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法世纪 > 魔法世纪分节阅读2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魔法世纪》 魔法世纪分节阅读23

    “太厉害了他们竟然不使用魔力就打败了上百个修士等级的士兵。”

    “废话你连自己的队伍都不记得了?他们是奇兵队!”

    幕席霓心露出了服你的表情她接着奇怪的说道:“不过很让人奇怪啊奇兵队不是在卡格尔吗?难道你派他们当乞丐去了吗?”

    “呃我记得曾经告诉过他们只要遇到危险第一件事……”达云阳脸上忽然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轰!”

    “……就是使用重武器。”

    达云阳说话间外面一个奇兵队员扛起了小型号反坦克导弹朝着逼进他们的几个战士等级将领轰了过去……

    反坦克导弹被其中一个将领用剑斩了下来战士等级的强者全力一剑威力足以把合金坦克砍成两段反坦克导弹被砍成两半后猛烈爆炸开来光是气浪都冲开了周围人等众人连忙看过去时那个将领的半边身体都被炸成了碎片。

    “尔等使用的是什么妖法?受死吧!”

    几个战士等级的人大怒他们飞快的冲了上来面对面的和几个奇兵队员站在了一起让他们更加震惊的是这几个奇兵队员居然都是战士等级强者而且魔力强度还高过于他们一时间这几个将领还落在了下风。

    “住手!”

    一个声音响起同时一股大力将战斗中的双方都排开好远达云阳不知在何时出现在了场内他皱着眉头看着奇兵队员们身上的伤势这几十个奇兵队员们身上都带着伤其中几个的伤甚至还严重无比如果不及时治疗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主人。”奇兵队员们瞬间就认出了达云阳他们齐声叫道其中伤重的几个心情放松下马上就晕了过去。

    “生了什么事?”

    达云阳将精神印记锁定在这几个伤重无比的奇兵队员身上现他们身上的伤势全是强大的魔力直接攻击造成准确的说不是任何武器或者技能而是纯粹的能量攻击形成的伤势。

    奇兵队员们还没时间回答问题远处包围这里的士兵中就传来了一片喧哗声十二圣徒骑士来了三人其中有一个还是天位强者。

    “卡格尔的火血执政者你必须交出他们今天是教皇在圣殿祈祷的日子这些家伙强闯城门还杀死了我们许多士兵和副官必须要关押他们怎么裁决请等教皇祈祷完毕后再行决定。”十二圣徒骑士中的那个天位强者上前说道。

    达云阳又皱起了眉头这次明显是他的人理亏在先还杀了对方那么多人如果他还要包庇他们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了。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急的强闯进来?一定有原因的吧?”达云阳带着一些希望的问道他心里也暗暗的想着如果奇兵队真的被关了起来他也只能半夜里去救出他们了。

    奇兵队中有几人是专职向达云阳报告的人其中一个说道:“主人我们在卡格尔……”

    这时先前围攻这里的那些士兵中有几人慌张的在十二圣徒骑士耳边说了些什么十二圣徒骑士们也慌了起来那个天位强者连忙说道:“对不起火血执政者他们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必须马上关押他们请把他们交给我吧。”

    这人边说边走上前来他竟然想马上抓住所有奇兵队员。

    达云阳挡在了他面前他冷冷看了这人一眼接着说道:“听他们说完又何妨?”

    幕席霓心等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们都从使臣馆里走出来站在一边所有人都看向了正要说话的奇兵队员们。

    那个天位强者几次想要抢过达云阳身边几次之后他依然还站在原地而且他脸色涨红明显吃了暗亏眼看着奇兵队员正打算说些什么他忍不住的叫道:“火血执政者难道你想和整个教廷作对吗?”

    有问题……

    达云阳理也不理他他转过身来对奇兵队员道:“说。”

    “我们按照主人的安排一直都在卡格尔帮助琳普阿拉亚家族也遇到了主人所说的天位强者所以只好使用了核武器……这都还好之后全靠琳普阿拉亚家族的帮忙我们才从铁嗒丝洛的追击中逃脱出来……”

    “那时我们打算联络主人才现主人所在坐标正在西大6我们害怕主人出什么事就从琳普阿拉亚家族领地上向西大6走去路上我们看到几个被完全毁灭的村庄里面男的全部被杀但孩子和妇女的尸体情况却很奇怪他们的身体……全部被分尸身体各部分被整齐的分开来而且每一具尸体都是这样。”

    “毁灭这些村庄的队伍直指琳普阿拉亚家族的领地我们连忙又赶了回去但我们已经晚了……”

    奇兵队员们沉默着达云阳听得是一脸的寒霜身上的杀气如同实质一样凝固在他身上。

    “说到底生了什么事?”

