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法世纪 > 魔法世纪分节阅读19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魔法世纪》 魔法世纪分节阅读19

    r/>

    “靠!龙族规定里人类是低贱的存在吗?或者是你那张嘴太臭了每天吃大便活下去的吧你这名为龙的生物。”

    达云阳说话的同时他已经飞冲到了这条金色纹路龙的身边接着一拳头就将它轰下了天空整个画面看起来不可思议极了一个一米多长的人类竟然一拳头把一个七八米巨大的龙轰了下来仿佛那龙是纸做的一样。

    这一切生得极快在场除了亚格瑞和苏虞姬看清楚以外那几条龙明显还没回过神来达云阳在这时又一拳轰下了另一条龙剩下的两条龙才对达云阳咆哮起来不过它们还什么都没干达云阳又扯着它们的尾巴将它们抛下了地面去压在了之前那两条龙身上整个过程用时才几秒时间而已。

    “低贱的龙现在先饶你们一命你们给我听清楚了我们三个人会去龙华山脉如果你们胆敢中途暗算我们那我就杀掉任何敢来攻击我们的龙如果你们龙族伤害了我们当中任何一人我就杀掉一百条龙如果我们当中任何一人因为你们而死那我就毁灭掉龙族让你们永不升滚!”达云阳冷冷的说着同时他也以能力散出了冰冷杀意。

    实力强大就是事实面对达云阳那压倒性的天位力量还有那股恐怖的精神杀意这四条龙都默默的飞了起来事实上它们还没想到竟然有人敢那么轻易的来惹龙族大6四大势力之一的龙族。

    当达云阳降落时苏虞姬连忙走上去问他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龙族来袭击我们你就杀掉它们如果我们受伤你就杀掉一百条龙如果……”

    “当然不是拉。”达云阳笑着打断了苏虞姬的话他说道:“既然幕席天在这里龙族的事他一定可以知道到时再用他的权威来解决就行拉这总比我们低三下气的去求那四条龙好吧?”

    苏虞姬想了想又问道:“那如果幕席天不在呢?它们来攻击我们了那你就真的要杀它们了吗?”

    达云阳又笑了起来他揉了揉苏虞姬火红的色直到将她柔顺的头揉乱为止他才说道:“既然幕席天都不在了那我们去龙族的领地干什么呢?又不是贱非要和看不起人类的龙在一起到时我们三个逃跑就行了懒得和这些会飞的蜥蜴多说什么。”

    苏虞姬迟疑着她和亚格瑞对望了两眼两人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怀疑明显的达云阳不可能会表现得那么乖不然他就不是达云阳了。

    “你说谎到时你一定会生气得大战一场你要知道你的伤还没好如果你想死的话不如现在和亚格瑞打一架好了而且……你可以毫不在乎的大量杀生吗?即使对手是你的敌人。”苏虞姬又小声的说道。

    达云阳这次没理她他只是轻松的走在三人最前面好半天后他才说道:“你有某些地方很像我所以你也许也会遇到这样的事当你心里的火气无法包裹时你会不计后果的去做某些事某些你认为正义的事即使大量杀生也无所谓了。”

    这句话让苏虞姬沉默了只有亚格瑞一个人走在最后面他深深的看着达云阳和苏虞姬他心里有这样的感觉也许他们两人都还没有觉有着相似气质的二人他们两正在慢慢的吸引着对方慢慢的吸引。

    三人不断的前进之后事情的展果然如同达云阳预料的一样当大批龙族赶来袭击他们时其中带队的神龙族长老认出了亚格瑞它马上命令所有龙族停止下来并且亲自对达云阳表达了歉意之后又安排出龙族当三人的坐骑一路飞翔向了龙华山脉。

    事实上此刻谁也没预料到一场风暴正涌向龙族领地。

    -------------------第十章 话说两路-------------------

    达云阳三人各自坐了三头龙就向龙华山脉前进不过其中有一个小插曲达云阳非要坐那条金色纹路龙而神龙族作为龙族中的上位者苏虞姬和亚格瑞分明看到那条龙委屈得要哭而且它眼里似乎还真有了泪水呢。

    一路前进没多久龙华山脉出现在了众人眼里那是一望无边的连绵群山随着远处群山越来越高有许多山顶上都还有了冰雪。

    “怎么?龙族喜欢住在寒冷的地方吗?”达云阳突然问向了他身下的金色纹路龙。

    “……不相反我们讨厌寒冷除了传说和我们神龙族一样高贵的白龙以外其余龙都喜欢温暖和带着硫磺味的地方。”金色纹路龙无奈的说着话事实上它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了。

    “是吗?那……你们一定是住在死火山口不死火山里的吧?”达云阳笑着说道

    金色纹路龙没有再说话不过它显然明白到坐在它身上的男人绝不简单。

    没过多久迎面就出现一个凹型的巨大死火山形状看起来倒有些像是月球上的环形山而龙族群就像这个山口处飞了去。

    达云阳三人稳坐在龙背上感觉着那急冲而下时风吹拂的快感时眼前景色突然一变他们已经随着龙群进入到了火山之中那是由无数个洞穴组成的龙族居住地整个地盘看起来巨大无比龙族就在山里的岩石上开洞栖息。

    数万的龙族都可以轻松栖息可想整个火山广场有多巨大了不过看着那么多龙族到处飞舞这下连达云阳的脸色都有些不对了。

    他一定在后怕拉早知道如果有那么多龙他当时一定没那么嚣张呵呵这个笨蛋……

    苏虞姬和亚格瑞几乎同时这样想着。

    龙群到达之后那个神龙族长老嘴里飞快的念叨着某些意义不明的咒语接着它在达云阳惊呆的目光中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他接着还飞快的向某个洞穴里跑了去。

    “不用那么吃惊的龙族传说中的四大上位种族它们都能变身成人类身体。”亚格瑞看到达云阳那么吃惊他只是低声的解释道。

    “这个不合常理吧?那它们那巨大的肉体和骨头还有内脏和大脑这些重要东西总不可能消失了吧?不合常理。”达云阳古怪的呢喃着。

    这时从神龙族长老进去的洞穴里传来了个声音:“尊贵的风之王子我代表龙族欢迎您的到来尊贵的客人。”

    一个高大的老头子从那洞穴里走了出来他满脸的笑容可是看在达云阳眼里却有一种虚伪的感觉说不出为什么。

    “不公平也为什么我善意的话却被骂作低贱你看起来就那么孤傲却被说成是什么尊贵呜好不公平。”

    达云阳的话让其余两人都叹息了起来这点性格倒是他所独有的那就是偶然孩子般的任性这也是他身上众多矛盾点之一。

    亚格瑞看向了那个老头子冷淡的道:“族长不需要那么客气能告诉我生命魔导师阁下在那里吗?这次我是来找他的。”

    老头子连忙说道:“是来找魔导师大人的吗?他去传说之坟了中午他就会回来不如三位休息一下我再派人去摘些天龙果直到魔导师大人回来前三位还可以和我的族人一起到处转转。

    亚格瑞迟疑了一下然后他看了看达云阳接着说道:“不必了我有要事要找他先去了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麻烦族长照顾她一下谢谢了。”说完他拉着达云阳就飞了起来飞出火山口后朝某个方向就疾飞了去。

    苏虞姬呆呆的看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显然她被抛弃了虽然意思有些暧昧但大体上是这样没错。

    于是龙族领地上出现了一个手提火红长枪的红美女当然了她脸上的表情和她身上散的怒意分明标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字。

    “不管了达云阳那个笨蛋他就那么听亚格瑞的话吗?连我也不管了我恨你死达云阳!”苏虞姬愤声的说着事实上她说这句话时某个男人在天空上直打喷嚏。

    “既然他们都走了那我就去探险吧听说龙喜欢收集宝贝和珠宝不知道这是真的吗?呵呵既然来了龙族领地不找到点什么这不是很对不起自己吗?”

