛,感觉到了刘宝山舌头的挑逗。

    刘宝山用力吮着,舌头一下子探入了李雪因为喘气、呻吟而张开的口中,在她嘴里不断搅动,不时还轻轻地叼着李雪的性感的嘴唇用舌头舔着。他的手则在李雪身上到处抚摸,时不时这里捏一把,那里按一下。当然,在李雪那完美的上停留的时间最久,李雪那美丽的在他手中变幻着更种极具诱惑的形状,而李雪的也在他的手中更加高涨。

    李雪开始只是被动的不抗拒,任由刘宝山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肆虐挑逗,但是体内的那股火焰却熊熊燃烧,让她无法自抑。下身的快感因为刘宝山暂时停止运动开始有点消退。

    她无法忍受快感的消失,于是用力在刘宝山的身体下面扭动着,让自己的壁因为扭动和刘宝山的阳物产生摩擦,但是这种摩擦总归不如男人在上面的运动来得猛烈,因此只能带来些许快感,这种无法满足、却又近在眼前的快感更加激发了李雪强烈的。她开始更加投入了,也用力地吮吸着刘宝山探入自己口中的舌头,两条舌头如蛇般不断交织、缠绕着。

    李雪因为口中被堵,只能模糊地在口中“咿……咿……呀……呀”地发出含混的呻吟,她不想刘宝山停下来,她伸手搂住了刘宝山的臀部,用力往自己身上按,同时下身用力往上耸动着。

    刘宝山如何不知道身子底下这个女人的意思,但是他不想这么快就让这个女人得到满足,他想慢慢地玩,让这个女人依赖于自己。他不为所动,仍是忘情地和李雪接吻着。李雪在他的身子底下无奈地扭动着。

    突然,刘宝山快速抽动着,两人的撞击在空气中淫荡地响着,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刺激效果更加激烈,让李雪一下子叫了起来:“啊……”原来紧绷着的身躯一下子忽然没了力气,松软地挂在刘宝山地身体上,随着刘宝山的运动无力地晃动着。李雪只能从口中发出无规则地呻吟:“我……快……死了,…不……行,啊……,啊,啊……啊,我的亲哥哥,……你……饶了……我……啊……”

    用力了几十下之后,李雪已经陷入了快感的漩涡,她拼命地叫着,呻吟着,只有这样才能喘得过气。快感如浪潮般一浪高过一浪,一波未平,另一波又已经铺天盖地地袭来,李雪的身子如同麻木了一般,快活得如同上了天堂。她的叫声已经听不出什么有含义的字句了。

    终于,在一阵更加猛烈的快感到来的时候,李雪用力掐住了刘宝山的背,她已经经受不住快感的冲击,一阵收缩,紧紧地包裹住刘宝山刺进自己体内的利器。

    刘宝山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被李雪的一阵比一阵紧的吸着。他知道李雪已到了。他更加用力地了几下,将李雪送上了峰顶,然后停了下来,趴在李雪无力地摊开的身上。还早着呢,他想到。

    李雪已经感觉不到刘宝山停止了动作,快感仍然如潮水般不断袭来,这是一种怎样的快感啊,活了二十几年,她从来没有今天这种感觉。只觉得为了这种感觉,她什么都可以豁出去了。她紧闭着眼,仍然沉迷在中。

    迷糊中,她感觉到刘宝山仍然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许久,快感渐渐消退,她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这时,身上的刘宝山动了一下,她才发觉原来刘宝山的仍然硬如坚铁,如火棍般一直插在自己体内。她吓了一跳。

    “宝贝,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哈哈!”刘宝山有点得意,轻轻地拍着李雪雪白的屁股。

    一阵罪恶感突然涌上来,“我怎么会这样?被这个色狼强奸了怎么还会有这种高兴的感觉?”

