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贵族魔法师 > 分节阅读45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贵族魔法师》 分节阅读45

    维尔斯,又打了维尔斯两拳,突然就觉得心里的火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来刚才冲进来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杀掉维尔斯,可是一看到维尔斯的那张脸,那些激烈的想法就完全不见了。

    维尔斯觉得艾玛实在是一个可爱的女孩,这种可爱让他觉得很喜欢,喜欢得把艾玛一把抱住。抚摸着她红色的头,温柔的说:“艾玛!我的宝贝,你知道么,其实让你去盖尔达耶,我真的很不舍得,我们大概有十天没有见面了,我可都在想着你。”

    言辞虚假,内容俗套,眼神闪烁,维尔斯现在的演技简直烂得一塌糊涂,可惜艾玛偏偏就觉得维尔斯的这些话很真诚,很感人。

    她温柔下来了,真的温柔下来了。

    把下巴搁到维尔斯的肩膀上,艾玛的心中柔情万种,仅有的一丝不满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就在艾玛与维尔斯温存的时候,有一位不之客已经来到了纳米亚皇宫。

    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柔顺长,高挑的身材,加上起伏的身体,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可是她的一双眼睛却把所有的幻想都杀死了。

    那眼睛……

    深不见底,冰冷无情!

    这位黑美女站到了维尔斯皇宫的前面,美丽的眼睛闪过一丝情绪的波动,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是很快的又回复了平淡冰冷的神态。

    “维尔斯是在这里么?”她的声音娇柔婉转,只是太过冰冷,带着让人畏惧的某些元素在里面,让门口的侍卫们觉得有些别扭。

    不过纳米亚半城的侍卫还是萝莉茜娅训练的最优秀战士,他们还是想起了自己的责任,用中的长矛指着这位长美女:“你是什么人?维尔斯是我们最尊贵的皇帝陛下!”

    “看来就是这里了!嗯……我不喜欢别人用兵器指着我!”这位美女的的眼睛一冷,那侍卫们的长矛蓦地断开!

    “哼”从鼻子里出一声不屑的冷哼,这个女人从身体瘫软的侍卫们身边走进了纳米亚的皇宫。

    有着最敏锐的心思感应,维多利亚也不知道自己为为什么能够知道维尔斯在什么方向,反正冥冥中,她自然而然的转了几个弯,然后看到了和艾玛在一起的维尔斯……

    “维尔斯……伊格纳缇伍兹大人在找你,不只是你,还有你们这里许多的人!”看到维尔斯与一个女人抱在一起,不管怎么样,反正维多利亚觉得自己的心里升起几分杀机。

    “是……是维多利亚!”维尔斯放开了艾玛,愣愣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他陡然觉得心中欢快了起来,那些烦恼什么的,都可以不用去想了,维多利亚竟然来了。

    维尔斯想要过去抱住维多利亚,不过一有一双柔美却有力的双手猛地按在了维尔斯的胸膛上,他的身体猛的向后飞去——

    身后的房子墙壁被维尔斯撞出了一个人形,他的身体从洞口穿了进去,那房子猛地摇晃了几下,艾玛惊讶的张大了嘴,看着维多利亚反常的表现与惊人的实力。

    -------------------第530章 毁灭!-------------------

    “实力也不怎么样?”维多利亚眼神平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看着艾玛说道:“你是艾玛吧……嗯……加上你一个,还有柏丽,布兰琪,卡洛琳,绮丽儿,悌娜,安娜,蒂蒙娜,安琪拉,萝莉茜娅,还有光明教会的伊莎贝尔!”

    一个又一个与维尔斯有关系的女人从她的嘴里说了出来,从那所房子中爬出来的维尔斯苦笑的看着她。顶点手打

    维多利亚冷冷的看着维尔斯:“这些都算是你的女人!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

    她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神情,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她说的东西都会变成真的。看来,她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神灵”了。

    “好吧!”维尔斯根本就没有拒绝,因为他也没有拒绝的可能。维多利亚的意思很明显,威胁!