    带着这样的思想苏虞姬向着火山深处寻了去而她却没有注意有几个神龙族所化的人远远跟在她身后。

    话说另一边达云阳被亚格瑞拉出了火山来他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于是问道:“干嘛那么急?最多只需要等到中午而已嘛而且早听说天龙果很好吃为什么不等等呢?”

    “不是这样的你想想族长虽然说幕席天是中午回来但你以为他是谁啊?他可是幕席天。”亚格瑞冷着一张脸说道。

    “是啊幕席天怎么了?啊……是的我们必须赶快去找他。”

    达云阳突然想到了幕席天那可怕的迷路症如果他们真的在龙族窝里等待的话也许要好几天后才能见他回来甚至要等好几个月也有可能。

    “知道幕席天为什么喜欢逗留在龙族领地吗?除了要监视西方大6的动静以外这里也是他迷路症状最轻的区域在这里似乎有某种特殊的存在让他迷路的症状少了许多他才能经常来龙族领地。”

    “是吗?他在这里不会迷路吗?”

    “不还是会迷路只是迷路的情况轻了很多比如平常要消失一个月左右在这里的话……大概十五天就可以看到他了。”

    “……”

    达云阳和亚格瑞不断闲扯着两人已经在龙华山脉里飞行了好一会凭着小天位的度这样的距离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到了那就是龙族的圣地传说之坟。”

    在飞行了好一会之后在群山之中又出现了另一个死火山不这个火山看起来仿佛还是活着的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一样冰冷又火热的耸立在那里。

    两人正准备向火山飞去时突然他们都觉得后脑一寒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脑袋里转了一圈一样而只有达云阳才满脸震撼表情。

    从他眼里看过去整座火山都被一片淡紫色光芒所包裹那个应该是精神印记实体化的样子看起来竟然巨大得那么不可思议简直有些夸张了那个真的是人类所具有的精神印记吗?

    两人对望了一眼还是向火山口飞了过去果然在火山里面是滚滚的火红岩浆而亚格瑞指了指里面就向火山口内飞了过去。

    达云阳连忙跟了上去两人一路沿着熔岩壁向下在即将到达火焰岩浆时在熔岩壁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亚格瑞就拉着达云阳飞进了这个洞口里去。

    两人一进入洞口里面的温度马上恢复到了平常温度这个洞口明显被一种魔力封印着所以才能在这么高的温度下存在而达云阳向洞里张望着才现这个岩洞深不可探。

    “这个洞很奇妙它的洞口由魔力所防护而且非常明显是大天位魔力它不断的吸收天地能量来巩固洞口而洞里面……则是由宿天位魔力所防护它让这个洞形成了个空间扭曲这个洞的另一头早移动到了个未知空间了非常奇妙。”亚格瑞边走边说道。

    达云阳有些奇怪因为就他所知除了仇恨和女性的他以外亚格瑞该是一个对什么事情都很冷漠的人能让他连说奇妙的东西想来该真的很不可思议吧。

    走着走着达云阳终于知道这个洞如何的奇妙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存在。

    因为当两人前进数千米后洞的两壁已经不再是岩石而是点点繁星整个洞就像是达云阳看过的那些科幻电影里的星际通道一样整个暴露在了宇宙里除了星星以外甚至连太阳这些恒星都可以看得到。

    “天啊太美了这里是幻世界吗?”达云阳惊奇的叹息着。

    “虽然不是幻世界但也相差不远了无论来几次都会为这样的幻而迷醉……”亚格瑞也少有的感叹起来。

    两人说话间穿过了这样的星际通道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里这里已经恢复成了岩石墙壁了。

    “天那个那个是‘龙’吗?太巨大了吧?”

    达云阳正打算仔细看看这个广场时才现在广场的前方有一具动物的枯骨但是说动物也不对这个东西的骨头长达数百米它的形状完全不是先前所看到的西方龙形而是达云阳所熟悉的龙的形状龙头蛇身巨大无比那是东方传说里的龙。

    “这是炽色火焰龙的尸骨传说之中龙族有四个颜色的上位存在分别是黑龙红龙金龙白龙但在精灵族和魔族等外族的圣典记载里却在这四个上位龙族之上另加了一个如同神一般的存在那就是炽色火焰龙而这个洞应该也和它有关吧。”

    一个声音从达云阳二人的背后传来两人连忙转过身去正好看到虚立在空中的幕席天。

    “这个洞?这个洞不是你弄的吗?”达云阳好奇的问道。

    “怎么会呢?”幕席天笑了起来他说道:“在我来之前据说龙族已经守护这个洞穴几百年了可能它从古代文明时期就已经存在而我仅仅只是恰好来到这里而已。”

    达云阳又看向了那个巨大骨头好半天后他才仿佛想起了什么一闪消失在了众人眼里接着他出现在了幕席天的面前一把抓着他问道:“我有事要问你告诉我我手上这个东西的秘密它有什么功能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

    幕席天愣了一下他这才看到达云阳右手上戴着的东西那是六芒星魔法之阵。神器排行里最末尾的一个。

    “啊是六芒星魔法之阵吗?真是怀念啊好久没看见了大概有八十多年了吧……”‘

    幕席天叹息了声他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而八十多年前那时应该正是魔族入侵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吧那是三神神话开始的时代……

    达云阳那边才刚找到幕席天时苏虞姬已经从龙族巢穴向下深入了好远好远她感觉自己就像要深入到地心一样而且温度也越来越高难道这个死火山之下还有岩浆存在?