    这时,刘宝山爬起身,缓缓抽出仍然未泄的,下体的空虚忽然让李雪刚刚感到愧疚的心灵又被所占领了。

    “别走。”李雪有点舍不得。

    哪知这刘宝山只是想换个姿势,他将李雪翻过身,让她站在办公桌前,两手撑着桌子,丰满、雪白的屁股向着自己,将从后面一下子插入了她的。这种后入式带来的是更加深入和刺激。刘宝山缓缓地抽动着,他知道这个女人的马上就会象烈火般燃烧起来的。

    果然,刚刚平息的欲念一下子又被引发了。芝麻

    不一样的感觉和刺激让快感来得更快了。李雪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开始大声呻吟着。同时自觉地将屁股往后顶。后入式带来的刺激更加厉害,刘宝山也开始吸着冷气,口中喘息着大声地呻吟。李雪那雪白的丰臀在眼前不住的摆动,这一淫荡的场景让刘宝山更加兴奋,他用力的冲刺着,口中呼喝出声。

    不过才两百来抽,李雪就已经开始不行了,又一次来临,她如同哭泣般呻吟着,身子已经只是机械地扭动。刘宝山也不想再忍了,从身后握住李雪的,用力揉捏着,同时下体更加迅速抽送,快感加剧,终于,一丝麻痒从处爆发开来,刘宝山大叫了一声,紧紧顶住李雪的屁股,一股热精射入了李雪的体内。

    李雪经手丢失十万的事情就此无声无息了,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自从那日在刘宝山的办公室里被强奸之后,刘宝山就出国去谈生意了。临走之前,李雪又被叫到了刘宝山的办公室里,但是这一次没有被强奸。刘宝山让她在他出国期间好好考虑一下,当他的秘密情人。

    刘宝山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李雪终日上班总是打不起精神。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那天与刘宝山的一幕幕。那种快感是她从未品味过的,想起来仍然让她有点不舍,但是作老总的情人,实在不是她所能接受的。她觉得这样子好下贱。

    但是,那天晚上的事让她有了另外的想法。

    那天是星期六,到了晚上十一点,她和林子义上床休息。星期六晚上一般是他们固定的行房日。一上床,林子义显得很兴奋,一把搂住她,手伸入她的睡衣里,一下子占据了她胸前的那两座高峰。在丈夫的刺激下,很快挺了起来。渐渐地,李雪也有点兴奋,下体开始湿润了。她也热烈地回抱丈夫,将身体紧贴着丈夫,在丈夫怀里蠕动着。

    下身的空虚让她想让丈夫赶紧进入。她伸手去摸索丈夫的下体,丈夫也已经开始兴奋了,已经开始变硬。当李雪将手伸入丈夫的裤子里,一把握住那时,忽然一阵失望涌上来。

    丈夫的不大,这还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丈夫这时已经开始兴奋地扒开了她的睡衣,那却仍旧不够硬。李雪用手套弄了两下,想让手中的更硬一点。丈夫却急忙止住她,“别动,再动就出来了。”

    说罢,林子义翻身就压了上来,胯下的东西匆匆忙忙就插入了李雪刚刚有点湿润的。“啊,老婆,好爽啊!”林子义忍不住叫了起来。他趴在李雪的身上,下身努力地抽动着。

    李雪配合着,在丈夫身子底下扭动着。这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天和刘宝山在一起的情景,那种快感是那么地引人入胜。想到这里,李雪更加卖力地扭动着,同时用力搂紧了丈夫。仿佛这样丈夫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

    可是这时,林子义突然口中低吼了一声,李雪顿时感到丈夫的在自己体内抽搐了几下。林子义停止了动作,趴在李雪身上,大口喘着气。“好爽啊!”他很高兴地说着。

    李雪刚刚被引发的却一下子落了空,她紧紧地将丈夫的屁股用力压向自己,想让丈夫的更深地插入。但是丈夫已经不行了,开始变软。过了一会,丈夫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在一边,睡着了。

