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人板板 > 仙人板板分节阅读77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仙人板板》 仙人板板分节阅读77

    自查找已经抓到了丢徐家炸弹的人了。只是开枪打你的人还没有消息。”

    “是大圈。一直没告诉您半途中他们本来绑架我的然后现了军功章。然后联系上了只好做戏一场。”板板忽然道。

    严厅长却没有任何的意外。

    “算你聪明。”严厅长冷冷的道。

    板板却笑了。

    严厅长拿他没有办法。随即老头也笑了:“你其实是早不想瞒着我吧那个干警家里忽然多了五十万现金。人家可是吓死了。你派人送的?”

    “不是应该是铁哥也就是开枪的赵铁请阿军送的吧。当时绑架我就是钱春找了中间人吩咐阿军的。”

    “那阿军是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是的老爷子。我不想瞒着他。更不想瞒着你。阿军那三千万就是赎罪的不知道您能不能给他一个回头的机会?”

    严厅长坐了那里。

    半天没有说话。板板却为了避嫌不看他半响严厅长低声的道:“要他有个心理准备处理还是要处理一下的。至于到底怎么做你等我通知吧。”

    “拜托了老爷子不然我真的我也知道人情不能大于国法可是。”板板在那里有点焦急了。

    这是他第一次和老头正面相对着说这些。

    严厅长不置可否的扯了下嘴角心理作用吧他觉得板板在点他这从行为本来就不合规矩?

    苦笑了下:“我尽力但是必要的时候必须要他出来作证那么就要有相应的裁决哼。做总要做下的。满意了么?”

    呵呵。

    板板乐了:“是是。我就是知道您是个好人。”

    “哼。”

    严厅长板着脸哼了下然后道:“板板这次事情了断了之后你继续你的事业?”

    “是的。当时我就说的廉价房的事业我想把它继续下去。”板板认真的道。

    “你现在的华海不是启动了么?”

    “钱足够就行了太多了也只是数字。那种事业模式却是一举几得的事情我喜欢那样。再说了从您的教诲里我也感悟了老天是公平的得到多少失去多少。所以我要付出点什么才行。或者说回馈吧。”

    板板双手放在了膝盖上认真的对着严厅长道。

    严厅长赞许的点点头。

    然后笑道:“曾经你说想当个警察?”

    “呵。老爷子你觉得我适合么?我想我的能力是有用处可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用到更广泛的地方呢?假如您需要我随时来不更好?”

    板板说着然后耸耸肩:“不知道怎么来的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没有了。因为这不是说话看东西听声音和呼吸一样的本能。是意外。万一哪天没有了呢?我可能在您这个职业里连个一般的辅警都不如。”

    “你呀。你是人才。会放光的但是只限于一个职业里的确是困住你了。天成王城中你的两个好兄长倒是适合干。有心术有雄心现在有了你在背后少了贪欲也就真正适合了。”

    严厅长意味深长的说完了看着板板。

    板板一笑:“什么也瞒不过你也许天成都把我卖了呢。我们是商议过各自在各自的行业出人头地当然这是真正的互相帮助不是为非作歹。人情社会靠关系我没有一点关系也不行。他们没有一点得力的支持也不行。至于您说的贪。这更是我们说的。”

    “老爷子。”

    板板看着严厅长一字一句的道:“我给他们那是兄弟情分的确是一种真心真意的互相帮忙。我给他们十万等于他们给我百块。这不是什么问题。而且背后有了我我想谁送礼他们也看不上。又吃得饱又秉公执法。老爷子您不反对吧?”

    “假如他们是个普通人呢?bsp;“假如他们是个普通人我们不会这样交往到这个层次但是假如他们现在因为什么事情变成了一般的身份我还是会这么对他们的。”

    “好你说的实在。我也相信。从李天成为了你和徐家和李志锋还有柳少不痛快我就已经肯定了你们的情分算是真的他不是图你的钱。而你这样做算是回报或者什么我也不问了。就你日后的那个事业没有人关照着也不行。”

    严厅长说完不再问这个问题。他把话题转了:“我儿子过些日子会去找你。你们谈谈。那份事业我和他说了他也很感兴趣。”

    “求之不得。”板板痛快的很。

    至于严厅长嘛。人家当然也有着私心假如能赚钱为什么不做?而且还能是正当的并且是做好事情。

    其他的方面严厅长的打算在心里想着但是他相信板板不会去窥视自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但是他就是觉得。

    看着板板严厅长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板板国外的事情我管不了国内你们那些朋友要注意。”

    “严厅长请您放心。他们只想安分守己的生活了。左证然是国际知名大学的毕业生他手下来的也全是专业人才。至于阎良他们则只是为了保护我才来的我不会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这点上我可以想您保证。”

    “这样的能力这样的社会。诱惑和欲望太多。希望你能把持住自己。”严厅长说道。

    板板认真的答应了他。

    老头子站了起来:“好了茶也喝了该谈的事情我也和你谈了。你回去后等我的通知就行了。”

    “恩?没其他事情?”板板奇怪了。

    严厅长一笑:“当然有其他的事情。只不过先和你把这个事情说完了。就这么几天里动手。也许你那边阎良他们能帮点忙。动静不想太大。”

    “好的。”板板点点头。

    严厅长一边向外走一边道:“我问话你看着。”

    “是。”

    再走到一间审讯室之前。

    严厅长对着外边做了个手势板板看到周围几个影子闪过。他看了下严厅长。严厅长叹了声:“位高权重却祸国殃民。不能不问啊损失太大。”

    板板惊骇的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那个全省新闻联播上常常出现的名字。

    柳的背后是他?