    “在我跟你走之前,我可以跟她们道个别吧?”维尔斯微笑着看着维多利亚。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被神灵们同化了,想起以前的那个维多利亚,开始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就是这种冰冷的眼神。

    可是那不一样……

    开始的时候,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冰冷,至少其中带着点鄙视的成分在里面。

    现在呢?

    她的眼神中没有一点感情的成分在里面,没有喜欢,没有爱恋,甚至没有讨厌,没有憎恨。

    一个完全没有自己感情的人,一个真正的神灵。

    她才做了几年的神灵,不难想象,一定是主神们想了什么办法让她变成这个样子的。

    维多利亚冷冷道:“你不用跟着她们去道别了,因为她们会跟你一起走……”

    “什么……”

    怒气在维尔斯的胸口一点一点的凝聚,这些神灵们,说到底就是一些小肚鸡肠的家伙,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以竟然用上了拿别人的亲人来威胁的办法。

    “我不同意!”维尔斯的表情也很阴冷,这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交在了神灵的掌握中,自己的所有。

    “你没有选择的权力,因为如果你不走,她们马上就会死。我知道你们的实力都很强,但是在伊格纳缇伍兹大人的面前,你们没有任何的机会。”

    维尔斯不敢去试,他在犹豫,是的!维尔斯其实是一个很少犹豫的人。

    可是这一次,他在犹豫!

    他能预感到,是主神们的计划出现了变故,本来他们是想让自己杀掉所有的其他神灵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最后再去挑战创世神那个强大的存在。

    可是现在他还只杀了两名神灵,一个是风系元素本位神富兰克林,一个是水系元素本位神尼古拉斯。

    还远远不够!

    而且神灵们表现得很直接,很粗暴,一定是他们那里出现了什么事情。

    “维尔斯,我们和你一起去吧!”

    凯瑟琳静静的站在维多利亚的对面,她在仔细的打量着维多利亚,眼神深邃而平静,也是看不出一点情绪的波动。

    不同的是,凯瑟琳的没有波动是镇静,而维多利亚的则是干脆没有丝毫的情绪。

    不一样的……

    想起曾经的维多利亚,尽管现在维尔斯的情绪已经能够控制得很好了,但还是觉得很痛心。

    维尔斯的女人们一个一个的走了出来,性格不同,她们的表现也不相同。有些则是很担心的望着维尔斯,有些则是很平静的样子,也比较激烈一些的,就想干脆拼了!

    可是对方是主神,是光明神,是龙神,是黑暗之神。

    维尔斯虽然不知道三大主神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却知道自己一定没有胜算的。

    现在的维尔斯想起了佐努……可是这个家伙竟然没了影子,大概是他也不敢真正的与主神们直接在正面起冲突吧!

    这个家伙虽然消失了,但是维尔斯其实是算是了解他的。

    佐努不是一个烈士一样的人物,他是一个狡猾却又不放弃的家伙,维尔斯相信他一定会想办法的。

    继维多利亚之后,又出现了几名神灵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

    维尔斯知道那些神灵的名字,很容易就能把他们的外貌与身份对得上号。

    火元素本位神姬斯,雷电之神斯普雷维尔,土元素本位神帕特里克,兽神双生子斯图亚特,米尔萨普。

    斯图亚特的那只被维尔斯忘掉的胳膊还没有回复,看来他是对维尔斯的空间震荡没有找到一个破解的好办法。

    只有他对维尔斯的态度还算不错,至少向维尔斯打了一个招呼。

    无力感……

    深深的无力感,维尔斯觉得尽管自己的实力已经够强,尽管自己的心机已经够深沉,尽管自己已经是大陆上一个大国的皇帝,可是现在来说,那些东西都派不上用场。

    没有用!

    当初的时候,他竭力的在修炼,在自己的国家培植自己的势力,他只能做到这些了。可是还是没有用!

    在神灵们的世界,实力就是所有的东西。

    没有了实力,也就没有一切!

    看着自己的女人们……维尔斯还是觉得有些自豪的。

    这些都是我的女人!