    “……琳普阿拉亚家族的领地上到处是废墟他们的主城完全变成了平地整个城市像被重武器轰炸过一样……我们找到了幸存下来的一些人他们说是一个军团袭击了这个城市雅煦姿·琳普阿拉亚被军团俘虏吾司宇·琳普阿拉亚被打成重伤生死未卜。”

    达云阳听到这里几乎忍不住要暴跳起来浑身骨头咯咯作响恨不得马上飞到卡格尔去幸好幕席霓心到了他身边轻声说道:“不要慌他们似乎还没说完。”

    果然奇兵队员又说了起来:“我们连忙尾随这只军团离开的方向追去第二天时我们追到了这只军团但是马上被军团里的一个天位高手攻击最后要不是他被微型能量炮吓住可能我们当中已经有人再也见不到主人了吧。”

    奇兵队员们几乎全都露出了黯然神色与一丝苦笑那个报告员又说道:“之后我们秘密的尾随在这只军团背后虽然几次差点被天位高手攻击不过凭雷达盾系统我们还是躲了过去……我们现这只军团抓了许多妇女和孩子她们没有被杀但是其中有好一些人都被当作军妓直到这只军团进入到教皇国边境时他们才将所有的军妓都杀死只剩下一些妇女和孩子继续被关着而……雅煦姿也在这些被杀的军妓群里我们找到她时她的舌头早被割了下来身上的魔力也被废了多时……”

    “……”

    本来就充满了杀气的达云阳忽然静默了下来这种诡异的情况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情景一样。

    “离我远一点……”达云阳忽然低声说着声音里带着颤抖。

    “啊?”幕席霓心和她周围的人都奇怪的问道。

    “离开我身边啊!”达云阳有些着急的吼了一声吓得周围的人连忙避开数十步轰然一响达云阳的气劲将他身边十米内土地都震成了粉末虽然声势骇人不过这样的程度一般小天位强者就能轻易做到所以十二圣徒骑士中的那个天位强者有些不屑的感觉。

    “那只军团呢?”达云阳淡淡的问向了奇兵队员。

    “他们驻扎在城外不远处的军营里我们不敢深探军营害怕又被那个天位强者逮住而且我们现主人的坐标正在城里所以我们就连忙赶了过来但进城门时现军团里的士兵现了他们就一直追我们到了这里……”

    达云阳忽然消失在了原地他出现在了十二圣徒骑士那个天位强者的身边淡淡的说道:“教皇他在那里?”

    “你你想干什么?教皇正在圣殿里祈祷连生命魔导士大人和天空雷神大人都在场你想干什……”

    “够了。”

    这人话还没说完达云阳忽然伸手握住了他脑袋这个天位强者连一点挣扎都办不到轻易就被达云阳握了下巴接着一阵骨肉分裂的声音这人竟然被达云阳硬生生的撕了开来。

    周围人一阵倒吸凉气接着近半的人都呕吐了起来幕席霓心知道不妙她连忙说道:“云阳不要冲动你不能一下子和祖爷爷还有雷神战斗再怎么也要知会魔族那边……”

    她还在说话时达云阳已经消失不见场内那里还看得到他丁点的身影幕席霓心呆呆的看着达云阳集团的众人齐身飞去她咬咬牙跑到了苏虞姬身边说道:“虞姬姐姐你没有天位等级我想云阳也不希望你出事所以请你去找出那些被俘虏的妇女孩子们好吗?”

    苏虞姬心中一阵难过她还是爽朗的笑道:“放心去吧我不会成为你们的负担的那些人就交给我了。”

    幕席霓心点点头也随在了众人之后。

    在火焰神圣城的另一边一座巨大而庄严的神圣殿堂里人头齐聚新教皇正在火焰主战神神像前祷告着祈求上天能够降福于这个世界整个火焰神圣城里稍有资格的贵族都在场而且不知什么原因甚至连幕席天和亚迦蓝都在场。

    “呃?”

    “恩?”

    两人本来正在全神贯注的察探某些东西突然他们两人像是愣一下都古怪的看向了某个方向。

    好惊人的杀气太强烈了快达到突破天位境界的极限数值了……

    两人还在呆呆的想着什么突然头顶上一阵轰然巨响达云阳从上面撞开了屋顶冲了进来他一进来就狠狠抓住亚迦蓝左手。

    “都是因为你们三神!要不是你们为了什么三神战争会生这样的事吗?还她命来!”

    达云阳低声冷喝道他惊人的杀气蔓延在整个圣殿内那些贵族们早被吓得浑身颤抖起来整个场内只有少数人依然能够安稳的站着。

    这股力量……

    亚迦蓝挣了一下没挣脱他就静静的立在那里看着达云阳。

    “这里不适合战斗来今天让我看看三神有什么了不得走!”