    “你知道了?”严厅长撇了下板板。

    板板尴尬的一笑:“我电影看多了以为老爷子要灭口呢。这不是不放心么?”

    严厅长给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半生浮沉只这一次做过点不合规矩的事情。你倒好彻底的把我想成枭雄了?”

    板板不好意思答话了就这么走着。

    到了门前。

    严厅长低声道:“每个人心里都有魔鬼就看自己的控制了。”

    “是。”

    门打开了。

    严厅长大步走了进去。

    板板跟着坐了一边。

    对面果然是他。

    “老严。”

    久居上位的人做了囚牢依旧那么的坦坦荡荡。

    板板倒是有点佩服那个家伙的气度。

    严厅长回报微笑仿佛饭局似的点了下头:“老朋友了。你该说就说吧。那是何苦呢?”

    “怎么现在刑上大夫了?老严你手下想对我动刑不成?”

    说完对面的人看了下板板眼神里开始闪过一点蔑视。

    却随即把要移动开的眼睛转了回头又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下板板。

    板板自顾自的点了根香烟在和对方眼神分开的时候很自然和清澈。

    “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出色的手下了?”

    “你以为就钱春那样的算出色?还不是要跟着你倒霉。”严厅长哈哈一笑看着面无表情的对方:“哎我一辈子在系统内能没点班底么?”

    “也是也是。”

    “好了账号密码。你转移海外的账号密码。还有你子女隐匿下的财产。”严厅长忽然道。

    对面的人一下子愣了。

    直直的看着他。在他印象里严厅长绝对不会是这样的风格。今天怎么什么都觉得古怪呢。

    严厅长再次的重复道:“说吧账号密码你好好想一想。”

    板板在边上手无意似的拿起了笔看着对方含着笑刷刷的写着。

    谁能知道他的能力?谁能想到他的能力?

    猛的板板微微的抽了下嘴角。

    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严厅长低头看了下淡淡的一笑继续问道:“老陈贵工子那里的货呢?你也报下吧怎么可能你不知道嘛。”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儿子能有什么事情?”

    板板继续的写着。

    “你想一想就是了。好好想别急。对吧。”严厅长今天简直有点嬉皮笑脸了。

    板板继续着。

    心中却在暗自佩服着严厅长见到了那么大的问题居然不动声色的等一下。免得对方察觉出什么来。

    对面的人嘴里说着对板板来说简直毫无意义的话。

    半响。

    看到了目的达到的严厅长忽然冷笑起来:“九八年中央能源部新型能源计划泄密造成的损失就不说了。至于谁泄密的你知道我知道。可是那还不是顶峰。”

    对面的人终于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却笑了:“开玩笑吧欲加之罪呢?”

    “不知道贵公子在里面担当了什么角色究竟什么样的好处才能让这样的衙内充当线人。中转了交易一头买家一头卖家哼。东南亚犯罪集团随即给付了资金并且立即在香港和欧盟某组织接头。可惜的是在外海被我国安机关第一时间抓获。不过全死了。”

    严厅长的语气低沉着对面的人脸色越来越白:“正因为死了所以再无所查。而你的地位决定了一些因素下是查不下去了为这个事情背后死的人没有上百也有几十。而我国家精干人员牺牲了八位!你午夜回时心中可有愧疚?你儿子胆大包天利欲熏心你明明知道这样的错误却还一心包庇?”

    对面的呼吸越来越沉重。

    “交给我吧?”板板忽然劈口道。

    严厅长点点头。

    板板忽然的掏出了手机在对方的惊讶里按下了号码:“铁哥么?恩是我有个事情请你帮忙。我要个人头………”

    随即他放下电话。

    “你是谁?”

    严厅长站在身边对面的人知道板板的电话绝非做戏。

    假如国家出面警方出面在海外他还不算太担心而海外的其他势力出手那就………

    “加拿大华埠你明白了?”板板冷笑道。

    严厅长在一边叹息着转了头去。那个人必须死。无论什么办法。

    “老严?恩?”

    对面的人终于声嘶力竭:“你的人敢动我的儿子?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身居高位背叛国家。你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板板大怒:“老子要让你的儿子生生死上三天三夜你相信不?狗汉奸!”

    严厅长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板板才恶狠狠的瞪着对方坐了下去。

    有的事情国家力量不好办这些事情。反而是另外一种渠道好办。整如那联合国五大理事国在世界上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全球五大军火商。

    黑白哪里有那么分明?

    但是忠诚与否则是壁垒分明!

    比如板板和对方。那个他曾经要仰视也看不到脸的人。

    “放过我儿子我什么也告诉你们。账号密码换他一条命。”

    严厅长看着板板。

    这样的举动落了对方的眼睛里更添了板板的神秘。对方当然知道板板所说的加拿大华埠不是说他自己而是说接电话的那头身份。

    大圈!

    或者说黑道一种他曾经不屑的世界。可是失去了自己的世界后他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脆弱。

    唯一要用命换来的儿子生死不由得自己。

    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晓得儿子的下落的那么的秘密操作他们居然也能知道?

    现在他本来想保全儿子一个富足的生活。

    而现在他只想保全他的生命。

    可惜叛国的人岂能有好下场?