    二兔子也吃窝边草,靓女更风骚,侄女秘书加情人,心甘情愿一肩挑宝马在高架桥上行驶着,车里是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刘宝山,这次的美国之行很顺利。他成功地拿下了美国公司产品在国内的代理权,这意味着他每年可以从这个代理权上净赚上亿元。这让他一路上都很开心。

    来机场接他的是秘书刘琳。刘琳是刘宝山的亲侄女,是刘宝山三弟的女儿。在刘氏公司里已经做了五六年的秘书了,因为是近亲,又是刘宝山的情人之一,因此一向是刘宝山的亲信。

    刘琳和刘宝山的第一次亲密关系是在一次酒后稀里糊涂地完成的。那次实际上应该是一次意外。那一次是刘琳陪刘宝山到欧洲谈生意,结果在刘宝山一位老朋友的家里两个都喝得太多了。回到酒店时,刘琳将刘宝山扶到了房间里躺下,本来想立刻回自己的房间里睡觉的,没想到一个踉跄,却倒在刘宝山的身边,迷糊中实在不想起来,就此睡去。

    迷迷糊糊当中,刘琳只感觉到口干舌燥,浑身热得不行,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把衣物都脱了。不知怎的,一股冲动越来越强烈,这时候,恨不得有个男人在自己身边帮自己好好地发泄一下。

    谁知手脚乱动之间,感觉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迷糊中刘琳趴在那男人的身上,香吻乱印,一只手早已经不老实在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那男人的阳物,这才揉捏了几下,那玩意儿已经迅速地膨胀、直立了起来,把裤子顶得老高。

    刘琳娇喘吁吁,手忙脚乱地扒开那男人的衣服,朦胧中,看到那个男人的涨得通红,怒挺向天,那玩意儿硕大、坚硬,这一下子让刘琳欢喜得不得了,一把凑上去,已经把那东西吞进口中,十分忘情地吮吸着,舔着。

    那男人当然就是酒醉中的刘宝山了。那刘宝山正在沉睡中,却分明感觉到有人在爱抚自己,片刻后,一片香舌如蛇般灵巧地钻入自己的口中,不停搅动,刘宝山下意识地回吻。一个光滑、细腻的女性躯体压了上来,一对丰满、富有弹性的一下子贴在自己胸前。

    刘宝山从酣醉中醒了两分,努力想睁开沉重的双眼,惺忪中却看不真切身边的女人是谁,那欲火却已经是干柴遇见烈火般引爆了,刘宝山也懒得去分辨到底是哪个女人。环手将那女人抱得更紧了,紧紧地贴着自己,将那对贴在自己身上摩擦着。那女人却是挣扎开来,一口将自己那话儿吃进口中。让刘宝山更是淫兴大炽。

    虽然没看清和自己的是谁,但是两人却是酒后欲情勃发,一个是风月场中的老手,另一个也毫不示弱。当下两人在床上翻滚腾挪,没一会儿,房间中已经是淫声四起,两人都是毫无顾忌,放声宣泄着自己得到满足的快感。

    被刘琳吮了几下,刘宝山的已经坚硬如铁,刘宝山迷糊中把那从她口中拔出,一把将刘琳推倒在床,整个人立刻压了上去,那刘琳一声欢呼,伸手一把搂住刘宝山,另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握住他的,就往自己下身引。

    刘琳那地方早已经是春情泛滥,星星点点,所以刘宝山的一点也不困难地一下子滑了进去,那刘琳带着欢愉大叫一声,将躯体向上耸起,迎接着男人的进入。刘宝山将嘴在女人身上到处乱啃,下体却没有闲着,一阵乱冲乱撞,将那刘琳爽得云里雾里的,只知道大声呻吟、荡叫:“我……的……心肝……,啊,……我的……亲……哥哥……啊……”