    达云阳低声一喝他同时一脚踢向了新教皇将新教皇踢飞了出去他撞穿圣殿向火焰神圣城外飞去达云阳也拉亚迦蓝冲向了那边。

    幕席天愣了一下他马上紧跟着飞了过去在他身后是尾随而来的狼狼等人还有十二圣徒骑士中的两个天位强者这时整个圣殿才陷入在了喧哗慌张中。

    火焰神圣城内和城外的所有人他们只看见天空上一团火焰色光芒迅升起远去接着是好几个光团尾随在火焰色光芒之后惊慌和喧哗同样蔓延在了平民与普通士兵之间。

    “呃恒哥哥我现达云阳那个白痴一定是灾祸星转世为什么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出大事呢?哇恒哥哥看上帝……”

    精灵族女孩不停说着话妄图把张恒的注意力拉回来她现张恒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个火焰色光团他身体还有些奇怪的颤抖。

    “算了我去看看他你可不要乱走哦达云阳关系到你恢复的事情所以他不能死……恒哥哥等我回来。”精灵女孩叹息了声她轻轻亲了张恒额头一下接着她向地面下潜入了进去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达云阳拉着亚迦蓝一路向东飞去他在路上不停的踢着新教皇身上让巨大的冲击力带着他一起飞行这股力量极其巨大不过新教皇身体外有一圈火焰色的光芒保护着他就像是能量护层一样新教皇除了不能反击以外他身上竟然毫无伤。

    这一路前进几分钟后达云阳即将看到大海时他猛的扯着亚迦蓝向地面上落去新教皇也狠狠的坠落在了地面上地面上形成了个巨大的深坑。

    “……我在卡格尔的朋友被杀了她死得很惨比你可以想象的任何方式都惨……他们是我最宝贵的记忆那是我的以前是我去契炼前的所有回忆……现在什么都没了全怪你们都是因为你们的三神战争都是你这个教皇手下的人所做的恶事都是因为你们纳命来!”

    达云阳一把甩开了亚迦蓝他身上的魔力开始疯狂的涌冒出来他的魔力等级迅由小天位变为了大天位逍遥战法的等级瞬间就提升到了第二档次。

    达云阳赤红着双眼他身上的火焰色光芒汹涌澎湃这些光芒渐渐在他背后形成了一对巨大无比的火焰色羽翼。

    雅煦姿忘了这一切苦难吧来生不要再为此痛苦你在人世间的仇恨由我给你背负拼尽这腔热血拼尽这身性命那怕对方是三神也绝对要死雅煦姿路上好走我为你送行了……

    “纳命来!”

    -------------------第三十二章 我的名-------------------

    传说中有一名拥有大神力的神氏他有着火焰般的愤怒有着战神样的神力他的控制领域就是战斗他是主战斗之神他是火焰主战神。

    达云阳猛喝一声下一秒他出现在了亚迦蓝身边一招未出他就使用了视觉之空这个大天位技巧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

    亚迦蓝剑指连点将他面前的所有进攻范围都防御在了剑指下他还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所以他打算先开口问问这时他背后一痛达云阳出现在他背后一拳轰在了他腰上。

    在后面?不是灵魂之空……

    亚迦蓝猛的一惊达云阳的大天位魔力汹涌袭向他身体他体内的宿天位精神印记自动反击顿时整个空中出现了闪电与火焰的光芒亚迦蓝借着这股力量趁势而退不想在他背后却又是一痛。

    达云阳疯狂的攻击着亚迦蓝周身上下所有地方整个空间出现了至少十个以上的他而且每一个的招术与攻击方位都不相同甚至每一个他都是真实实体。

    亚迦蓝一连换了数种剑法但达云阳仿佛先一步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每次他刚一出现变招的想法他身上绝对会有数个破绽被攻击。

    这就是逍遥战法?好可怕……

    亚迦蓝身上的魔力再提一个等级此刻的他已经使用到了大天位等级的魔力同时他的剑招也由普通的剑派招术变为了呤月剑技和风形剑诀这样的剑派绝学天上的战斗顿时锐利起来。

    达云阳每一拳每一招的攻击都带着大天位魔力直接轰击由于他逍遥战法的级控制能力这样庞大的魔力被束缚在他拳头上数厘米的地方普通大天位强者被这样的拳头轰中时绝对会受重伤可惜他面前的人偏偏是三神之一的天空雷神亚迦蓝。