    “呼全身都是汗好粘好难过哦真想好好洗个澡……可恶啊我为什么非要这么辛苦?那些歌剧里的主人公们他们不是很轻松就找到了财宝吗?更何况我这么美的美少女公主……呜好黑哦……”

    苏虞姬不断抱怨着但她还是坚强的向下走去靠着手上火焰长枪的照明她不断的向下靠近着而且她也渐渐现地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出现了魔力封印层。

    “小姐请止步前面是我们龙族的禁地那里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请小姐回去吧。”

    突然从后面传来了这个声音接着几个二十几岁的男人从后面冲了上来挡在了苏虞姬的面前。

    神龙族的吗?难道下面真的是他们藏宝藏的地方?不然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呵呵那好吧冒险一下。

    苏虞姬忽然媚笑了起来直笑得眼前几个男人莫名其妙时她突然运起了魔力从这几人之间穿了过去她拥有的骑士顶级魔力比这几个男人强大得多所以一下子就甩开了他们直朝下而去。

    这几个男人愣了一会然后他们才回过神来追了上去可是他们那里能追得上苏虞姬渐渐的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苏虞姬边跑边笑着不过她还没跑多远突然一下子撞在了墙壁上而且不单如此她还直接撞开墙壁冲了进去。

    “不会吧这么倒霉……”

    苏虞姬刚一冲进墙壁里面马上就闻到了股恶臭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而且她还觉得脚下踩到的东西也软软的似乎非常恶心一样。

    “这里……难道龙族的圣地指的是它们排泄物流下来的地方恶好恶心。”苏虞姬不停向后退去这一下她再没有探险的心情连忙向原路退了回去可是当她退到墙壁破开的地方时才现那个地方已经被层看不见的东西挡住了她竟然无法退出去。

    “封印结界?”

    苏虞姬吃惊的念叨着虽然她是很好奇为什么这里被下了封印结界不过这里肮脏的环境已经让她停止了思考所以她又念起了一段咒语那是遁地术的咒语可是当她静等着离开此地时这个东方仙术竟然也失去了作用。

    “好变态的龙族哦它们竟然把厕所用这么强的封印来把守难道它们有特殊癖好……救命啊!”

    苏虞姬此刻的感觉只能用惊骇欲绝来形容了虽然还没到绝望的地步但也相差不远了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不远处黑暗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她吓得更是尖叫起来。

    此刻的达云阳等人当然不知道红美女的困境他们正坐在一起聊天闲谈特别是听幕席天说起魔族入侵战争的事。

    “……魔族入侵战争并不是外间所传言的那样异族大规模入侵人类世界至少不全是如此当时整个东西大6上有一个极端强大的势力名为‘深渊教’……虽然很想跟你们说明但这其中牵连太广而现在的你们还没有实力接下这样的牵连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们当初的六芒星魔法之阵是作为魔器出现的。”

    “当时我天空雷神深蓝魔王我们三个都因为机缘巧合而领悟了宿天位精神印记可是在最后一战攻打‘深渊教’圣殿时我们三个差点被深渊教的教主一人全杀了呵呵现在想来还捏着一把冷汗……”

    幕席天这话一出口达云阳和亚格瑞都惊呆了他们是见过三神强大实力的人如果有人说他能一人杀光三神而且是一场战斗里同时进行他们打死了也不信甚至连当事人幕席天那么说时他们都有些不相信。

    “别不相信当时的我们刚刚领悟宿天位实力肯定不如现在的强大而且我们三个人的最终武技都还没完成遇到了那个大天位顶级的男人时我们都陷入了挨打状态。”幕席天笑着说道。

    “这不符合逻辑啊即使是最差的宿天位只要凭借那高一等的精神印记即使打不赢大天位顶级强者也不可能会遇到死的危险啊。”达云阳实在忍不住了他开口问道。

    幕席天点了点头他说道:“确实按照普通情况来说确实是这样但那个男人持有六芒星魔法之阵并且将这个神器的‘能力’完全开了出来即使是最末的神器但当‘能力’完全开时那恐怖简直不是人所能想象的六芒星魔法之阵的神器能力啊‘精神印记’!”

    “精神印记?这个神器有精神印记?”达云阳古怪的问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控制精神印记的能力这个神器可以帮助主人使用大天位精神印记不管主人本身实力如何只要主人能够开神器的能力除此以外还可以帮助主人任意模拟大天位精神印记与任意创造大天位精神印记甚至还可以转移主人的大天位精神印记……”幕席天默默的说道。

    “这个男人本就是精通死灵魔法的人他将在场几万士兵的尸骨都复活了再将这些尸体灌入模拟大天位精神印记其中有九成以上的尸体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能量而爆炸但剩下的大天位强者数量也足以毁灭大6而且这个男人还杀不死只要我们杀死了他的肉体他马上把自己的精神印记转移到新的身体上当时的他堪称世上最强……”

    幕席天满脸的回忆表情仿佛那场惊天动地的战争还在昨天一样而达云阳和亚格瑞也陷入在了想象中。

    “要不是最后生了那件事让我们三人都使用出最终招术也许整个世界的历史也要重新改写了吧。”幕席天说到这里时闭了嘴他显然不打算再说下去。

    达云阳点了点头突然他愣住了仿佛想起了什么最后他惊喜的叫了起来道:“我知道了当时她的肉身虽死了可是神器的能力保存了她的精神印记只要能够找到合适的肉体她可以凭借精神印记来恢复神识天啊她没死!”

    幕席天和亚格瑞都还在想着什么突然听到达云阳惊喜的声音他们还有些呆楞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达云阳说的是什么而达云阳也神秘的笑了起来忽然他也呆楞住了。

    话说苏虞姬正吓得魂飞魄散时那个黑暗中的影子似乎也吓得在颤抖而且它还不断的向后退去一时间苏虞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看着影子越退越远她的好奇心这时才提了起来于是连忙将手里火焰长枪来当作灯光一看之下她倒吸了口气。

    那个黑影既不是龙也不是人甚至不是她所知道的任何生物那是一个满身脓疮的人他的背后却有一对巨大的龙族羽翼两三米长的暗金色龙翼但却奇异的长在了这个人类身上这样的情况看得苏虞姬呆住了。

    “别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苏虞姬仔细一看才现这个人是个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如果不是脓疮看起来太恶心和难看他的样子该是很俊俏的一类而且他还害怕得在颤抖。

    龙翼少年似乎并没有听明白苏虞姬在说什么他只是不停向后退去直到碰到墙壁尽头时他才愣愣的看着苏虞姬。

    苏虞姬这时才仔细看向了地面那里满是污秽之物还有许多说不出名字的恶心虫子这里的环境看起来恶心到了极点不单如此地上还有许多霉菌那些颜色的霉菌不管怎么看都像有毒这个少年是怎么生活在这里的?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能告诉我吗?”苏虞姬看着少年的惨样她的同情心大于是轻轻走向了少年并且柔声问道。

    少年眼里充满了疑惑但他的身体依然在颤抖仿佛并不晓得眼前的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真是的美女在问话也好歹也回答半句嘛……算了让我自己来确认吧。”

    苏虞姬叹息着接着她突然闪身到了少年身边并且极力忍住了肮脏一手放在了少年额头上顿时一些画面开始流入她的脑海。

    传说中龙族中的神龙族可以化身为人类他们的男子通常英勇无比而女子则美丽无比可是龙族自古以来有一个故老相传的传言那就是当神龙族和人类通婚并且生下子嗣时生下来的无论是男还是女都将给龙族带来灭顶的末日他们被称之为禁忌之子。

    苏虞姬在这个少年的身上看到了他以前所经历的事从他婴儿时期开始那时他刚出生他父亲就是神龙族的金龙而他母亲则是人族某个小国的女骑士虽然不知道两人是如何相识并且相爱的但他们两人确实恩爱无比直到神龙族派出的使者找到他们时。

    他父亲和母亲宁愿拼死奋战也不想两人活着分隔两地结果可想而知在数十神龙族战士的围攻下他们两人双双战死而他则作为禁忌之子被抓了回来并且投到了这个禁忌之池里来像以前的禁忌之子一样在这里任凭他自生自灭。

    是吗?不止一个?