    板板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的报出了一大串的账号和密码。在对面已经浑身抖的表情里板板狰狞的一笑:“你还能有什么瞒着我们的?一个人在忠诚于自己的政党我不怪你。一个人不忠诚于自己的国家我找不到理由原谅你。”

    “带走。”严厅长手按下了面前的按钮。

    门打开呃。

    死狗似的对方在挣扎着。在求饶要求放过他的儿子。

    板板和严厅长相视一笑。

    门砰的关上了。

    严厅长看着板板:“秘密。”

    “我什么也忘记了对了老爷子你赶快去转账不然的话我怕我控制不住。”板板嬉皮笑脸的道。

    “你呀。”

    严厅长指着板板的鼻子笑骂着:“回去做准备吧。这边我要布置任务。另外老虎进来。”

    门再打开。

    那个去带板板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直直的却看着板板眼神里已经换了种光芒。

    一种男人对男人的欣赏。

    板板回报以笑容。

    “你们以后多亲近亲近吧。这是我的老部下了。也要走上前台了。而这边老虎啊你就当是你一个小兄弟吧。不过违法乱纪就抓!”严厅长吩咐道。

    老虎石化一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

    “虎哥嫖娼抓不抓?”

    老虎的脸皮顿时抽搐起来。严厅长在一边已经爆笑连连终于屋子里三个男人全狂笑了起来。

    “滚吧。老虎送他回去。”严厅长手一摆。

    “老爷子您退休的时候就去我那里。”

    “你养我老?”

    “无所谓啊。我有钱。”板板大声道。

    周围隐隐的一阵笑声严厅长却让他们意外的点点头:“好到时候我去吃你的。”

    板板兴奋的大叫一声老虎也乐了:“走吧板板。”

    “恩走。虎哥今天去了不忙回来兄弟那里给你吃好喝好正好找几个姑娘………”

    车子出去的时候。

    院子里终于再次的哄堂大笑。严厅长摇摇头低头看了下表:“准备吧。”

    “是!”

    一刹那一股肃杀的风吹了起来………

    -------------------第271章 虚应总有了结时-------------------

    再回到汉江。

    板板看着这座熟悉的城市。天空里最后一丝阴霾已经要散去了。

    自己整个的人生在这个阶段将要画上一笔重重的感叹号!

    这样才爽!

    一个电话叫来了阿军。

    当然打着的名义是谈下资金和钱庄运作的事情。

    阿军还有胖子他们很快来了。自然还有阎良。

    板板低头看了下老虎来的信息一笑。

    办公室里随口扯了几句胖子和王建他们去看看运作了。屋子里就阎良和阿军了。

    板板看着阎良:“阎良这个几日你要忙点了左哥那边还有人手没?”

    “你说怎么了?”阎良问道。

    “柳少那里钱春那里张虎那里你准备下看看能不能跟着防止有意外。”板板道。

    对面的阿军神色一动然后忍耐住了。

    板板暗自好笑阿军的心急。他却一时间忘记了自己不是如今的身份的话恐怕遇到这样的事情比阿军还没主张。

    阎良点了点头一贯的能做到他就答应。然后闻到:“现在开始?”

    “恩你准备下吧但是你要跟着我。”板板道。

    阎良恩了声出去了。

    阿军看着板板板板连忙和他道:“好消息嘛这次是要动手了关于你这里我也详细说了情况。老头当面点头了。”

    “真的?”

    “是啊完全的点头了不过军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假如不行的话要你出面指正。到时候你肯定也要走个过场。你相信我么?”板板问道。

    阿军二话不说的点点头:“我自然相信你另外我岂能不懂就算三五年我都肯走下。彻底清白了不好么?”

    “如果你三五年实刑的话我也就没脸见你和铁哥了。”板板笑道。

    阿军也笑了:“那更好呵呵板板谢谢你啊。”

    “谢我什么军哥真是的这下心事算全去了吧?不要变化太大免得那个白痴看出来。”板板坏笑着道。

    阿军答应着然后有点好奇:“就这个几日了?还有其他事情?”

    “当然有至于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敢问啊军哥这些大人物的争斗我们能不粉身碎骨还捞到好处已经是烧了高香了我还敢去打听这些?”板板干笑着解释道。

    一句话无心却说的阿军脸红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是啊我这是关心则乱哎不是关系到我我什么时候这么八卦的?”

    板板知道自己说的不好正要和阿军解释道歉阿军却拦住了他的话头:“别板板我知道你说的不是我我这不是自己也觉得不好么呵呵。那这样晚上下去吃饭吧。”

    “好一起下去吧。”板板道。

    板板放下了手里的烟头:“我们就此不说这个了提也不提了钱庄的事情怎么说了?”

    “几个兄弟今天都把钱拿来了。这几个兄弟听你开了口也好玩。”

    “怎么?”

    板板一边走一边问。

    阿军在那里笑着:“哎你开口说一个人五十万让他们带着自己赚钱么?这些家伙丢不下这么面子没有的也去凑了拿出去说放公司转和公司五五分钱。哈哈。”

    “我以诚心对人人以诚心对我啊。”板板淡淡的一笑:“一定要实打实的给他们返利。随时准备他们抽走。人家鞍前马后的尤其那天晚上那个时候这么大的人呢能分不清轻重?敢跟我进去的绝对是真心当我兄弟了。”

    “他们是当你大哥啊。我走了这么多年江湖分不清楚么?板板你好好干我虽然学好了这一摊子我帮你带起来。不违法乱纪专门走点路子赚钱就是。”阿军在一边道。

    板板乐了:“那就拜托军哥了。你出面他们更服气。对了刘逼他们来了么?”