    两人都拥有宿天位时才能领悟的技巧魔力压缩所以两人的魔力并不会动则波及到周围广阔的空间里但是两人每一次对招都出雷鸣爆炸般的巨响任何人都能看明白这其中所隐藏的恐怖威力。

    当亚迦蓝使出了大天位魔力时达云阳的分身也消失不见不过他的攻击却显得更加恐怖起来。

    趁着亚迦蓝使用强大剑技的瞬间达云阳逍遥战法第二阶段的能力又使用了出来他周围的时间顿时静止亚迦蓝那如同雷电一样迅猛的动作在达云阳看起来如同慢动作特写一般一招完美无瑕的剑招变为了破绽百出的单纯移动虽然只有几秒时间已经足够达云阳攻击他的要害了。

    达云阳一指点在亚迦蓝的胸口上接着他又挡住了亚迦蓝即将出的强大剑技这时周围时间才恢复到了正常不过亚迦蓝胸口上已经结了厚厚一层冰霜。

    “呃?你怎么做到的?”

    “想知道吗?你死时我一定告诉你。”

    亚迦蓝和达云阳短暂的对话之后达云阳疯狂的攻势开始展开如剑诀疯狂的斩向眼前的天空雷神而且凭借他逍遥战法的特殊能力即便以亚迦蓝的宿天位精神印记也无法反抗一下时间延迟这个能力真的恐怖到了极点。

    达云阳短短几秒内已经击出数百拳那强大无比的大天位凝固魔力同时爆强如亚迦蓝也从天上被轰了下去他如同一颗陨石一般重重的坠落在了地面上整个大地数十公里范围内都震动了一下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近十公里范围的巨大陨石坑。

    幕席天等人到来时他们所看到的就是这个情景。

    达云阳如同战神一般站在天空上他身体周围赤红一片在他身后遥远的天空上一对巨大无比的火焰色羽翼缓慢摆动即使明知道那是魔力所形成的幻象但所有人还是看得入了神。

    “过来!”

    达云阳冷漠的看了幕席天一眼他又望向了远处的新教皇这个二十八九岁的男人正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他冲着新教皇虚空一抓新教皇仿佛被什么东西所禁锢一样缓慢的向他飞了过来。

    “你也有份吧?告诉我收集那么多女人和孩子干什么?纵容手下犯罪你罪该万死啊。”

    达云阳淡淡的说着话这时的他自生一股特殊的气势在场除了幕席天以外任何人都产生了一种无法抗衡的感觉就像是普通人面对自然的无力感一样。

    “死吧!”

    这个声音出的同时新教皇被抛了起来达云阳一爪子穿过了新教皇体外的火焰光芒护层逍遥战法的奇妙连神器的护体光芒也无法阻止丝毫新教皇绝对会被这一爪抓成两半但是不知何时达云阳这一爪被幕席天挡了下来。

    “现在还不能杀他轩辕碎必须要他才能封印。”

    “你以为今天的我还是以前的我?记得我曾经说过逍遥战法的精髓就是我意今天的我只想杀人仅此而已……”

    达云阳说话时双手一转他绕过了幕席天一圈如剑诀的银色剑芒绕在了幕席天的脖子上只听到他低声喝到“断!”字时幕席天脖子上血光一闪一阵剧烈的爆炸将这个身为三神之一的男人一招轰飞。

    并不是幕席天太弱了即使是魔法师的他拥有了宿天位精神印记时近战能力也并非普通的大天位强者能够比拟最关键的原因是达云阳级恐怖的能力时间延迟短短不过一二秒时间已经足够达云阳秒杀掉任何同等级的强者了即使是三神他的时间延迟配合宿天位特有的魔力压缩与能量转移他拥有着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太恐怖了他竟然能和三神抗衡不不单是抗衡了他打败了三神!难道他就是主人口中的火焰者吗?

    在达云阳一招秒飞幕席天的同时新教皇不停向后退去他一边划动着非常奇妙的手势嘴里一边喃喃述说着什么他身上的白色圣光越来越浓烈。

    “……奉天之意吾主赐力六芒星杀阵!”

    只见新教皇双手朝达云阳张开达云阳所立的天空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型六芒星魔法阵阵型迅缩小将达云阳困在了阵法当中。

    “轩辕碎圣临斩!”

    新教皇在远处大声一喝他手中隐约出现了一把火红色的长剑形状接着他飞空而起从高处落下斩向了阵法当中的达云阳。

    不可能这股魔力太强大了……不不是魔力这是纯能量?