    她们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才华,每一个都是这世间难得的尤物……可是她们都和我在一起。

    这大概是维尔斯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

    最后赶到的是柏丽,而她不抱着与维尔斯的女儿,小安娜。

    已经二岁半的小安娜现在已经能够很清晰的叫出爸爸了,小女孩长得玉雪可爱,尤其是一双眼睛,更显得闪闪亮,张开双手向着维尔斯呵呵笑着。

    维尔斯皱眉问柏丽:“为什么把她来抱来了?”

    如果把小安娜留在这里,万一维尔斯他们出了事,也能保住她自己。所以维尔斯才会这样问!

    坚持也是一种美丽,脸上写满坚定的柏丽看上去有些更加惊心动魄的美丽,她坚持着说:“我们一家人,要死也死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死在一起更动听的情话了。

    何况柏丽不光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维尔斯很感动,他狠狠的抱着柏丽,把小安娜接了过来,温柔的说:“小安娜,我们全家人,要死就死在一起吧!”

    小安娜还小,并不懂事,却也知道大概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她却并没有畏惧,只是小手在维尔斯的脸上蹭来蹭去。

    维多利亚皱眉看着维尔斯与女儿之间的交流,眼中终于掠过了一丝情绪上的波动。

    只是……这波动并不是厌恶与温柔,是迷茫,是探询。

    她的情况被凯瑟琳注意到了,凯瑟琳低下头去,也不说话,却在静静思索着什么东西。

    “我们走吧!”维多利亚那古怪的神色一闪即逝,不一会就回复了冰冷,她转身当先离去,维尔斯的一家人并没有反抗。

    他们的情况让火元素本位神等人有些奇怪,没有一点惶恐,而且其中有些女人还有着一线雀跃……比如安琪拉。

    主神们已经耗费神力在神界与人间建立了一个临时的空间通道,所以这次去视界很方便。

    雷电之神斯普雷威尔只是启动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空间就已经被打开了,又一次回到了神界的维尔斯突然觉得这里很讨厌。

    没有感情,看上去美丽的一个空洞的影像!

    突然觉得,大陆上的那种热闹无比的街市,其实很值得怀念。

    没有想到的是,光明神,黑暗之神,龙神竟然在等着维尔斯。

    显然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

    光明之神克里斯多夫仍然是那幅温和如水,慢吞吞的样子:“抱歉维尔斯,用这种激烈的方法把你请了过来。我知道你一定会非常恨我们,可是……如果有别的办法,我是不会想增加你的恨意的!”

    主神们把维尔斯又一次带到了上次的光明神殿,看着上面壁画上的光明神普救世人的图画,维尔斯眼中闪过一丝讽刺的意味。

    “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我们很虚伪!可是,神灵其实就是一个虚伪的事情。难道你们生活的大陆上的人不虚伪么?”克里斯多夫微笑着说。

    维尔斯点了点头:“不错!”

    克里斯多夫大概是这三位主神的言人罢,他总喜欢把自己弄成了幅温和的样子,可是不管他,还是龙祉杰弗朝里斯的冷傲,又或者是黑暗之神伊格纳缇伍兹的虚伪和绅士。

    外面的表象不同,他们眼中的都是深深的冷漠,就好像如寒冬的夜空一样,虽然美丽,但是冷漠。

    维尔斯不喜欢这种冷漠。

    “维尔斯,我想你也感觉到了,这段时间各种的魔法元素的浓度突然降低了!”克里斯多夫温和的声音传到维尔斯的眼里。

    维尔斯抬头疑惑的看着克里斯多夫的眼睛:“什么意思?”

    确实是这样的,来到神界维尔斯才现,这里的魔法元素浓度也比以前低了至少一倍。

    “有一个地方,把所有的魔法元素都吸引了过去,因为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相当于数万个禁咒叠加的威力的级魔法正在施展!这个魔法……就是要毁灭我们世界的魔法,也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创世神要施展的!”

    龙神杰弗里斯说话则要直接得多了:“也就是说,整个世界要被毁灭了,我们如果沿着魔法元素的流动方向过去,就可以找得到魔法的来源,也就是……创世神!”