    “已经到了和你弟弟一起呢你看?”

    “不忙见我们先处理其他事情然后夜里见。”板板道。

    阿军也点点头:“我也防止意外让刘逼没有见人躲了外边场子里去玩了。不会有意外的几个兄弟跟着呢。再说你的人现在谁敢动打了公子还把部队拉出来。”

    板板有点尴尬:“那不是铁哥他们老爷子的面子么?”

    “你这样就是你的面子再说了一次接触后还不冲着你?上次你做的不漂亮么?板板你这一点上很实诚所以留得住人。”阿军在一边评价道。

    板板连忙拱手:“军哥你放了我吧。我就一色狼加流氓。”

    电梯门正打开。

    乔乔俏生生的站了外边直直的看着板板:“你也知道呀。”

    阿军狂笑着先走了。

    板板气的疯瞪着乔乔:“臭娘们晚上老子日死你。吃了没?”

    乔乔的手指含着嘴唇里扭着腰靠了门口作出一副春的样子眼睛扫了下板板:“人家饿了。我要。”

    板板落荒而逃。后面是乔乔娇笑的声音:“来啊来啊。”

    李天成和罗世杰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李天成丢了个眼色给板板随即板板就看到了他后面出来的张正和钱春。

    板板客气的一笑:“吃饭的钱处?”

    “板板啊怎么溜达哪里去的半天看不到?”钱春问道。

    板板尴尬的回头看了下乔乔。

    乔乔在电梯门关起来之前冷下了脸哼了一声显然她以为他去了其他女人那里。

    板板再回头已经没必要解释了。

    罗世杰在那里笑着:“被查到了?这下晚上怎么办?”

    “我不回来睡。”板板恼火的嘀咕着。

    钱春和张正全笑了起来。钱春举着手:“算我不好以后不问了哪里想得到啊。”

    说完几个人又是阵男人才知道的笑声。

    板板只好逃难似的:“好了我去吃饭了饿死了李哥罗哥还有钱处张总啊你们上楼去休息吧。”

    说完他苦着脸装的很镇静的走了。

    钱春在后面和李天成挤眉弄眼的。

    随着越来越熟悉钱春性子深处的一点小人得志已经有点流露了命里那么点龌龊就写了他不加掩饰的眉宇间。

    李天成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如何了。

    但是也有感觉总要收网了。

    由得你蹦跶吧。

    李天成放下了架子陪着他笑着。

    板板忽然回了头来:“钱处柳少呢?”

    “他啊?被阎良请着吃饭了年轻人也谈得来。”钱春含着笑对板板表示赞许。

    板板一愣随即道:“哦这样啊恩。那我先去吃饭。”

    “天成啊板板手下可全是人才啊你看阎良样子不凡身手不简单你看柳少这么张扬的人对他都客气。这么面子一转也好办多了。哈哈。”

    李天成在连连说是:“是啊不是钱处先转下这里也难办啊。哎走上去休息休息。吹吹风。”

    几个人簇拥着进了电梯。

    钱春理所当然的走了前面。

    一副带头人的样子。

    罗世杰和李天成毫无任何的不满还客气的请了张正先行。

    和死人计较什么?神经病么?

    和死人争面子?那不是争棺材么?

    李天成心里嘀咕着电梯门缓缓的闭上之前看着包厢门口板板站了那里对面是阎良和柳少。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李天成骂道。

    边上的钱春也道:“真是哎。何必呢。”

    “都是少年得志也好不打不相识嘛。也许这样玩的更好。”张正是生意人八面玲珑的说着好话。

    讨好着钱春也讨好着李天成。

    李天成这里他可想着以后照顾呢县官不如现管嘛。

    板板在那里握着柳少的手:“来再来几杯阿军也在几个好兄弟一起玩下嘛。”

    阎良在一边也道:“是啊柳少板板叫了全是好兄弟一起去?”

    “也好去吧那左总呢?”

    柳少倒是不含糊了他问道。左证然正和几个听了半天柳少牛皮的管理人员出来。

    看着他们告罪:“晚上还有核算我们就算了你们玩。”

    “算了左哥他们是做事的。不打搅了。”板板道。

    柳少跟着板板阎良进了包厢。

    这已经是晚上第三番酒席了。

    之前两番全是客人。

    从回来到现在再加上中间扯淡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是八点了。

    汉江正常五点半开始吃饭。

    然后混混吃吃中间夹杂着跑饭局。

    时间的提前根本在于随后的娱乐谁也知道去晚了好的小姐全没了。既然如此嘛。大家不如吃早点。

    而且因为这种原因。

    一般的晚上不如中午吃的慢。

    看到柳少进来了屋子里的人自然站了起来恭维着他上桌子在这种气氛下和几次三番的恭敬下。

    柳少已经渐渐的回复了心态。

    可怜的他还不知道不久后的命运。旁人里板板偶尔流露的眼神他只当成了一种客气礼让。

    其实那里怜悯而已。

    “柳少我先干了。”板板站了起来。

    一个人接着一个人的敬酒里本来就喝的不少的柳少醉意慢慢的得意的笑着:“板板痛快你小子来。”

    时间在慢慢的过去。

    虚情假意的时间过的特别的快。

    板板等着煎熬着。

    直等到了大家酒足饭饱了露出了苦恼的笑脸:“下午出去玩被女人知道了晚上我就不陪大家了。”