    刘琳用力将男人紧紧搂住,下身不断地扭动或者上顶,卖力地配合着,快感已经不断扩散开来,刘琳漂亮、粉嫩的在雪白的床单上十分地显眼。

    刘宝山抽送了百来下,突然起身,将抽出,那刘琳一下觉得下身空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口中叫道:“别…别…走……啊~~~”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酒也醒了两分,朦胧中,却有点认得身上这个男人好象是自己的亲伯伯刘宝山,只是此刻刘琳欲火中烧,急不可奈,哪里有时间却想这些。

    那刘宝山却不是想走,他一把将刘琳翻了过来,将两片雪白的臀向着自己,一挺身,从后面插了进去。刘琳一下子高声叫了起来,男人的阳物从后面更深地进入了自己的体内,那种刺激更加强烈,快感又迅速地开始从自己的处不断向躯体四处传开。刘琳也用力将自己的臀不住地往后顶,迎接着男人的一次次进攻。

    刘宝山进进出出百来下之后,酒酣中,也不想太过控制自己的爆发,眼前这个女人的已经到了,自己的在她的体内已经感觉到了阵阵痉挛,快感也不断加强,他也任由自己的快感引导着自己身体,几经快感冲击后,终于在一阵抽搐中迎来了自己的,有力的抽动,将精液射入刘琳体内。他紧紧地顶住女人的身体,片刻后才抽出来,躺在女人的身边。

    激情过后的两个男女,迷糊中互相搂住,并头睡去。

    第二天早上,刘宝山先醒了过来,见自己身边躺着个女人,模糊中好象记得昨天自己和这个女人了一番,仔细一看,身边这漂亮、性感的女人却不正是自己的秘书,侄女刘琳吗?这一吓让刘宝山叫了出来,也把刘琳给叫醒了,刘琳睁眼一瞧,见刘宝山正吃惊地盯着自己,自己身上却是一丝不挂,也是一惊,下意识把床单一拉,盖住自己的。

    这时,那刘宝山也早已经将刘琳的看了个一清二楚,这个漂亮的侄女在自己身边好几年了,他这个老色鬼也不是没有动心过,偶尔刘琳春光外泄,刘宝山也是看得有滋有味,但是怎么说,自己的亲侄女,总是冲动了那么一会儿,也就算了。也就仅此而已。

    现在一次阴差阳错的酒醉,让眼前这个侄女主动投怀送抱,昨晚上的那滋味还不错。既然这层纸也已经捅破了,何妨再来个第二次、第三次。

    而且这刘琳确实是长得很漂亮,身材高挑、修长,一对丰满的如凝脂般在空气中微微颤动,散发着挑逗的气息。光滑的小腹下面,一片适中的阴毛经过昨天的激战后略微有点凌乱,上面还沾着点不知是精液还是,最漂亮的是那双长腿,修长、细腻、有弹性。不知不觉中,刘宝山胯下那话儿竟然又挺立了起来。

    那刘琳在一边也是思绪万千,她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场颠鸾倒凤的大战。那滋味到现在好象还隐约存在自己体内没有散去。她喜欢这种快感!

    当了伯父的秘书这几年了,刘宝山和那些女人的事也知道了不少,刘宝山有时甚至也不避着她,当着她的面和那些女人,有时候,甚至当着她,就在汽车后座上和那些女人。这些场面见多了,刘琳自己也感觉无所谓了。有时甚至有种冲动,想加入到伯伯的混战中去。

    当然这是她自己私底下偶尔胡思乱想时冒出来的。现在,一次突如其来的酒醉,让自己和伯伯竟然上了床,而且感觉十分的刺激。和刘宝山相比,欧阳天的毫不逊色,但是论起经验来,刘宝山显然要多一些。的刺激和快感的冲击,让刘琳有点不知所措了,她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了。正在这个时候,却见刘宝山胯下那话儿竟然又立了起来。