    —————————————————————————————————————————————————————————大概在六月初会完本了,不是我不想多更。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脑袋里乱糟糟的,写完一章,就觉得精疲力竭,再想写的话都写不下去。新书的思路也是一样的混乱,大纲也没有弄出来。

    今天头疼的我受不了了,吃了两片去痛片,现在好像减轻了些。

    在我一天一更的时候,还有人在支持着我,我……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感谢支持我的人吧!

    新书的体裁大概是都市玄幻吧,现在没有一点思路……到时候我要开新书的时候会在这本书里告诉大家!

    -------------------第531章 世界的尽头-------------------

    如果有一张神界的地图的话,就会现神界的地形与下界大陆的地形几乎是完全一样的。

    而神界更多了一块延长的部分……

    用神界的人的说法,那里是“世界的尽头”。

    那里是一片禁忌的区域,就算是光明、黑暗、龙神三大主神也没有进到过尽头。

    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而是那里对他们来说有一种特别巨大的压力,大到就连主神的实力也无法承受。而且这种压力越是本身的力量强大,所感受得也就越来越强。

    如果是实力平常的人类,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可是以他们的能力,根本就不能走那么遥远的路途。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有强大的实力,却因为承受不了与之对应的压力而走不到尽头,没有强大的实力,却因为走不到那么遥远的距离而走不到尽头。

    三大主神并不是没有尝试过用很多方法尝试过去试探“世界的尽头”的后面到底有些什么,可是种种方法都失败了。

    其他的神灵们倒反而比他们走得更远,可是也没有走到过真正的尽头。

    但是维尔斯可以,用光明神克里斯多夫的话说:“维尔斯现在的实力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界,他有神级的实力,但是没有神灵的法则,也没有神格,所以他理论上完全可以只承受人类的压力,而用神灵的实力。”

    同样,凯瑟琳和卡洛琳也是如此。

    所以维尔斯他们上路了,带路的是一脸冰冷与杀气的维多利亚。维多利亚的变化并没有让维尔斯感觉到绝望,他并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感觉到绝望的人,他相信维多利亚会变回来的。

    不过在路上他做的尝试结果都很悲惨,被维多利亚以各种方式教训后的维尔斯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一个方式了。

    “维多利亚,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那一次去北方的神殿,那一次还有卡洛琳呢!”维尔斯喋喋不休的希望可以唤起维多利亚的一点记忆,以便让她记得自己。

    可惜维多利亚除了瞪向自己冰冷的眼神之外什么也没有!

    开始时茂密的森林渐渐被低矮的灌木所取代,现在低矮的灌木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层绿色的苔藓状植物,本来天气是越来越冷的,这几天来倒反而越来越高了。

    光明神他们猜测那创世神迪亚瓦拉就在“世界的尽头”,虽然是猜测,但是有理有据,维尔斯也相信那个创世神一定在这里。

    只是就算找到了创世神又怎么样呢?

    打败创世神,然后主神们一定不会放过自已,如果输了,那么就更不用提了。可能在前面就直接被粉碎成灰尘了!

    卡洛琳,凯瑟琳加上维多利亚,剩下的人都在原地等待维尔斯的归来。

    归来之后呢……

    “呃……该死的!”维多利亚用手抚着额头,本来一直稳定的步伐开始有些摇晃了。她紧紧咬着牙,低声骂道:“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维尔斯贱笑着跑到了维多利亚的旁边,用手掌做势给她扇着风。

    当然,维多利亚根本就不需要。

    维尔斯只是一厢情愿的贱而已。

    本来这几天一直与维尔斯冷颜相对的维多利亚这次态度似乎好了些,至少她这次回答了维尔斯的话:“在我的身体里……有一个生命,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有几年了!”

    一个生命?

    维尔斯的神情蓦地紧张了起来,他紧紧盯着维多利亚的眼睛:“你说的一个生命……那是什么意思?”