    男人们心领神会。

    看着板板灰溜溜的上了楼房。

    打开房门刘逼豆腐鲁根和张小星已经在了里面。

    板板对着他们点点头抹了把脸坐了下去:“阿逼豆腐回来就好大家再等等几天吧。”

    “板哥我知道呢。”刘逼在阿军的身边学了不少。

    阿军有事情要请板板对板板心里也有点愧疚他会做人知道刘逼他们对板板来说重要。

    在安排好他们的同时也另外的专门指点了他们分清楚板板现在的身份地位和过去要有点区别了。

    板板吃惊的看了下刘逼的规矩然后看到了阿军的教导。

    他哈哈一笑:“现在不是做事这样干嘛?事情上他们和你说了?以后这块你出面但是跟着军哥后面做多听听他的?”

    “我知道了豆腐呢?”

    “和你一起。张小星去工程那里跟着左哥后面走走你是最聪明的。至于鲁根回家去住几天。当然现在你们还要躲些日子。”板板道。

    刘逼他们全理解的点头。

    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可是看上去和感觉着都知道板板在面临一个大的问题。

    唯一让他们放心的是。板板似乎很有主张。或者说有恃无恐。

    比起上次来说身份不一样了背景似乎也不一样了财力实力全上了一个台阶。

    现在看来该担心的是他的对手了是那个王八蛋这么倒霉?

    他们想着。

    看到了板板脸上的困意来去坐车谈事情想事情还看事情。板板很累。疲倦是掩饰不住的。

    想到这里刘逼站了起来:“你休息吧我们先走。”

    “恩好吧我明天还忙你们做准备吧等我电话。”板板拍拍他们的肩膀。

    一如既往的像个大哥。

    只是做的更加的成熟和自然。兄弟之间的感情没有任何的隔阂却已经很分明了主次。

    刘逼他们跟着阎良的兄弟悄悄的出去了。

    板板坐回了沙。

    门打开了不要看也知道是乔乔。

    乔乔眼睛转了转到了板板身后给他按摩了起来。

    “很累?”

    “还好就是困了仿佛一下子松了下来一点也不想动应酬也应酬烦了。”板板低声的道。

    肩膀上的酥麻感觉让他很享受。

    乔乔站了后面继续帮她捏着却没有任何声音。

    板板也不说话了。

    渐渐的酒意上了头的板板就靠在了沙上这么睡去了。

    站了他面前帮他褪下了鞋子袜子。

    乔乔低头抚摸了下板板的脸。男人面容上掩饰不住的憔悴让她心疼可是就连这份心疼也有人要分享。

    乔乔痴痴的看了一会儿。

    然后帮他把空调打开了。

    又进去帮他铺开了被子才小心的推醒了板板让他进去休息。

    板板头昏脑胀的走了进去钻进了被窝后看了下乔乔:“今天没力气啊。你老实点。”

    “我还有去忙呢啐。”乔乔急了老娘好心没好报?我看上去很好色么?

    气鼓鼓的女人出去了。

    板板偷偷的一笑眼睛再缓缓的闭上了。

    明天。

    明天啊。新的一天会有什么样的事情生呢?真期待……

    -------------------第272章 秘密布局断恩仇-------------------

    罗世杰安静的坐在办公室里。

    新的一天已经来了。

    左证然的投资让他在市里及其的有面子而且这就是一种政治资本。

    李天成也是。

    虽然大部分人已经知道左证然分了两边来投资就是为了给他们这个面子可是其他人却说不出什么来。

    人家自己情愿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也找出这样的朋友来!

    车子开进了罗世杰的区政府。

    李天成一脸的严肃下了车直接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很快的板板的车也来了。

    而城市的另外一头。

    左证然正在工地上忙碌着。身边少了几个影子。

    至于阿军正带着刘逼在合同上签字。这里就是钱庄的开始了。

    阎良陪着柳少继续四处游荡着。

    钱春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着。李志锋陪着笑脸跟着张正张正看着面前的一大片地皮露出了笑脸。

    “我知道了。”

    李天成放下了电话随即把电话还给了板板。

    板板看着他。

    罗世杰也有了点激动。

    李天成坏坏的一笑:“今天晚上实施抓捕。就定在你那里。”

    “好的。我吩咐下他们。”

    “不忙。”

    李天成又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打给王城中:“城中你到老罗这里来下。”

    放下了电话。

    李天成道:“板板城中手下的一群小伙子还是不错的。你不是也认识几个?”

    “老三他们?”板板道。

    李天成点点头:“今天晚上我带他们几个小的在你那里吃饭你约钱春和张正。阎良对付张正的几个保镖估计他们不敢动的。”

    板板坏坏的一笑:“他们敢和偶像动手?”

    “动了也白搭。”罗世杰仿佛自己是个武林高手似的。

    三个人齐齐的偷笑起来。

    半响李天成才继续道:“严厅长说了案子很大似乎有人有交代了点什么来。板板你知道什么?”

    “你没现省内新闻联播上这个几天少了一个人的消息么?”