    苏虞姬愣愣的看着少年她并知道当她看着少年的往事时她那激动的心情让她的能力挥了作用把这些画面全部传给了在远处的达云阳所以事实上有两个人看到了这些画面。

    苏虞姬看向了周围地上果然还看到几具骨头这个肮脏的地方居然几百年里一直存在着而且这个少年他从小就活在了这里吗?他是怎么样求生的啊无辜的他却被外面那些所谓的龙族上位者所虐待……

    莫名的一股极端愤怒的怒火在她心里燃烧了起来以前她一直生活在宫殿里即使知道世间有所谓的黑暗但也不过只是听听而已当她真正看到黑暗和肮脏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愤怒。

    “你有某些地方很像我所以你也许也会遇到这样的事当你心里的火气无法包裹时你会不计后果的去做某些事某些你认为正义的事即使大量杀生也无所谓了。”

    这是达云阳不久前说的话现在仿佛印证了一样苏虞姬只想将那些残忍的龙族全部杀光带着这个无辜的可怜孩子离开这里让他看看什么是阳光让他能够呼吸那甜美的空气而不是让他以为眼前这个肮脏的洞穴竟然就是全世界了。

    “走!”

    苏虞姬话也不多说什么她一把拉着少年手上火焰长枪因为她的愤怒而剧烈燃烧了起来也不知道她那里来的力量竟然控制着亚天位的天地能量一枪刺在了结界封印上将这个封印刺开了个洞接着她在封印洞封闭之前拉着少年已经冲了出去。

    在极远处达云阳也将他所看到的画面接受完毕一时间他默默的站在了那里。

    “喂老头龙族是什么?”达云阳忽然问向了幕席天。

    幕席天愣了愣奇怪的问道:“龙族是什么?什么意思?”

    达云阳满脸杀气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我要在龙族领地上捣乱原因仅仅只是因为我看不惯它们的某些信条不知道你会阻止我吗?”

    幕席天一时间还没回过神来他好半天后才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不以后也是无论你干什么即使你想要毁灭契炼我也不会阻止你除了杀我以外你可以干你想干的任何事……不过我很好奇它们的信条是它们的管你什么事难道你想要作为神一样支配它们吗?”

    “不神太高级了不适合我我说了我仅仅只是看不惯而已我看不惯而出手打人关它们什么事有本事就不要让我看不惯!”

    达云阳说话时他一闪不见幕席天一愣他马上就知道达云阳使用的是视觉之空这个精神印记能力而亚格瑞并没有露出多吃惊的表情他只是快的跟了上去。

    达云阳几秒之后就冲出了火山接着他那火焰般的精神印记疯狂涌出控制着小天位魔力环绕着他的身体而逍遥战法也奇妙的运行了起来。

    他在虚空中一点魔力竟然如同炸弹一样爆炸起来他就凭这个爆炸的冲力不断加向远处冲去那度快得无与伦比渐渐的他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第十一章 恐怖的逍遥-------------------

    苏虞姬拉著少年飞快的冲出了封印圈外面的空气虽然还是浑浊但对於两人来说比之前却清新了一百倍一时间两人都贪婪的呼吸著空气。

    好半天後少年仿佛才想起了什麽他慌张的挣扎著想要再退回到之前那个空间而苏虞姬则死死拉著他。

    “我要带你到真正的世界去那才是真正的世界……”苏虞姬悲哀的说道接著她运起魔力就向上面跑了去。

    两人还没跑多远先前那几个龙族男子已经出现在了面前他们满脸震惊的看著苏虞姬和少年渐渐的他们的眼神从震惊变为了愤怒和凶残。

    “可恶的人类竟敢把禁忌之子带出净化圣地你是在践踏我们的信条。”男子中的一个狠狠的说道。

    “你犯了我们的大忌讳你现在也被禁忌之子污染了……”

    “是的把她关进净化之地把这个肮脏而卑贱的人类……”

    龙族男人们越来越愤怒而且不单单只是愤怒那愤怒之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羞耻感这让他们只想将眼前这个女人碎尸万段。

    当年魔族入侵战争时龙族并没有打算帮助人类事实上它们更希望加入到异族联军里可惜一个男人的出现他一个人就冲进了龙族巢穴并且在展现出他那压倒一切的力量後将龙族作为了人类最後也是最强的援军他的名字就是幕席天。

    这段往事作为龙族最大的耻辱而被龙族深深记牢它们一方面极端仇恨幕席天另一方面它们又害怕这被称之为三神的男人而且它们也希望凭借幕席天的威望让龙族能够登上四大势力之一当许多复杂的情况加在了一起时龙族就隐忍了这数十年时光。

    几个龙族男人咆哮著它们的身体渐渐变化到最後变成了几个巨大的淡金鳞片龙它们身上的金色非常之淡其它鳞片就满是杂色了看起来其等级应该不高。

    苏虞姬冷冷的看著它们眼前这几头龙都只有战士高等级实力但她知道只要她一出到外面的龙族巢穴去那里将会有上万个战士高等级龙还有几百几千个骑士等级龙存在甚至连天位龙都有可能这是一股多麽巨大的力量啊但她也知道现在她的心和行动已经完全交给了愤怒。

    她娇喝一声抬起火焰长枪就刺向了这几头淡金龙那个少年只看到眼前火红的颜色一绚而过红美女又再回到了他身边拉著他越过这几头淡金龙向上跑去。

    少年呆呆的跟著跑动不过他的视线一直看著这几头淡金龙直到他和苏虞姬都越过它们时它们的心脏处才突然爆炸了起来那里早已经被火焰长枪刺了个对穿。

    “卑贱的人类你们逃不出去的我们高贵的龙族天生具有心灵呼唤当我们死的那一刻外面的长老已经作好杀掉你们的准备了也让你们尝尝我们龙族这几十年来所做的‘准备’还有那该死的人类幕席天……”

    这个垂死的声音从两人背後传来不过苏虞姬和少年却没有半点停留他们依然快的冲向了上层。

    感觉到了连红炎枪都在颤抖那上面有著说不出的恐怖压力啊我真是笨蛋呜至少也该等达云阳回来後才再和这些龙战斗嘛。

    苏虞姬边跑边想著可是她却没有丝毫迟疑拉著少年就冲出了洞穴外面光亮一盛两人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接著两人才看到了周围情况无数的巨大龙族它们或飞或站将这个小小的洞穴包了个完全。

    “人类女人为什麽要破坏我们的信条难道人类都是那麽不讲道理的吗?可以随便侮辱别的种族。”

    一个人类老头站在无数龙族之下他严肃的问著苏虞姬这个老头就是金龙族的族长。

    “也许是我理亏但我还是坚持……让这个孩子自由好吗?”苏虞姬一点也没迟疑她大声说道。

    “不他非人非龙他是禁忌之子肮脏而邪恶的存在如果让他一个人自由那我们整个龙族都会毁灭这绝不可能。”老头子冷冷的回答著。

    “是吗?”