    达云阳刚被困时还有些不以为然但他随即现他错了形成这个魔法阵的力量竟是如此强大浩瀚无边的能量源源不断的从火焰神圣城某处传来任凭他运行逍遥战法也无法挣脱一时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新教皇一剑斩断了他和六芒星魔法阵。

    魔法阵如同玻璃一样片片碎开达云阳身在其中滋味绝对不好受虽然他想使用时间延迟的能力来逃避这段伤害但这股巨大得惊人的纯能量压抑了他的能力一时间他被这招结实轰中了。

    魔法阵碎开的同时达云阳趁势而出但他身上已经满是伤痕特别是胸膛正中心一道显眼无比的剑痕直立那里仿佛被烈火燃烧过一样肌肉表面完全呈现焦黑色。

    “不错嘛这就是战神之剑轩辕碎吗?”

    达云阳朝新教皇虚空一抓新教皇浑身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所抓住一样他在虚空中动弹不得同时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小型六芒星魔法阵达云阳竟然模拟出新教皇才使用的魔法并以此来禁锢他。

    新教皇惊慌的看着达云阳一指点来一道银白色剑芒穿过魔法阵刺在了他左胸处整个魔法阵顿时破碎新教皇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击飞了出去他的身体被如剑诀的威力击飞向了天空之上。

    “你不配留个全尸回京华……”达云阳低声一喝他正准备使用如剑诀的绝招时忽然他感觉到在地面上出现了一股惊天剑气。

    这股无形的剑气实在是太过恐怖而锐利剑气直逼天顶天上的云层早已在达云阳等人运行大天位魔力战斗时就自然分开此刻天空上出现了一道道雷电没有云层的雷电更显出这些蓝色霹雳出现得诡异。

    亚迦蓝不知何时已从地面上飘了起来他一身儒家衣饰显得破破烂烂身上却毫无伤他手里提着一把古朴长剑此乃古剑雷闪天空雷神的爱剑。

    “达云阳我已经认可你的实力你有资格和我战斗接下来你就努力的活下去吧。”亚迦蓝一声冷笑他提剑就冲向了达云阳。

    达云阳也不答话他将本来目标是新教皇的如剑诀对向了亚迦蓝无数道银白色剑芒飞射而去但却在靠近亚迦蓝身边时化为了乌有。

    宿天位精神印记?

    达云阳心里一动他知道亚迦蓝已经开始使用真实实力虽然他凭借逍遥战法可以使出宿天位的技能特征但是对于某些方面还是无法同真实的宿天位相比当然了那只是对第一阶段的逍遥战法而言。

    如果是逍遥战法中的第二阶段呢?模拟凭时间延迟和模拟对方的某些绝招也许还可能和三神中的一个……只能希望霓心他们能拖住幕席天直到我打败亚迦蓝为止无论如何必须赢!

    还没等达云阳想清楚战斗策略亚迦蓝已经冲近到他身边一剑刺来达云阳却现他居然无法回避这普通一剑竟然让他产生了无法回避的感觉。

    在长剑即将刺到达云阳面前时他时间延迟的能力自然使了出来那把古朴长剑的度顿时慢了下来最后完全静止在了他面前虽然相对来说只是一瞬间但本来完美无暇的一剑此刻已经满是破绽。

    达云阳正打算冲上前去攻击时突然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就是这么一耽误时间延迟的短短时间已经过去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的精神印记明确的告诉他他面前的亚迦蓝仅仅只是视觉之空而已。

    “当初深渊教团的黑衣大主教就是个天位能力强者虽然只是小天位而已但当初的他差点将我们几人全部杀死当时的我们已经初识大天位……他的能力正是时间延迟你的能力是时间延迟吧?”亚迦蓝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了过来。

    “所以之后我做了场模拟战斗现时间延迟也并非无敌它有个致命的缺憾在时间延迟的时候无法现幻影与实体之间的差别换句话说大天位技能里的视觉之空与灵魂之空正是它的天敌!”

    这次亚迦蓝又是普通一剑直刺过来当达云阳再次使用出时间延迟时他现在时间延迟里真的无法感应出幻影与实体之间的位置虽然作为闪避来用时间延迟堪称无敌但它战斗时的实用价值无疑降低了不少至少对于三神这个等级的强者来说时间延迟已经无法对他们产生致命伤害。

    “没关系你总不能每次都使用幻影来攻击我吧?我就不信你不露出破绽。”达云阳冷然说道。

    “诚然拥有时间延迟这个能力的你确实很强但还不够远远不够如果你没有其它配合时间延迟来进攻的武术的话这场战斗已经注定了结局。”

    两人说话的同时对轰了百招达云阳的逍遥战法实在是奇妙异常即使是拥有宿天位精神印记剑术已达天成无暇境界的亚迦蓝也奈何不了他他总是凭借时间延迟在一瞬间闪出亚迦蓝的剑气范围然后锐利无比的如剑诀随即出亚迦蓝的视觉之空和灵魂之空又正好克制了他的时间延迟两人间的对轰根本无法伤害到对方丝毫。

    这时忽然从远处传来了声巨大的狼啸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阵恐怖无比的魔力波动达云阳的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不行霓心他们挡不住幕席天能和眼前这个怪物一起被称之为三神幕席天也是怪物……不行了用全力吧逍遥战法第二阶段模拟!