    板板拿过了电话。

    加拿大时间此时是晚上十一点整。

    “铁哥?抓到了?好的谢谢你。谢谢是你放心。阿军和你说了?呵呵兄弟哪里敢对不起大哥呢?呵呵。”

    板板没再看李天成和罗世杰大变的脸色。他再次拨打了严厅长的电话:“严厅长北美那里抓住那个人了。是。好的我等您消息。我现在就打过去。”

    “铁哥想办法把他送回来。恩好。好。我把电话号码给你你和严厅长直接联系吧。恩。”

    板板报出了严厅长那个没有人知道的号码放了心思。

    看着李天成:“他的儿子九八年国家新型能源计划泄密损失不可计算。随之在香港公海国家精干人员伤亡十数人。八人牺牲。”

    “他脑袋坏了?”

    “贪欲吧?还是什么?谁能知道?”板板叹息了一声。

    那样的地位啊。

    “柳这次也完蛋了?”李天成问道。

    板板点点头:“没有他在里面操作怎么会能让那个家伙逍遥?”

    一边的罗世杰已经插不上话了听的眼睛只是一愣一楞的。

    李天成腾的站了起来:“这些。”

    大手在搓着牛眼翻着。

    板板一把拉住了他:“李哥还有大半天等不得么?今天晚上就抓了他们是想不到的。要等我们这边动了他们才动呢。”

    “恩。我是气不过。这些。”

    任何男人听说这样的事情这种背叛国家的事情没有人不生气的。李天成并非作伪而是真正的血性。

    罗世杰也在那里呆着。

    板板一笑:“罗哥晚上也捧场啊李哥请下小兄弟们我和你请钱春张正还有左证然。然后动手。”

    “摔杯为号。哈哈到时候我带他们去敬酒。正好嘛你那边不是有个大包厢么?两桌子一起。

    板板点点头:“我马上回去安排下就是。菜好点抓了之后有人来吃饭的。我正好给李哥你介绍下。老爷子说那个人马上要上前台了要他照顾我的。对了老爷子说他下来后到我这里转转。”

    “哦?这是好事情啊。”

    李天成不意外因为他和严厅长板板三个人共享着一个秘密。罗世杰却傻眼了省厅的一把手退休了来板板这里?

    板板是他干儿子啊?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也不好和罗世杰解释。

    板板只是和他道:“严厅长的公子对我那个廉价房计划很感兴趣也想合作老爷子就来帮帮吧。”

    这种解释也算成。

    罗世杰也不至于往了心里去嘀咕这些事情。他现在有点激动的是很快的一网打尽了这些混蛋。

    而他们犯的罪越大那么抓捕他们的人立功就越大。这代表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就是李天成一半的激动也因为了这一点。

    板板看着两个官迷虽然人之常态却不由得也笑:“九十九步了。本来钱春还要带你去拍下柳的马屁呢哈哈。”

    “省钱不好么?”李天成哈哈一笑:“那种人渣我再去应付本来就很累的这下是解脱我啊。柳少倒是话的要明天去。哼哼。”

    “明天?明天去啊押着他去吧你是当地的公安局长行动能不有你的配合支持么?谈到系统内老爷子就认你说话的啊。”板板道。

    李天成乐不可支的在那里哆嗦。

    边上的罗世杰鄙视着他。板板转了下眼睛:“罗哥李志锋要下了。其他的事情难说难讲但是肯定是做不下去了。你加油啊。”

    “你们不帮忙?”罗世杰瞪着眼睛。

    注定要分享一块大蛋糕的三个家伙再次坏笑了起来。

    板板长身而起:“好了我走了。回去安排。李哥城中马上来你和他谈吧。我先去忙。”

    “恩你去吧。”李天成点点头。

    板板知道罗世杰在自己面前还有点放不下面子说什么。

    等自己一走肯定要和李天成完全的摊牌商量怎么日李志锋。李志锋下去了空余的位置他坐不到。

    可是必定能有更上一层的位置等着他。

    要加油了。

    板板的车远去。

    路上和王城中的汽车擦身而过。王城中愣了下低头电话响了:“你去李哥那里。我去办事。王哥啊天要亮了。”

    王城中笑着放了电话他的未来也更明亮了吧?

    工程度还是很快的。

    板板的车从那里转了下虽然上面还没有施工可是样子已经出来了。门面很重要的。

    从欧阳的办公室那里走过板板看着里面忙碌的女人职业套装包裹的身躯让他心里跳了几下。

    还是压抑住了冲动。把车子开走了。

    回到集团吩咐了胖子晚上包厢准备。然后板板回到了办公室内。

    “军哥事情如何?我在办公室。刚刚转了一圈回来了。好。”

    走到了窗前。

    对面是安静的江渠内沟。蜿蜒着。

    不远处是迷茫一片的长江。

    看着前方。

    还有熟悉的城市。板板觉得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就等着事情彻底的了结吧想想几年来生了的事情。自己的人生在经历了低谷后终于攀上了正途只是还有些路要走。

    而到了廉价房区域建设的时候自己应该已经彻底的无忧无虑了吧。

    不争什么不想什么安静的生活安静的享受就是了。

    远远的。

    板板忽然看到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靠在柳树下在那里看着什么?

    是她?

    板板眉头一锁。

    想了想他大步的走了出去。下了电梯过了长街。

    女孩清秀的脸上有着点茫然。

    贪婪的用鼻子在嗅着深秋的气息。她看不到。

    “丁玲?”

    板板试探着问着。不知道她还记得不记得自己。

    多少日子前自己惊艳的一撇记得了这个有着遗憾让他看了就心疼却没有一点点的其他心思的纯洁女孩。

    仿佛是人世间最后的精灵。

    女孩子随着声音转了头来:“你是?”