    苏虞姬叹息了声渐渐的她手上的火焰长枪越燃越剧烈仿佛握著团熊熊火焰一般到最後她和少年都被包裹在了火焰里。

    果然还是不行为什麽到外面来了还是无法使用地遁术呢?就像就像整个龙华山脉都是封印地带一样。

    当苏虞姬和少年都陷入在烈火中时周围的龙族们开始异动了起来它们都张开大嘴巴射出了大小和颜色都不同的火焰球无数的火焰球从四面八方冲击而来它们全部轰击在了烈火表面。

    这无数的火焰球不断轰击那爆炸的声势恐怖之极苏虞姬所面对的生物毕竟是龙族啊这是人类有史记载以来号称最强大的种族。

    “踏焰绯枪舞序章。”

    苏虞姬一个人从爆炸的火光中闪动而出那个少年则被保护在一个魔法阵里面那剧烈的爆炸火光仿佛并不能伤害到她丝毫一样她如同火焰精灵般的舞动著在众龙的攻击下毫无伤伴随著她的红色此刻的她看起来竟是如此美丽让人感到眩目。

    “她是骑士顶级强者普通攻击伤不了她用魔法!”老头子作为龙族领他马上号命令道。

    在场至少有数头千巨龙它们中有一部分依然著火焰球追赶苏虞姬而剩下一部分则开始念叨著低沈的语言那是龙族所特有的魔法属性名为龙系语言的魔法。

    苏虞姬只觉得身体周围仿佛被什麽束缚起她就像在水里移动一般要用很大的力量才能继续保持这种度久了下去她不被火球轰死也会被活活累死所以她当即选择了攻击。

    “踏焰绯枪舞舞笑罗兰。”

    苏虞姬一招出她周围至少有数十只巨龙被轰了出去这些具有抗魔能力的生物竟然无法抵挡苏虞姬火焰长枪上的红火可想而知她招术间的威力不过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下一秒她被无数火球击飞了数千米接著被更多的火球所掩盖。

    此刻的苏虞姬已经使用了她最强的力量可那亚天位的魔力也无法抵挡如此大规模的战士骑士等级魔力攻击没几秒她所处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个巨大深坑这个坑洞完全是被龙族火焰球轰击出来的而苏虞姬就在这个坑洞的最底部。

    “踏焰绯枪舞二舞轻云烟。”

    当无数龙停下了攻击後那处坑洞的尘埃才渐渐降下当尘埃降完後它们才看到苏虞姬依然站著她此刻已经全身是伤耳鼻间全是鲜血不过这样的鲜血配上她的红之色看起来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凄美。

    苏虞姬仿佛叹息了声她就像是一条火光一样的闪向了龙族老头子还有她的长枪也刺了出去却不想还没碰到它她的脖子就被卡住了。

    “你很强人类天位以下你该是我见过的最强一人但你以为我们龙族是什麽?我们是最强的种族肉体和精神都是这岂是你们人类所能比拟的?”

    龙族老头子展现出来的是天位魔力它瞬间就封锁住了苏虞姬的攻势并且将她脖子卡著架在了空中此刻它只需要轻轻一捏苏虞姬就将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这样的情景就是达云阳归来时所看到的一切。

    达云阳还没做出什麽动作那个少年已经红著眼睛吼叫了起来他以一种快的度冲向了龙族老头子之後却被老头子一拳打倒在地少年身上只有极其微弱的魔力他如何能抵挡天位强者的一击瞬间他就头破血流陷入在了昏迷中。

    达云阳出现得实在是太突兀不过他那天位的存在感还是让巨龙们向天空望了去它们这才现一个少年立在它们头顶上而且它们连他什麽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

    “放开她!”达云阳看著那个龙族老头子他冷冷的说道。

    老头子还在思考它为什麽没有看见达云阳的出现所以它只是愣愣的回答道:“呃?什麽?”

    “我叫你放开她!”达云阳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老头子面前左手捏著它的手掌另一只手则拍在了它的胸口上强大的天位魔力瞬间爆一下子就将它轰了出去。

    直到龙族老头子已经被轰飞好远无数巨龙这才回过神来它们齐齐喷出火球或者火焰可是达云阳早已经闪到了少年身边。

    “照顾好她对了你带上她飞上天空你的翅膀应该可以飞吧。”达云阳怜惜的看著怀里的苏虞姬她脸色看起来好苍白红色的头和鲜红的血液这样的颜色看起来很是妖豔。

    少年愣住了他似乎正在理解达云阳的话是什麽意思不过达云阳可没给他思考的时间他将苏虞姬丢给了少年接著他转过身来看向了无数巨龙们。

    “再说什麽也没用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让他自由或者直接战斗。”

    达云阳的声音响遍整个龙族巢穴而所有的龙都全神贯注的看著他它们正在等待下一步如何行动的命令而那个龙族老头子也站了起来。

    老头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接著它低声嘶吼了起来它的身体渐渐变化一对纯金色的羽翼从它後背长出它的前肢和後腿也越来越大到最後它变为了一条十多米长的纯金巨龙。

    “人类你冒犯了高贵的龙族你……”

    “回答错误!”

    达云阳懒得再和这些龙说什麽废话他跳起一拳就将他身边的一条淡金青龙打陷入土里接著他抓住这条龙的尾巴硬生生将它抛向了纯金巨龙。

    “愚蠢的人类不过只有小天位的实力而已就想挑战整个龙族吗?记住我的名莱特哈瑞。”纯金巨龙也没动手它身体周围的天位魔力护层已经弹开了淡金青龙而且随著它舞动翅膀整个天空的云层竟然向周围移去这分明是大天位等级魔力出现的预兆。

    “呵呵大天位?”达云阳苦笑著在和霜雪天一战之後他实在是不想再遇到大天位强者即使他已经领悟了逍遥战法但在完全确认逍遥战法的威力前大天位强者对他来说依然是危险的存在。

    那个少年此刻已经飞了起来虽然看起来非常笨拙不过他还是向天空高处飞了去几下之後他和苏虞姬已经暂时处於安全地位。

    “明白吗?逍遥的定义自由无所拘束正是因为明白了它的意义所以我也看不得别人失去它……逍遥战法!”达云阳平静的说道说完之後他整个人处在了一种奇妙境界下。

    周围的巨龙们都感到莫名其妙它们野生生物的直觉告诉它们危险可是眼前只有一个人类啊而且他还只是小天位等级龙族里的几个长老都是这个等级强者而且还有它们的族长它可是大天位等级的金龙绝不可能杀不了眼前这个人类吧。