    达云阳心里一思量他手上的招术顿时一变面对亚迦蓝刺来的一剑他竟然毫不躲闪那一剑刺到他胸口上的一瞬间一道深蓝色魔力隐约出现将那一剑完全挡在了外面。

    “这是……深蓝?”

    “模拟的呵呵很像吧?”

    达云阳趁亚迦蓝露出真身的瞬间深蓝色魔力将两人整个包裹在了其中达云阳的时间延迟能力也使用了出来整个深蓝魔力团只持续了瞬间而已亚迦蓝被巨大的破坏力轰飞向了幕席天处。

    “雷霆剑……”

    亚迦蓝倒飞出去的同时想要出招术来阻扰达云阳但这一招还没出达云阳已经一脚踩在了他胸口上将这一剑招完全破坏同时深蓝魔力配合逍遥战法一时间亚迦蓝根本无法反抗的飞向了远处的幕席天。

    远处的幕席天和众人果然战斗在了一起不过幸亏他也有顾忌加上幕席霓心从中周旋他倒没有下重手只是使用了些小魔法而已不过就是这样也让达云阳集团的人吃足了苦头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势。

    “呃?”

    幕席天古怪的看着达云阳踩着亚迦蓝飞了过来他还没回过神亚迦蓝已经冲到了他面前他想着平日里和亚迦蓝的关系真是恨不得一脚踢开这快愣铁块但他还没这么做时已经被亚迦蓝撞得同样飞了出去。

    “喂我说老小子你要谦让也别那么狼狈啊?被打成这样?”幕席天不满的嘟哝着。

    “你来试试!”亚迦蓝几乎要咆哮起来了。

    达云阳可没理会这两个毫无自觉的人他的如剑诀疯狂般的环绕着两人深蓝色的魔力也将二人紧紧禁锢凭借逍遥战法的控制能力如剑诀的威力何止增加了百倍当绝招回京华使用出来后当其冲的亚迦蓝的护体气劲已经无法抵挡无数道银白色剑芒直接轰在了他身体上三人身边顿时爆炸起来气浪甚至冲击到十数公里以外。

    当气浪之后在三人远处的幕席霓心等人几乎同时运行起他们的天位魔力这样他们才能准确的看清楚场内情况。敏.卡米丝.秀达李斯场中心的三人已经分开亚迦蓝的样子最是狼狈胸口处的衣服被撕裂开一条大缝内里的胸口已经被冰封住他的脸色非常苍白一看就知道他已经身受内伤。

    另一边的幕席天模样稍微好些隐约一看他脸上还有偷笑的表情不过配合他脸夹上的脚印来看整个模样就有些搞笑的味道了。

    “逍遥战法第二阶段模拟它意思是模拟出对方的招术精髓再模拟出对方的行动模式与下一步的动作走向时间延迟不过只是它的副产品罢了别以为时间延迟失去了攻击力逍遥战法就没了威力不使用时间延迟时的逍遥战法这才是它的真正威力!”

    达云阳说话的同时依然不断进攻着没有使用时间延迟的他更加恐怖亚迦蓝几乎每一个动作和招术都无法使出来每次他刚使用了一半达云阳锐利无比的攻击就将其招术粉碎接着一连串根本毫无停顿的进攻加上偶尔的时间延迟动作强如三神之一的天空雷神亚迦蓝也丝毫无法反击这样的情况看得周围人全部呆住了甚至连幕席天都呆愣在了那里。

    可可怕这还是我们三人里近战能力最强的亚迦蓝如果是我的话根本无法抵挡他这样如同狂风烈火样的攻击方式太可怕这真的是达云阳吗?这就是他说的逍遥战法?不愧是“原始”上传说能与我们三神绝招相媲美的武技。

    在这个瞬间幕席天和亚迦蓝同时明白了达云阳真的已经具有能和三神相互抗衡的实力至少他们如果不使用他们的最强武技能他们已经赢不了这个少年。

    这时亚迦蓝忽然硬受达云阳当胸一击他也把达云阳震开老远他低声说道:“好好好……你够资格了没想到几十年后再次逼我使用它的人居然是我们三个以外的你接招吧!苍天剑诀!”