    “我是板板你还记得么?”

    “是你?我记得你的声音。”丁玲忽然笑了。

    笑的那么的美风吹起了她的长。她咬着嘴唇:“我听说了你很多的事情。”

    “你不会是一个人出来的吧?”

    板板一边问着一边回了头去不远处一个花白了头的老人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眼神里似乎有点怀疑。

    “我爸爸在那里。”

    板板随即对了老人善意的点点头。

    老人的心似乎放下了点。他最珍爱的宝贝他舍不得她。生怕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看着老人走了过来。

    丁玲仿佛也听到了。回头叫道:“爸爸。”

    老人的手里捏着一枚已经有点泛黄了的草。抵到了丁玲的手里女孩子欣喜的拿过了在手里捏弄着。

    板板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灵巧的折叠出了一只草蟋蟀。虽然还有点不标准却已经是难得。

    “送个你。”

    “谢谢。”

    板板接过了那枚蟋蟀。看了看她的父亲忽然问道:“眼角膜找不到么?”

    “很。很难。”

    老人的眼里闪过了点恼火。丁玲的脸色却没有变化只是幽幽的道:“这样也好我听的到世界听的很清晰。”

    “我的号码。”

    板板递过了名片。他难得出的名片都有点皱巴巴的了。然后再取过了手机。他觉得怎么也不能再这样下去。

    老人不解的看着他。板板忽然一笑:“能给我你的号码么?”

    不知道怎么的就相信了这个看上去有点不羁的年轻人。老人按下了号码。然后交给了板板。

    “我叫板板。”板板道。

    老人在看着名片的时候已经闪过了点惊讶再听他说着自己老人还是保留着克制只是眼神里总也藏不住一点震惊和古怪。

    这个人?

    他怎么认识自己的女儿呢?他们如何认识的?

    也许是板板某些方面的名声是好的。而今天的善意让他觉得传言未必是真的。

    一个笑的憨厚目光清澈的年轻人。

    能怎么自己?乃至自己的女儿呢?

    他终于笑着点了下头。

    “你等我电话。国内不行国外找。丁玲送了我这枚蟋蟀我要回报她光明。相信我。”

    板板认真的看着老人然后低头看着丁玲:“这个几天我还有事情但是我相信不会太久了。我先走了。”

    “板板你……”

    丁玲的声音急促的在身后响起。

    老人也在那里直直的看着板板显然他想不到板板会这样说。而他的身价能力?

    老人的眼里有着点激动又忐忑。

    “那时候遇到过你是你鼓励了我我才有今天。老人家您的女儿是个善良的姑娘。我辜负过她对生活的那片美好单纯。而好多的事情过去了我也想做回我自己了。从您的女儿开始。给我这个回报的机会吧。”

    丁玲扬起的脸上泪水缓缓而下:“板板我没有说你不好。”

    “可是我骗不过自己的良心你好好保重。老人家请您相信我。我别无他意。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今天。我只想用美好回报美好。”

    板板说完深深的对着这个曾经净化了自己心灵给予了自己力量的坚强女子一躬。

    转身走了。

    身后老人颤抖的声音充满了希望和信任:“我相信你孩子。”

    “等我。”

    板板哈哈大笑起来。对面阿军的车子门打开了。

    阿军默默的看着他。

    没有完全的听清楚可是阿军看到了点什么。板板的眼角有点湿润而那个轮椅上的女子喜极而泣。

    “军哥。一切都会好的。”

    板板重重的拍了下阿军的肩膀:“我们上去说。”

    阿军点点头。

    跟着板板走进了集团。

    他不想问什么板板想说他会说的。

    “今天晚上进行抓捕。就在这里。需要你的配合。军哥明白了?”板板低声的道。

    阿军意外之后点了点头。

    “钱庄那里的事情怎么办?”

    “刘逼把合同签订了然后我放他去送鲁根了。张小星和他们一起。至于钱庄那边收拾啊什么那些兄弟过去了。都干净十足。”

    “那就好。军哥这是三千万的凭证你留着到时候是你立功表现之一。本来这里是要在张正投资的这一块上玩下的。现在他才把地皮拿下。马上就要出事了我想这里有作为的。”板板坏笑着。

    阿军也笑了。

    他当然明白了张正这里出事情后政府已经得到了好处随后的处理上只要有关系一定能相对便宜的取下那里。

    随后的展绝对是很好的。

    “至于钱春和张正他们上面的关系网全部要完蛋了。真是做似的好日子不过整日操作这些?也算机缘巧合的。撞到了一起。铁哥今天已经抓了一个人了那个家伙好死不死的跑到北美在那边华埠有点往来的人也控制了。”板板说的云里雾里的。

    阿军也不细问。

    怎么说无非是出逃?干部?贪污腐败?还能有什么?

    去的地方的确是加拿大还有一些欧洲国家或者国。

    但是最多的还是加拿大。

    过去和大6关系还不密切但是现在几年不一样了。国内经济一片大好。虽然比之展了很多年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有差距。

    可是聪明人都不会在游戏的最后随大流。只有先机才是聪明人该做的。

    有的时候这方面的配合也是种投资。

    阿军接过了板板的香烟点上了后道:“板板看来钱庄这里马上就动了?”