    达云阳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眼里下一瞬间他出现在了龙族族长面前。

    “视觉之空?”纯金巨龙一惊它那巨大的身躯也同时消失和达云阳消失一样根本没有丝毫痕迹可寻。

    达云阳随手一扔一个小小的火球在他身边爆炸那个纯金巨龙就出现在爆炸火光中它的眼里满是不信的神色事实上它根本不相信小天位的人类能够破解大天位技能视觉之空。

    “天位魔力可以无限的强化肉体当大天位魔力足够集中时强化的肉体度可以达到视线接收之外加上大天位精神印记还没精细到可以跟踪这样的度所以就造成了视觉之空。”达云阳淡淡的说道他说话间已经击晕了十几头想要袭击他的巨龙。

    “不不可能你只有小天位等级精神印记你也不可能跟上我的度啊。”纯金巨龙惊慌的吼道。

    “精神印记不是这样用的……与其非要勉强去跟踪对方的度倒不如感觉周围空间的温度空气波动能量流动只要能够掌握其中诀窍那就可以轻松找到对方的所在了。”

    达云阳说话的同时他身上的魔力已经爆到了小天位极限接著他一拳打在了纯金巨龙的胸口处一拳的威力竟然完全打穿纯金巨龙的大天位魔力护层他推著比他大了十几倍的巨龙一路向後重重的撞在了巢穴的边缘岩壁上一声轰响他和金龙撞开岩壁冲出了死火山而去。

    周围的巨龙们还有些呆愣它们惊呆於这个人类所拥有的可怕破坏力而它们中某些最强的龙才能明白这个破坏力所具有的意义。

    天空中那条纯金巨龙不停挣扎著它想要逃离达云阳的攻击范围可是它每次移动之前达云阳就像能够预知一样挡在了它面前甚至连它的爪子和尾巴攻击都能轻易挡下至於它所吐出的龙炎弹更是毫无用处达云阳竟然用手就握灭了这些火焰。

    纯金巨龙突然咆哮了起来它嘴里念叨著古怪的语言接著它张开嘴对向了达云阳大天位的魔力瞬间化为了冲击波铺天盖地的击向了他带著他一起轰在了远处一座高山上。

    好恐怖的威力大天位全力一击将那座高山山峰都击得了粉碎如果被这招完全击实别说是小天位强者了就那怕是大天位强者也会受重伤。

    纯金巨龙喘息著它入神的看著那座山峰心里只害怕那个男人还没死就在这时它身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真可怕还好没打中。”

    纯金巨龙愣愣的低下了龙头达云阳就站在它身边他也在看著那座山峰这样的情景显得异常的诡异。

    “不不可能你真的是人类吗?你真的是小天位吗?不可能!”纯金巨龙恐惧的看著达云阳这样的情形它曾经经历过一次那个男人也是一个人就挑战了整个龙族并且以灭族的後果为威胁这才让龙族加入到了魔族入侵战役之中但这个男人是宿天位强者啊。

    “这个嘛别把我说得像是怪物一样好了现在我攻击了吧。”

    达云阳说话的同时金色巨龙只觉胸口再度一痛达云阳已经一指点在了它肚上。

    “吼!”

    金色巨龙拼命的鼓动大天位魔力护体可是大天位魔力才刚刚保护住肚子达云阳又一拳轰在了它的龙头上不知道为什麽本该无法对它造成伤害的小天位力量竟然打得它金星四冒差一点就晕了过去於是它下意识的抓向了前面。

    它根本就碰不到达云阳半点肌肤接著它的後背龙翼双足双臂都传来了剧烈疼痛达云阳这时已经一手卡著它的脖子将它压回了龙族巢穴里了。

    巢穴里的无数巨龙们它们只看到岩石壁的另一端突然爆开一头巨龙被一个人类丢了进来而那个人类马上站在了巨龙倒塌的身躯之上。

    不过一分锺而已达云阳和龙族族长已经打了回来除了他和它以外没有人知道生了什麽事一个小天位人类竟然将一头大天位金龙打趴在了地上事实上只要他愿意他似乎随时可以杀掉这头纯金巨龙。

    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除了无数巨龙扇动翅膀的风声以外似乎连它们的呼吸声都没了一时间整个场内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让人觉得诡异。

    果然几秒之後无数巨龙咆哮了起来在场的所有巨龙无论是杂色的还是纯色的是金色的或者非金色所有巨龙身上的鳞片都泛起一层淡金色仿佛所有的龙族都变成了神龙族一样。

    “……我还以为是什麽原来这就是它们几十年来的心血啊把神龙族的血脉灌输到普通龙种身上虽然实力是强了很多倍但它们真没想过和人类交配吗?禁忌之子?他有多强你们根本无法想象。”

    在天空之上那少年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两个人他们是幕席天和亚格瑞而幕席天皱著眉头说道从他的眼里看过去这个半龙半人的少年身上竟然有一层金褐色光晕那是精神印记的原始形态换句话说这个从未学武的少年已经是天位强者了。

    “看到了吗?那就是我给你说的逍遥战法如果是你的话能够明白逍遥战法到底是什麽吗?”亚格瑞忽然问道。

    幕席天又皱起了眉头好半天後才说道:“不完全无法理解不是武术不是魔法而且那种战斗方式……好完美。”

    达云阳游走在无数的巨龙之中他的控制能力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他身上某些地方没有丝毫魔力而某些地方的魔力甚至达到了宿天位强度比如一指点向巨龙时他指头顶端的魔力就是宿天位强度。

    不单如此他仿佛知道在场所有巨龙下一步的行动他一次性和那麽多数量的战士顶级骑士等级还有不少小天位等级的巨龙战斗他身上竟然没有被打到一下这样的动作甚至连他本人都不相信。

    “如……哇!”达云阳正打算使用绝招时他突然喉头一甜吐出口血来先前他体内的重伤已经开始在复甚至身上的小天位魔力也有逸走的趋势。

    好吧让我看看逍遥战法的极限到底是什麽让我看到如何打败这些蠢龙的方法吧……

    达云阳闭上了眼睛他任凭体内运行的逍遥战法来引导他接著他开始在场内无数巨龙的身边闪动著闪到一个巨龙身边就一指点过去然後是另一头……

    “出现了灵魂之空……呵呵比我预料的还要快哦。”幕席天突然低声说道而他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复杂得很。

    亚格瑞的表情也有些复杂不过更多的是惊喜和希望如他所想如果他也能学到这个逍遥战法的话也许他的仇恨就能……

    且不论天上的几人到底在想什麽达云阳可是完全还沈侵在逍遥战法的引导之中当他张开眼时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一切眼前没有还立著的巨龙几乎所有龙族都呻吟著躺在地上而且最让他满意的是果然如同他所打算的那样在场没有一头龙死去。

    “你们奢望著什麽?剥夺一个无辜的生命的自由来换取你们所奢望的永恒兴旺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根本不可能!即使没有那个生命的存在即使没有你们所谓的禁忌之子只要有人打算毁灭你们你们也有被毁灭的危险这和他有关系吗?”