    维多利亚的脸色终于起了变化,本来有些平淡无表情的脸上充满着愤怒与无奈:“我……我也不怎么知道,反正这个生命气息与你的相吻合,但是其中又有我的气息……我一直压抑着他的成长,可是……可是我他的反抗越来越剧烈了!我快要做不到了!”

    中标了!

    维尔斯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那一定是自己与维多利亚的孩子。没想到只那么一夜,竟然会中标了!

    “做不到就不要做了,你非要为难自己,那要多么的累!”维尔斯笑嘻嘻的凑了过去,结果他只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后面,维多利亚狠狠的一脚甩了过来,维尔斯没有任何防御的飞了出去。

    然后他的身体好像被投石机抛起来的石头一样划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狠狠的砸进了沙子。

    砰……

    维尔斯趴在地上软软的不动了。

    虽然维多利亚那一脚确实很重,但是以维尔斯神级的实力尙不至于被她一脚就踢死。

    所以看到维尔斯没有动弹,维多利亚皱眉,卡洛琳和凯瑟琳也急忙跑了上去。

    两个女人拉着维尔斯的脚,把维尔斯从沙子里面拽了出来。

    维尔斯的头上带着一摊血迹……

    他竟然流血了!

    这真是怪事,以维尔斯的身体强度,现在就算是真的撞上石头也没有什么问题。

    而维尔斯的力量竟然无法制止自己的伤口继续流血,他颓废的摊了摊手:“我撞到了东西!”

    几个人在沙子下面用力的挖了下去,果然在维尔斯刚才栽下去的地方有一块黑色的石头。

    那似乎是一块石碑的样子,很深,很深,维多利亚以神级的力量,竟然没有把那块石头从沙子里拔出来。

    看样子是年代很久远的石碑了,可是上面竟然没有一丝风沙的痕迹,上面弯弯曲曲的刻着一排文字。

    大家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人认识。

    字体大概也年代很远了,并不是现在神界或者大陆上的语言,也不是什么精灵或者是其他种族的文字。

    “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没有看出来这石碑上的意思,但是一块石碑从露出来,几人立刻感觉到了股冲天的压力扑面而来。

    这并不像是主神那么强盛的压力,而是若有若无的,你可以感觉得到,却偏偏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反抗。那压力并没有把人压得抬不起头来,大家的行动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但是却能感觉得那压力挥之不去,影响着心情与状态。

    “当它重见天日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覆灭的时候!”卡洛琳娇怯怯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她看着上面的字迹,低声的念着。

    声音很低,但是大家都可以听得见,维多利亚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拽住了卡洛琳的衣襟。

    哧啦的一下,卡洛琳的衣领被拽破,维尔斯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到卡洛琳柔嫩的胸口肌肤。维多利亚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哑了:“你说的是石碑上写的?你怎么认识?”

    卡洛琳想往后退,可惜她没有维多利亚的力量大。

    她挣扎着说:“我……我也不知道……我看到这一行字,就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卡洛琳的表情颇为无辜,维多利亚轻轻的放开了她的衣襟,轻声说了一句:“它……来了!”

    维尔斯刚想问,却已经知道什么东西来了。

    本来大陆上的魔法元素是缓慢而有节奏的慢慢的涌上这里,也就是“世界的尽头”可是现在呢?众多数量惊人的魔法元素疯狂的涌了过来,魔法元素形成的乱流把几个人的身体都吹了起来。

    卡洛琳先惊叫了一声瘦小的身体被风吹得飞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凯瑟琳和维多利亚,然后维尔斯也无法抗拒这激烈的魔法风暴跟着飞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果然是来了……”

    世界的毁灭!

    维尔斯听卡洛琳曾经说过,在大陆形成之前,那上面有其他的文明。可是由于什么原因,那些文明都湮灭在历史的乱流里,难道……魔法的文明也会这样么?

    就算是神级高手都无法抗拒的魔法风暴,刮了很长的时间,维尔斯觉得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凯瑟琳等人在自己的不远处,可是后来都被这股魔法飓风吹得踪迹不见!