    刘宝山定下心来,反正都已经做了,就这么下去也不错。他低下头,对着刘琳说道:“琳儿,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会更加疼你的。乖宝贝,来,让伯伯再疼你一下。”说话间,轻轻扯下盖在刘琳身上的床单,却见那刘琳羞红了脸,却不推拒。刘宝山知道这就是默许了。于是更加放肆了。

    刘宝山将手覆在刘琳左乳上,却无法一把掌握。口中轻叹一声:“琳儿,你这咪咪好大啊!”说话间,开始逐渐用力,揉着那柔软的,同时,用食指轻轻地摩挲着,在他的手中渐渐挺立下来。刘琳微张小嘴,开始喘息。

    昨天晚上两人战得昏天黑地的,却没有认真地体味对方的身体。这时,刘宝山慢慢,感觉自然又是完全另外一种味道了。

    刘琳有点害羞,但伯伯手上的功夫真是了得,在沉睡了一个晚上之后,又在她的身体里蠢蠢欲动了,慢慢地从开始,让她渐渐感觉到身体发软。她不禁伸手也去摸刘宝山的身体。

    刘宝山虽然已经五十几岁了,但是长期的坚持锻炼,让他的身体仍然十分健硕,肌肉发达。摸上去,自有一种男人的性感。

    刘琳的手在刘宝山身上游走,不由自主地向下去探寻男人给女人带来快乐的那个根源。入得手来,刘琳只觉得一阵的发烫,那玩意儿又粗又硬,想到这个阳物一会儿将会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刘琳不禁更加兴奋了。将自己的身体挪了挪,向刘宝山靠了过去。

    刘宝山将刘琳搂住,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另一只手却拨开刘琳三角地那片草地,准确地找到了她的阴蒂,轻轻拨了几下,刘琳已经有点忍受不住刺激,绷紧了身体,口中呻吟了起来。两腿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刘宝山用手指分开刘琳的,伸手指探入,那里早已经是一片。一下子将刘宝山的手指弄湿了。刘宝山用手指着,带出一丝丝的。刘琳哪里经受得起这种挑逗,一下子高涨,双手用力抱紧了刘宝山,张嘴就封住了刘宝山的口,一片香舌一下子钻进了刘宝山口中,两人四唇相交,两舌相缠,一阵热吻。刘琳将发涨的贴在刘宝山身上,磨蹭着。

    一阵热吻后,刘宝山将刘琳压在身子底下,那轻车熟路地就直奔那少妇的窟而去了。刘宝山慢慢地推进,灼热、粗大的一点点地挤进了刘琳的体内,渐渐地为那之地吞没,陷入了另一片热情的海洋。

    男人的进入让刘琳下身顿时有了一种发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感到窒息,呼吸困难,她张大了口,用力喘息着,快感开始随着刘宝山的抽出和插入不断麻痹着她的神经,冲击着她的身体,让她开始呻吟。

    刘琳抬起双腿,缠住刘宝山的身体,用力将他箍住,柔软的腰肢用力扭动,加剧了两人在刘琳身体里的接触和撞击。

    快感更加强烈了,刘琳放肆地开始大声呻吟。刘宝山的气息粗重了不少,他放慢了抽送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抽出,稍作唾,然后更加用力的插入,男人狂放的野性更加刺激了刘琳的感官,那又粗又硬的在体内有力的穿透仿佛每一下都扎在了刘琳身体的最深处,将她顶上了云端,刘琳甚至可以感觉到刘宝山的阴囊击打在自己阴部,这种摩擦也带来了异样的感觉,加剧了感官的刺激。

    快感已让刘琳无法忍受,她大声地叫着,四肢剧烈地扭动,开始抽搐,如一张小口般用力吮着体内的。

    刘宝山感觉到了这种抽搐,仍旧不紧不慢的一下接着一下的抽出、插入。上早已经沾满了刘琳的,的进出十分的顺滑,已经一片鲜红,强烈的摩擦让快感开始逐渐加强。刘宝山开始加快撞击的节奏,快来了,他知道。