    达云阳大声说著话他左手向上一拉右手向场内某处一拉接著那个少年和苏虞姬另一边躺在地上呻吟的龙族族长他们同时来到了达云阳身边。

    “放过他从现在开始他是自由的了。”达云阳对著纯金巨龙说道。

    “不不可能让他见了阳光如果不能再关押住他我们会毁灭的……”纯金巨龙底气不足的说道。

    啪的一响达云阳飘浮起来一拳头打在纯金巨龙的胸口上痛得这头巨龙差点晕了过去。

    “从现在开始他是自由的了。”达云阳又说道。

    这次金色巨龙有了些迟疑它呢喃著道:“不……”

    话还未完它胸口又是剧烈一痛那力量仿佛要把它打穿一样。

    “从现在开始他是自由的了。”达云阳说道他说话的同时单手卡向了纯金巨龙的脖子。

    “……”纯金巨龙恐惧的看著眼前这个人类它从来没见过这样恐怖的人即使是以前的幕席天也没那麽无赖和不可捉摸眼前这个人类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他是恶魔。

    达云阳一拳头打在了纯金巨龙的胸口上不但将它打退了几十米而且还从它胸口上揭了块金色鳞片下来直痛得纯金巨龙差点疯。

    “从现在开始他是自由的了。”

    “是的是的从现在开始他是自由的了我们龙族再不会攻击他再不会想要关押它我以龙族的所有荣誉起誓!”纯金巨龙连忙大声说道事实上连它自己都在怀疑龙族的荣誉到底还有多少存在。

    达云阳点了点头他转过身来看向了少年少年只是恐惧的回望他如果不是怕他打人也许少年已经飞快的逃跑了吧。

    “现在该你选择了呃你听不懂啊那麽……”

    达云阳轻轻拍了拍少年的额头接著他一手指向天另一手指向了地。

    少年愣愣的看著达云阳他仿佛明白了什麽於是他连忙指了指天然後贪婪的看著天空上柔和的蓝色。

    “那麽喜欢天空吗?呵呵那你以後就不要再被人关押你心里一定要时刻记得你是该活在蓝天下的生物这才是真正的世界。”

    达云阳笑了起来他边说话边把少年怀里的苏虞姬抱了过来他怜惜的看著这个红美人。

    “真是个傻瓜何必和我那麽像呢?你不知道吗?这样的你很吸引人啊……”

    苏虞姬并不知道达云阳说了什麽她也不知道之後生了什麽事当她醒过来时已经是几天以後了她身边除了达云阳和亚格瑞以外那个少年也加入到了他们这个小团队里。

    “废话既然救了他就一定要负责的拉要教他学语识字还要教他许多人生道理还要给他饭吃衣穿……虽然听起来像是领养了孩子不过只要想成是宠物就可以了。”

    达云阳是这麽回答的。

    “救了我之後呢?”

    “之後?不过就打打架了然後聊聊天然後又从幕席天那个死老头手上得过了什麽龙族契约总之事情展得有些诡异。”

    苏虞姬显然并没有听懂达云阳话里的意思不过她更好奇的是她身上的重伤竟然完全痊愈了这样程度的伤势应该没那麽容易的吧。

    “还能是谁?”达云阳解释道:“当然是你口里的生命魔导师幕席天了啊你以为治病是免费的啊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忙起来了。”

    “忙?干什麽?”

    “送信……到魔族都替幕席天送封信而已。”

    “哦到魔族都去送信而已啊……那里?魔族都?”

    苏虞姬愣愣的看著达云阳直到这个男人笑著点头为止她才没有了任何表情废话魔族都啊被称之为人类禁地的地方世界上最恐怖的都市他们竟然要去那里?

    -------------------第十二章 三神螺旋-------------------

    苏虞姬醒来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他们这个小团队早已经离开了龙华山脉此刻正在朝西北方前进。

    “魔族都?为什么要去魔族都呢?你不觉得有些夸张吗?就我们四个人不三个半人半条龙就去那里……我们会被做成人肉干的拉。”苏虞姬拉着达云阳的袖子说道。

    “这么说的话魔族是食人族吗?”达云阳天真般的问道。

    “也不是拉……你这个大白痴!”苏虞姬无法回答之下她只好狠狠一拳头打在了达云阳胸口上。

    达云阳笑看着眼前这个红美女他的记忆又回到了几天以前那时他还在龙华山脉和幕席天把酒交谈。

    “这个酒是龙族自家酿造的酒原料大部分都是天龙果就是这么一瓶如果拿到人类社会去可是比等重的黄金还要昂贵几十倍啊。”

    幕席天和达云阳都坐在半空中龙族所居住的巨大死火山就在他们脚下而两人头顶上则是一轮巨大的明月。

    白天的时候达云阳已经解决完所有的事情时幕席天才从天上笑嘻嘻的落下来那表情让达云阳直想一拳头打烂他的脸。

    而后的展简直过了达云阳预料幕席天既没说龙族什么不是也没说达云阳什么过错他只是突然在虚空中画了一个魔法阵接着抓住达云阳一只手从他手指上弄了些血投入到魔法阵之中。

    “……从今日开始你是龙族的契约者只要保护着龙族的繁衍与荣誉你的命令将被龙族所接受你的名字是达云阳。”

    这是幕席天几十年前得到的东西那是和龙族族长签定的龙族契约而随着他魔法的完成这个契约被化入到了达云阳体内。

    之后的时间里幕席天只是笑嘻嘻的替达云阳和苏虞姬治着伤到了晚上他就拉着达云阳来到了天空上。

    “为什么都不说话你不是做到了你想要做的事情吗?难道还有什么不满意……”幕席天又说道。

    “不是满意不满意的问题而是非常的不舒服。”达云阳叹息了声他说道:“龙族它们之所以要囚禁那个男孩它们只是干了件它们认为正确的事罢了虽然我不认为我做得不对可是我能改变它们的信条吗?不能当我离开之后它们还将继续囚禁以后出现的禁忌之子……”

    “到时又会出现抱持自己信念的新的强者他或者她会把龙族打败解救被囚禁的人……你不用想太多为何不按照你武术所表现的那样天地任你逍遥呢?”

    幕席天笑着说道这话让达云阳浑身一震他才现自己身上的魔力竟然有些浑浊他的精神印记也有些不安稳这都是因为他的逍遥战法正出现破绽。

    逍遥战法是根据我自由自在的心而存在换句话说当我的状态出现迷茫和无能为力时我的战斗力就会回到领悟逍遥战法之前就是那个只具有大天位魔力的我这样的战斗力甚至连龙族族长都打不赢……

    达云阳脑海里顿时出现了这样的信号他也说道:“也对啊何必多想那么多呢呵呵只要需要全部改变就行了。”

    幕席天正在喝酒他听到达云阳的话后被呛了一下咳嗽了几下后连忙问道:“全部改变那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似乎很可怕似的……”

    “将这个世界改变啊。”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起我就一直遇到我所不能接受的事但却被你们默认接受比如被完全毁灭的村庄被无辜杀害的人为了自己权力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妹妹的国王再到铭血城的……总之这个世界充满了病态它还在慢慢寻找适合它的进步道路然后世界慢慢进步变成新的世界一切才显得合理。”

    “历史的洪流是永远运行的不会为某人或者某物所阻拦但是它太慢了在这个世界渐渐寻找错误研究错误然后改正错误而变得美好以前还需要太多太多时间多得让人几乎无法等待所以我决定要推动它。”

    “个人的存在无法改变历史的洪流但英雄们却可以推动它的进程就让我成为推动历史洪流的一人吧让这个我看不惯的世界改变。”

    幕席愣了半响他突然笑了起来道:“真是的为什么看起来你更像是邪恶一方的人呢?那些舞剧里面扮演大魔王的人和你很像也而且推动历史……这样的强行推动不是和你的逍遥不符合吗?”