    啪的一声,维尔斯的身体以一种极其难看的姿势头下脚上的摔了下来。

    他抖落掉身上上沾染的沙子,爬了起来看着四周。

    比起刚才的沙漠情景,这里似乎又变了样子。

    虽然还有少量的沙子,可是这里已经只剩下光秃秃的岩石地面了,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维尔斯竟然现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使用了。

    这里根本无法分辨方向,他只好爬了起来,沿着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这里……这里似乎根本就没有方向的概念,可以说四面都是南,也可以都是北。也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维尔斯走了很远,却觉得时间好像已经停滞在了一点不前。

    湖水?

    维尔斯揉了揉眼睛,是的!那确实是一片湖泊。

    难道……自己不知不觉又走了回来?

    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自己走的时间应该没有来的时候长,也就是说自己走的地方不是回头的方向。

    可是自己是走到了哪里呢?

    映照着远处的蓝天白云,只觉得身心舒畅,原来有生命的地方才是最美丽的地方。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波澜壮阔的美丽,能活着就是一种美丽。

    维尔斯深深的深了一口气,然后向着那片湖泊跑了过去。

    可是只跑了几步,他又停了下来……

    有一个人……

    ——————————————————————————————————————————————————————恢复更新了,事情也忙完了。我的全勤也没了,现在只剩下我想完本的心思了。嗯,终于结束了,结束了!

    奉献

    -------------------第532章 法则-------------------

    记得当初在亚迪斯学院的时候,桃乐丝曾经跟维尔斯说过了一段话:“这个世界只有相对,没有绝对,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的!”

    没有绝对的停止,没有永恒的存在。

    或者说,没有绝对的永恒!

    维尔斯一向相信桃乐丝的话,他认为她说的就是对的。

    可是这个人……他只是静静的站在这里,便是永恒。

    就是这样的一种奇怪感觉,他站在这里,永恒。

    似乎在天地形成之初他就站在这里,这是一个人,维尔斯可以肯定这一点。

    看到了一个人,第一个念头就是看这个人的长相,身材,一切的特性,他是美是丑,他是胖是瘦,他是高是矮。

    可是维尔斯看不到。

    他明明的看到了这个人,看到了这个人的眼,这个人的鼻,这个人的嘴。

    但是他就是不知道这个人长得什么样子,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们就姑且把这个称做“他”吧!

    他似乎只看到了永恒。

    绝对的永恒,这个人的存在似乎就已经打破了天地间某种即定的规则,或者说,这个人的存在就是一种规则。

    只凭着这种奇怪的感觉,维尔斯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

    创世神迪亚瓦拉。

    他确实是存在的,其实在创世神的存在与否,在神界一直存在着不休的争论。

    其实除了三大主神,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不存在的。

    因为没有任何人见过他,没有任何神灵有他的信息与线索。

    没有任何他存在的证据。

    而三大主神认为他存在的证据只是一种直觉,一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直觉。

    直觉有的时候准确异常,有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来源,所以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觉。

    可是光明神他们相信,他们一直在准备着力量对抗着这个创世神,而维尔斯本身就是这股力量。

    “那个人”他就是静静的负手站在那里,维尔斯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现在全力一击能不能杀死对方。

    可是他忽然现,自己没有勇气。

    这不是他的胆子不够大,而是没有勇气。

    有的时候勇气与胆量并不能完全的划上等号,这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东西。

    “你终于来了,维尔斯!”

    这个人没有转过身来也已经知道了维尔斯的到来,维尔斯并不奇怪对方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悄悄的站在后面,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无聊的游戏啊!”这个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的身子似乎是动了一动。

    只是这样轻微动了动,这股似乎永恒的存在就已经改变了,不再是永恒,而是展,而是变化。

    那湖泊,那蓝天,那白云,似乎没有变,又好像变了很多。

    维尔斯觉得自己的头脑中一阵晕眩,这个人的声音和他的身材是一样的,维尔斯听得到,却无法描绘这是怎样一种声音。

    别扭!

    维尔斯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对方的一个仆人,等待对方觉得寒冷的时候为对方的肩头上挂上一件披风。

    他讪讪的笑了笑:“我是来杀你的!”