    “恩有这些兄弟们的路子我们先占着这就是我给他们五十万私自好处的意思。这么做也就理直气壮了。随着他们的路子开始我们这里必定会越来越好的。”

    “是啊先提就行这个社会消费和收入不一样至于收不回钱的问题?我们是肯定没有的。”阿军笑道。

    板板也笑了:“正好马上那边的门面也要出了我留几个门面给你。意思下就行了。”

    “算这个里面扣吧。该如何如何。”

    “和我价格一样。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见你?”板板哈哈则。

    阿军也不客气了。

    门面拿了手里一年搞点钱不好么?

    不知道大祸临头的钱春还有张正依旧风光着。

    甩下了马上也要倒霉的李志锋。

    张正车子带着钱春向着板板这里而来柳少电话来了一起吃饭。本来是要换地方的。

    怎么白吃也不好。

    可是板板这里阎良说了不去实在是骂人你柳少心里还不爽?老子让你打一顿行不?

    遇到阎良这样的人物柳少被吃的还真是死死的。

    他不问了。

    同时他其实抱着个心思。

    板板这里还是要收拾的出气也要出气下但是阎良这些人嘛当然要处到时候两头不帮了板板和自己老实下也有个面子。

    不然总堵着不是?

    阎良也懒得问他这些心思要和自己玩?巴不得呢反正又不要自己花钱。正好还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你。

    就是本来要跟了板板身边的也放弃了。

    阎良直接和兄弟换了位置。另外有人暗自跟着板板。虽然板板不需要可是他们还是要做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车子开着柳少歪着脑袋和阎良在指点着街上的美女阎良陪他附和着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悠闲吧?

    纵然几十年后也能如此心态恐怕早就变了。可怜的家伙出来后能干嘛呢?

    -------------------第273章 欲擒贼子在今夜-------------------

    阎良才不会管他的未来呢。

    虽然柳少的未来有他的功劳。

    板板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进了包厢给大家道歉表示的确很忙。然后毫无义气的丢下了阎良就走了。

    柳少也乐得他不在。

    怎么着在他的面前柳少总要压抑着点心理上就这么的憋有什么办法?

    至于他一走。

    柳少立即神采飞扬起来。

    看的钱春都暗自摇头。却没办法谁叫他有个好老子呢?

    板板是懒得再去看柳少那小人得志的嘴脸了。

    李天成为了工作继续在那里溜须拍马着。最近微微的反常行为落了钱春心里却觉得李天成是个识趣的人。

    有原则重感情却不木头。知道灵活多变。

    私下柳少对李天成的印象也是大好。怎么着仇恨也算在板板头上。和这么上道的“下属”他一点意见没有。

    阎良在那里客客气气的陪着。

    时不时的也点上几句。

    比如:“对对在那边也是这样的柳少这句话对。”

    柳少得意之下提及自己点不检点的行为惹的屋子里的人哄堂大笑。没有谁在乎是不是违法。

    欺负人总是有趣的。

    而男人多少都有点恶趣味在心里。

    罗世杰在那里一样嘻嘻哈哈着钱春透露出李志锋不行他觉得罗世杰才是真正的办事的。

    张正也表示了对罗世杰的尊重。

    罗世杰嘴里客气着心里却是冷笑狂妄你们有什么资格去对汉江的政府内部职位指手画脚?

    真当自己是谁呢?

    想到上午板板提及的那位真正后台他又有点心寒了。

    奋斗半生抵不上小丑一句话。

    扪心自问假如这一切没有背后的阴谋而是真实的在生着的话。自己敢不敢得罪他们?

    得出的答案让罗世杰心里惭愧。

    他不敢得罪。

    因为这些人的一句话传了上面而上面的人一句话再传回来。自己的一切就完了。

    下面有的是人要为了自己的乌纱和前途去拍马屁去整他。

    哪怕那位大人物本意也就说说而已。

    这就是社会。

    一时间想到这些罗世杰的脸色都有点不自然了。钱春哪里知道他在想这些奇怪的看了下他:“罗区长在想什么呢?”

    “啊哦。”

    罗世杰反应过来了看着他尴尬的一笑:“哪里刚刚在想和李志锋的恩怨纠葛。说回头不瞒着钱处你也知道我们和板板的关系。他这个人啊哎。”

    “事情过去了嘛。”钱春忙劝道。

    罗世杰点点头:“之前还在工作上给我使着点绊子。然后老实多了。这个人不行。”

    “他要到岁数了吧。张总也是为了少点阻碍不然的话张总不直接走你这边走资金了?”

    听完了钱春的话。

    张正立即表态:“哎罗区长这样我再加大点投资力度等过了换届之前你放心兄弟说到做到。”

    这句话算是表白了在罗世杰的政绩上一定会加紧帮忙的。

    钱春也看了下柳少:“柳少就知道了柳厅和省里关系是没得说你们政府口这里柳少一定也能帮忙的。”

    “没问题罗区长你放心那李志锋什么东西看了就软软的一点没个男人样子。李局长你也放心。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一句话。”

    李天成赶快配合上拉了罗世杰:“来我们敬下柳少。”

    阎良也站了起来。

    冷冰冰的一点面子不给罗世杰居然瞪着他:“怎么罗区长不舒服啊?”

    那眼神吓了罗世杰一跳。

    边上李天成手微微的掐了下他罗世杰赶紧的不敢怠慢收拾了胡思乱想。专心的敬酒了。

    细微的插曲落了柳少眼睛里他爽死了。

    阎良为了自己的面子去抽罗世杰。

    他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哪里话哪里话阎良啊罗区长这是心里想着点事情你别和人家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