    亚迦蓝说完话后将古剑雷闪抛了出去这把剑顿时飞舞在了他身体周围亚迦蓝本身就是剑术修真者早在他成为三神之前他就已经是剑仙等级的人了而古剑雷闪也是他重新修炼过的仙剑。

    苍天剑诀凌驾于剑派任何剑法比呤月剑法风形剑技雷霆剑诀这剑派三大剑法更可怕传说威力足以破开天地的剑招始创于当年的魔族入侵战役由亚迦蓝自创。

    这套剑法达云阳曾经见识过他在卡格尔京华城时曾见霜雪天使出但此刻由亚迦蓝使用出来时整个感觉都完全不同。

    亚迦蓝抛出雷闪后天地能量以他为中心疯了一般的涌过来这股天地能量甚至形成了风暴风眼正是亚迦蓝所在位置这股能量风暴范围极广至少近百公里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能量风暴离他越近风暴的拉力就越是剧烈越是大。

    远处的幕席霓心等人痴了一般的看着突然一个娇小女子出现在了他们身边让呆着的众人都惊醒过来。

    空间转移魔法?她?

    这人正是别了张恒而来的精灵族公主敏·卡米丝·秀达李斯。

    “快点离开这里那是苍天剑诀天啊你们居然敢站在宿天位强者战场周围……”敏焦急的说道接着她转身念出一个咒语转移就走了。

    幕席霓心这才现自己的大意身为小天位等级的她根本无法抵挡宿天位强者攻击的余波她连忙喊着众人就向远处飞去。

    达云阳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周围的事情从最早与亚迦蓝战斗开始他就全力支撑着他的大天位精神印来对抗亚迦蓝的宿天位精神印记这是一种绝对不对称的抗衡宿天位精神印记拥有完美的精神攻击模式那是一种精神上的搜魂剐骨。

    他想要进攻但迎面而来一股巨大如天空临顶般的压力他想要逃跑但那可怕的宿天位精神印记将他完全锁定如果不接下这一招他已无处可逃时间延迟的几秒根本逃不开这一招的攻击范围。

    达云阳胸口忽然豪情万丈他的逍遥战法已经运到了极致第二阶段已经到达了极点他狂叫道:“来吧我挡得下来!”

    “好!苍天剑诀一式怒问苍天!”

    亚迦蓝一声狂啸古剑雷闪斩出天地间的浩瀚巨能顿化闪电一柄数千米巨大的雷电闪剑直轰向了达云阳天地间顿时黯然失色天空正中心出现了一个黑色旋涡那里连空气都被这一剑的威力逼开露出了地球圈外的真空黑暗。

    这柄巨大的雷电长剑飞而来达云阳手上的六芒星神器顿时张开了能量防护层但不过一瞬间而已这道足以抵抗大天位强者攻击的能量护层就如同玻璃一样碎裂开来。

    雷电长剑距达云阳不过几十厘米而已其中浩瀚无比的天地能量几乎将他撕裂开来他连忙控制逍遥战法来转移这些能量再加上他自己的精神印记和天位魔力他仿佛一片树叶在狂风中一样随时都可能被这柄雷电长剑击杀。

    达云阳硬挺着这柄雷电长剑以逍遥战法的玄妙他竟然化解了雷电长剑部分的威能这时他也防到了极限终于被整个柄长剑带着轰向了遥远天边一直到众人看不见为止接着在海天的远处仿佛核弹爆炸般的声响传来天地为之一黯。

    “阳!”

    幕席霓心在极远处看得真切她几乎要哭了起来叫了一声就想朝那边飞去不过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了他们这群人之前这人正是幕席天。

    “别去这是达云阳的契机!”幕席天的表情少有的严肃。

    “祖爷爷阳他……”

    “没关系火焰主战神最后的苦难……终于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爆炸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古怪的轰鸣声在众人感到奇怪时天边远处已经看得到无边的海浪。

    达云阳就飞在海浪的前端他左手只剩下半节断肢满头鲜血胸口处深深一道剑痕连里面跳动的内脏都可以看得到配合他如怒神一样的表情此刻的达云阳仿佛地狱恶鬼一般吓人。

    “亚迦蓝!再来!”

    达云阳飞而来带着海啸一般的巨大海浪冲击向了亚迦蓝海浪高达数百米之高一路上的山峰大地都完全被淹没这一切全是达云阳的魔力造成。

    “杀!苍天剑诀二式狂灭大地!”

    亚迦蓝也被激起了疯狂战意他二话不说遥控起古剑雷闪又再招苍天剑诀三式之二狂灭大地。

    整个九天之上能量突然增加天上的雷电仿佛疯狂了一般的轰向大地环绕无数的雷电也轰向了停在亚迦蓝面前的古剑雷闪这就是亚迦蓝得天独厚的能力天脉!