    “我知道……”这个人似乎是呓语着,说出了一段话:“我知道你的所有,知道光明神……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记不起来了,我知道你们所有的计划,我知道他们制造出了你,让你来杀我,而且我还知道……我知道你将会杀死我!”

    “什么?”维尔斯大惊失色的跳了起来。

    自己将会杀死他?

    说实话,本来在没有见到创世神的时候,维尔斯还在幻想着,自己可能会实施突然袭击,然后杀死对方。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不但没有机会,甚至是没有勇气。

    “你……为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大概是因为大脑实在跟不上了,维尔斯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没什么意思,我不打算反抗,你们的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如果我想阻止你们,我早就阻止了。我就是想等着你们来,然后我才会死,然后我才会活,真正的活!”

    维尔斯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明白,创世神迪亚瓦拉继续说了下去,看来他还是一个颇为健谈的人,大概是找不到聊天的对象,他竟然聊得颇为主动。

    “我很寂寞,所以,我想换一个活法。杀了我,也就等于杀了你,很久没有看到这个有趣的事情了不是么?你们的游戏我知晓一切,所以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什么……什么想法?”维尔斯觉得嘴唇有些干。

    难道这些神灵们,都是疯子么?越是强大的神灵越是疯得厉害,三大主神他已经见识过了,光明神的虚伪,龙神的骄傲,黑暗之神的冷血。

    “我想加入你们的游戏!”创世神迪亚瓦拉终于转过了身来,维尔斯只看到了一眼亮的眸子,那眸子中带着慑人的寒光。

    然后……这创世神突然伸出手来:“你们以为你们杀得了我么?现在的我,其实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是一段记忆,一段回忆,你杀死的我不过是一段记忆而已。我记得光明神他们自称神级吧?嘿嘿!真是可笑,竟然自称神级。他们把自己的境界归纳为:我即是天,我即是地,天地不灭,我即不灭,是这样吧?”

    维尔斯点了点头,同样是装B,他就感觉这个创世神装得很顺眼。

    没有任何的感觉,这个创世神肯定是一个疯子,却是一个看上去比较顺眼的疯子。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境界么?”创世神的眼睛带着几分玩味的微笑,好像在带着怜爱的感觉看着已经身为神级的维尔斯。

    “什么……”

    “我要你是神,你便是神!”

    这样的话换一个人说出来,维尔斯恐怕会把牙都笑掉了。可是这个人说出来仿佛带着一种天经地义的必然,他说什么,想什么,就是什么!

    一时间维尔斯被这个创世神弄糊涂了,按理来说,自己这次来是杀他的。可是他不但没有先下手为强,反而对着维尔斯说了一通大道理。恐怕有两个原因罢,一个是维尔斯根本就没有被放在他的眼里,第二个就是他实在太过无聊的,每一个敌人都是难得的,随便杀了就把自己的乐趣也断送掉了。

    此时创世神的强大却被维尔斯给忽略掉了,他只看到了这个人的可怜。

    无聊得珍惜对手的程度,那么就算是到了神级,或者是真正的创世神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做一个小小的人类,哭过,笑过,愁过,恨过,怒过,人生就是一个五味瓶,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味道,少了其中的一种,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可是创世神,或者是三大主神呢!

    创世神很无聊,主神们则是天天在玩弄着心思,他们的人生何止是少了什么味道,简直就是一杯白开水。什么味道都没有!

    他心中所想,也没有想隐瞒自己的想法,怜悯的意味在脸上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迪亚瓦拉看到了,似乎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不!只怕并不是笑,是在悲!他了解维尔斯对他的了解,所以维尔斯才会对他怜悯。

    对迪亚瓦拉来说,维尔斯的怜悯就好像是一只蝼蚁的怜悯一样。可是他却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维尔斯的脸。

    想起了从光明神处听来的话,维尔斯冷冷道:“不止是为了主神们,我要杀你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要毁掉这个世界!”