    在男人有力的撞击下,刘琳的淫秽地晃动着,挑逗着,刘宝山伸出双手握住,用力的揉着,一丝疼痛混杂着强烈的快感将已经到达的刘琳已经感觉快昏死过去了,她口中不知在念着什么,只能分辨得出那是一种十分淫荡的呻吟和。

    刘宝山也感觉到一股如电流般的快感开始从处漫延,牵引着自己,让终于忍不住抽搐了起来,一股精液有力地射了出来。

    刘琳感觉到了这股热潮的冲击,她欢愉地叫了起来………………自从那次欧洲之行后,刘琳也成为了刘宝山的一个秘密情人,两人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丝的不正常,毕竟这种关系还是不敢让别人查觉。

    这时,刘琳正依偎在刘宝山怀里,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两人都有点按捺不住了。刘琳的手早就已经老实不客气地握住了刘宝山的小宝贝,轻轻套弄着。

    刘宝山也把手伸入刘琳的套装里玩弄着她那丰满的,低头凑在她耳边,轻声笑道:“琳儿,一个月不见,你的好象又大了,是不是天儿天天摸,把你摸大的?呵呵。”

    “去,嗯…,你这老头真…会摸……,让我都有点……忍不……住了……,嗯……”刘琳受不了体内的骚动,轻轻在刘宝山怀里扭着。刘宝山示意她帮自己用嘴巴弄一下。

    刘琳面带桃花,媚笑着解开了刘宝山的裤子,将那早已经不安分的从里面解放了出来,张嘴就含住了。刘宝山的那话儿一下子填满了刘琳的小嘴。刘琳施展嘴上功夫,一条通红的阳物在她口中进进出出,沾满了她的唾沫,闪着一丝淫荡的光芒。

    刘琳用手握住那玩意儿,翻开包皮,将完全露了出来,然后伸出舌尖,沿着那条沟拨弄着。然后,又一口将硕大的吞进口中,用力吸着。还不时将刘宝山的阴囊拨弄着。

    如此一来,刘宝山有点忍受不住了,早已经将刘琳的衣服解开了,那对丰满的骄傲地挺立在空气中,前面的司机忍不住一直在偷看,一路上咽着口水。刘宝山上下揉捏着那对,眼睛微闭,享受着下面的阵阵快感。

    刘琳不时用牙齿轻轻地咬着那坚硬的,她感觉到了自己下身开始有点湿润和空虚了。伸手将刘宝山的手引到自己的下身,帮自己抚弄。然后更加卖力地吮着、舔着那条阳物。

    弄了半晌,刘宝山忽然伸手按住了刘琳的头,更加用力地将自己的顶进刘琳的口中,直到喉咙深处,那个粗大的开始跳动着,射出了精液……匆匆收拾了一下衣服,刘琳又补了一下妆,车已经到了公司的大楼底下。两直接上了大楼顶层。公司的几个高层都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刘宝山的到来了。刘宝山满面春风地在会议桌站定,逐一从每个人脸上看了过去。众人一看刘宝山这种表情,就知道事情肯定是解决了。唾了一下,刘宝山扬手在空中一挥,富有感染力地说道:“各位,我的这次美国之行十分地顺利。tun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合作条件,意向书已经签定,下个月,他们的总裁鲁尔先生会来上海最后考察一下我们的营销网络,没有意外的话,就会签定正式合同了。”他顿了一下,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高兴的掌声。

    刘宝山手虚按了一下,止住了众人的掌声,“但是,还剩下将近二十天的时间,我希望大家能够做好各项准备,这单合同对于我们公司的意义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另外,在回来的飞机上,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公司这些年来的发展,和大家的努力分不开,我刘某人也不是小气的人,这次如果正式合同签定了,我将把公司20%的股份拿出来,其中的0%给在座的各位,另外0%做为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