    “不你可能并没有理解我的‘逍遥’的意思和普通人想象中闲云野鹤的逍遥生活可不同我的逍遥的意思是……我!想!意思就是我所希望的和我所决定的无论是希望的什么或者决定的什么我都能找到其运行的规律和完成它的方法这就是我的自由我的逍遥。”达云阳笑着说道。

    幕席天想了半天后道:“大概懂了一点不过还有许多地方不明白……也许吧你创造了一种越想象的东西不过能拥有这个武术的人大概只有你吧毕竟只有你才能拥有大魔王般的气势再加上孩子般的天真和善良……听起来很像变态也。”

    “靠!”

    达云阳一脚踢向了幕席天幕席天则笑着逃避开了两人不停说笑喝酒看起来倒也非常悠闲。

    “对了所谓的‘原始’石到底是什么呢?”达云阳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原始吗?”幕席天看了看达云阳他说道:“原来你也到了这个时候了啊在告诉你那是什么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相信命运吗?”

    达云阳笑了起来道:“命运吗?那不过只是懦弱的人们逃避的话语而已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事先就被预定即使是阴谋也可能会生这样那样的意外但人们经历了许多挫折和痛苦之后如果将这些痛苦设想成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那么经历痛苦的人们就会变得心安理得因为他们无能力改变上天……无能力改变命运我不相信命运。”

    幕席天苦笑了一下喃喃说道:“是吗?原来这个世上那么多懦弱的人啊……虽然你的说法也算正确但‘原始’石却足以推翻你的论点。”

    “比如呢?”达云阳好奇的问道。

    “……这块石头有几十米巨大表面如同镜子一样光滑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它竟然没有一点腐朽的痕迹而且那光滑的一面随着不同的人观看而显示不同的文字。”幕席天说道。

    “光滑?显示文字?又不是放映机。”达云阳笑着道不过当他看着幕席天严肃的表情时他也认真了起来。

    “当初我和深蓝两人研究这块石头近半年时间可是却依然参详不出它奥妙之处包括它对什么人才产生什么样的文字这也是我们想不出的地方比如当初我看它时它除了说出魔族入侵战争以外还提到了一个男孩预示着我一定会和他碰面而那个男孩就是你……”幕席天指了指达云阳。

    达云阳古怪的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块石头上会显示预告未来的文字?那得到它的人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吗?毕竟可以事先知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可以事先知道事情那么就可以避免灾难了吧?不‘原始’上的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当它出现了文字时即使你马上自杀死去它所预言的事情也会成真比如‘瘟疫’就曾经这样干过当他知道自己的未来时他马上自杀了结果他即使变成了不死族这件事情也依然成真……所以我才问你你相信命运吗?上天将一切都注定后告诉你知道然后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生你却无能为力……”

    达云阳静静的听着他看到幕席天脸上露出了悔恨的表情时他知道幕席天也许就经历了这样的事即使强大如他也有可能无法阻止某一件事吗?

    “没有例外吗?难道‘原始’上所显示的事都会成真?”达云阳好奇的问道。

    “这个嘛据我所知‘原始’上的预示只有一次出现了错误那就是它对于我的预言其实它的预言一直成真直到……直到我在精灵族和一个本来不存在的神氏签定契约后它的预言才完全被推翻我想……我因为和火焰主战神的契约让我也成为了不可预料者了吧呵呵……”幕席天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却有些苦涩。

    “是吗?”达云阳忽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道:“无论如何我也想去看看那块石头如果能敲一点下来研究也许会有新的现哦或者可以找到那块石头的奥妙呢……”

    幕席天静静的看着达云阳露出了孩子般的表情他忽然指向了西北方说道:“去吧那块石头被东方仙派与另一个神秘门派控制着它在魔族都的更西面名为无语森林的魔界里去吧……随便帮我到魔族都去找个人把这件东西交给她……”

    幕席天说完时忽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他接着从手指上滴了滴血下来那滴血奇妙的停留在虚空中渐渐的不停变化着最终竟然变成了一滴血红色的绚丽宝石。

    “幕席之血世上七大宝石之一这也是我们幕席家族的两个传家宝中的一个哟帮我好好保管它直到魔族都时那个女人自然会来找你你就把这个还给……交给她吧。”

    达云阳接过了那颗宝石它仿佛真正的血液一样鲜红却是由固体物质所组成其绚丽的色彩看得达云阳都入了神直到幕席天喊醒他时他才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是一颗魔石别太入神的看它普通人连灵魂都会被吸走……你不是说你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吗?那么……到魔族都去吧用你自己的眼睛去见证一下何谓魔族当你知道了许多之后你自然会明白该怎么做在你改变这个世界之前……”

    幕席天和达云阳两人都没再说下去他们同时有了一种感觉也许这次的谈话也在“原始”石的记载上吧。

    在两人之下那座巨大如怪物般的死火山里满身是伤的龙族长老虚弱的躺在地上现在的它伤重到无法变成人类所以只能以龙族巨大的身躯躺地而它那巨大的眼睛里正露出凶横的光芒看着天空顶端的达云阳与幕席天。

    “…龙族的秘密不仅仅只是神龙族的血脉为了能够得到足以毁灭你们的力量我们龙族已经选择了黑暗……”

    巨大的金龙呢喃着它嘴里说出的是独特的龙族语言系统其复杂和拗口的程度连幕席天也为之望而却步所以它并不担心有谁听到它的话。

    “……等着吧当黑暗再度来袭时我们龙族必定能再次夺回以前的辉煌将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踩在脚下听你们出肮脏的求饶声……”

    仿佛是预言也仿佛是狗一样的狂哮声总之达云阳和幕席天似乎并不知道龙族还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之后达云阳背着昏迷的苏虞姬就向魔族的方向赶了去而亚格瑞和那个半龙少年当然是跟在了他身边于是一只怪异的小团队出现了。

    “即使如此……你手上拿个蛋干什么?你这个样子让我们看起来更加诡异也。”

    苏虞姬听达云阳说完经过她点了点头突然奇怪的问道因为达云阳现在的动作实在诡异得很他正拿着一颗如锅子般巨大的蛋傻笑这样的情景看起来确实奇怪。

    达云阳笑着说道:“这颗蛋是幕席天送给我的别用看傻子的眼光看我拉这颗蛋是化石说起来你一定不相信我从很早以前就想研究研究恐龙化石蛋而且这颗蛋据说还是那条巨大的骨头龙的蛋想一想都兴奋哈哈……”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