    迪亚瓦拉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情绪,比起三大主神来,这种冷淡来得更加的深邃,或者是他活得年头更久的原因。人在追求长寿,得到了以后本能的让他们追求永生,等到真正的成为了一名神灵,就算创世神的这种神灵,追求的则是死亡。

    到这一刻,创世神笑了,真正的笑了。

    他笑得甚是畅快,维尔斯却没有笑,也在冷冷的看着他:“这没有什么好笑的!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勇士,但是我有我需要保护的东西,所以我要杀死你!”

    “法则!”创世神笑了笑,伸出了手,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颗种子,那枚种子快的生根芽,长成了参天大树,枝繁业茂的同时,蛀虫,病老在侵蚀着它。

    表面上光鲜的大树里面已经被虫子掏了一个空,然后它又变得枯黄,变得衰老,最后出不堪重负的吱呀的声音,随着一阵风吹过来,那颗树便倒了下去,然后水分迅的流逝。变成了的泥土,也有它的种子散落了下去,继续长成新的树木。

    迪亚瓦拉加了这种过程,往往有几百上千年的过程在他的手中只是一瞬间就走完了全程。

    他看着维尔斯:“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死亡!”

    创世神笑了笑:“生,老,病死,事物的出现,展,强盛,衰落,灭亡都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这不是我想左右的,而是法则,你们的魔法文明已经经历了十几万年,现在是该灭亡的时候了,这不是我想让它灭亡,而是这个世界的法则。你看看罢……”

    奉献

    -------------------第533章 来自于身边的匕!-------------------

    那片湖泊……

    维尔斯清晰的透过湖泊看到了自己出生的大陆,在上面看,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巨大的建筑,从这里看去,这个建筑是一个巨大的“凸”字。顶点手打

    “半城!”维尔斯失声惊呼,这是纳米亚帝国的半城。

    但是他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惊骇,一颗巨大的陨石狠狠砸了过去,泥土,灰尘,被激得飞了起来,不止是一块陨石,有无数的陨石向着大陆飞了过去。

    “你快停下他!”维尔斯向着迪亚瓦拉冲了过去。

    可是他的身体蓦地穿过了迪亚瓦拉,他愕然回顾,迪亚瓦拉还是站在原处:“我说过的,我只是一段记忆,你根本就无法触摸到我,所以你所谓的物质攻击对我来说不起作用。我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持这种法则的存在,生存与死亡也是法则。”

    维尔斯的魔法一个接一个的砸了过去,五彩缤纷,只是却连迪亚瓦拉的一片衣角也没有碰到。

    “我们只能抗衡这种法则,无法改变,就连我也一样。为了永恒,我站在这里很多年没有动过,现在我动了,所以我会死,世界会毁灭!”

    那片大陆上有自己太过的牵挂,维尔斯不一言的攻击着迪亚瓦拉。

    只是,有用么?

    物质改变,空间震荡,一个一个的都没有用。

    迪亚瓦拉轻轻的笑了一声:“我说过的,你们的攻击,魔法斗气都是对于物质本身的攻击,包括你的物质法则,空间震荡都没有脱离开物质的范畴,想要完全的战胜我,或者是那些家伙们,要用精神。”

    精神!

    维尔斯知道这个家伙说得不是什么单纯的精神力,而是真正的精神,或者是一种信念,或者是一种信仰,这都是精神所支持的。

    想要一个人死,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摧毁一个人的精神。

    可以治愈,精神的毁灭则永远无法逆转。

    “不,不是精神魔法!”迪亚瓦拉看着维尔斯的动作,摇头说了一句:“法则,法则你懂么?不是什么那些所谓的神灵们口中的法则,而是最原始,最无法更改的法则!”

    世界……毁灭了……自己的亲人,朋友,爱人,维尔斯仿佛在用攻击泄着自己的悲伤,他疯了一样!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到了疲倦,可是天地却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说神灵们所谓的我即是天,我即是地的境界根本就是狗屁不通。天地是至高法则,他们以为自己是我么?可笑!”

    迪亚瓦拉冷哼着,一句一句话的从嘴里说了出来。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