    天空如此地面上也引了极其剧烈的地震整个大地都龟裂颤抖大地上的裂缝逐渐加大这一系列的地震强度直逼十二级极限。

    狂灭大地的起手势就如此骇人以亚迦蓝为中心忽然爆出万丈光芒这光芒是如此强烈甚至连幕席天都无法直视在周围所有人闭上眼睛时剧烈无比的气流和闪电袭向四周幕席天当其冲的为他身后的众人阻挡了这股威力接着场内的光芒才黯淡下来。

    场内只有亚迦蓝一人独立他脚下的岩石闪闪光太过剧烈的能量冲击这些岩石的构造都生了质量变化几乎都已变为了玻璃而达云阳却已消失不见。

    在遥远外的神圣火焰城上一颗巨大流星飞冲而来将整个城市撞毁了大半这颗火流行还深深的撞在了城市地底里去。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好强这才是真正的三神吗?好强……

    可恶啊逍遥战法最致命的缺憾少了一个可以让它挥使用的强大近战攻击力不然……

    霓心茹丝大家……

    “我的主人终于等到了你……告诉我你的名。”

    隐约中达云阳仿佛听到了这个声音此刻的他已经只能朦胧的回答道。

    “达云阳。”

    “告诉我你的名。”

    “达云阳……”

    “告诉我你的名。”

    “火焰……火焰主战神。”

    读写网duxie分享阅读的乐趣

    -------------------第三十三章 火焰降临-------------------

    受了狂灭大地这一击之后达云阳好巧不巧的被轰到了火焰神圣城地底下而那一处恰好正是历代教皇封印战神之剑轩辕碎的地方。

    达云阳硬受苍天剑诀两式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两手齐断一边肩膀几乎被完全轰碎左边大腿粉碎性骨折胸口上的肋骨几乎都变成了碎骨最糟糕的是他体内有一股苍天剑诀的毁灭魔力这股魔力之强大甚至连他的逍遥战法都无法抗衡短短几秒时间达云阳已经进入到了昏迷中。

    封印战神之剑轩辕碎的房间具有封印神器的功能被宿天位巨力摧毁后战神之剑轩辕碎再无丝毫束缚眼看就要消失无踪但不知为何火焰长剑忽然环绕达云阳飞舞起来直到达云阳断断续续说出火焰主战神几字时整把火焰长剑忽然光芒四射无边无尽的能量也开始涌入到达云阳体内。

    如同神迹一样达云阳身上的伤势迅痊愈断了肢的手臂重新长出碎了的骨头重新排列愈合这一切都像是在幻中一般片刻之后本来奄奄一息的达云阳竟然完好无伤的飘浮在了空中。

    几秒之后昏迷中的达云阳被一股奇力催醒当他醒来时就看到了面前乖顺无比的火焰长剑这柄长剑轻轻的舞动在他身边等他醒来时乖巧的贴在他身体上长剑上的火焰一点也烧伤不到他的身体。

    达云阳接触到火焰长剑的瞬间一股极古老的记忆传到了他脑海里。

    “喂喂接收信号还清晰吧?”

    “你好我的名字是亚当八仲裁者之一这把武器是我的身外化物如果你能使用它就说明你是我的转世拉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这把武器当作我留给你的小小礼物吧好好活下去别负了火焰主战神这一称号只要你活着‘毁灭生物’就会害怕你哈哈……”

    达云阳一把握住了火焰长剑一股股浩瀚无边的能量从剑把处涌入他体内这些是纯能量而非他的天位魔力至于那些远古的记忆已经消失不见虽然达云阳并不明白远古记忆里所说话的是什么意思。

    整柄长剑由未知的金属所造呈现一种火焰样的赤红色在剑身外环绕着燃烧火焰团达云阳没有感觉到高温他仅仅只能感觉纯能量涌入他体内的感觉。

    战神之剑轩辕碎六大神器中名列第三排行仅此于地狱镇魂镰与神器之如意金箍棒能力……未知。

    强大的能量伴随着战意催动着达云阳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新武器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在催我去战斗吗?不想让我输给任何人吗?那么……去吧。”

    一道火焰腾空而起从几乎被摧毁的火焰神圣城上空稍一徘徊接着疾飞向了遥远外的宿天位战场。

    达云阳一边飞一边运行精神印记来察探周围环境他突然现亚迦蓝和幕席天甚至连幕席霓心他们都不在刚才的战场处幕席霓心他们正在朝火焰神圣城飞去至于亚迦蓝和幕席天他们正在和一团生物战斗这团生物竟然扰过了他的精神印记搜索。

    不多时达云阳已经飞到了亚迦蓝和幕席天他们的战场处看到战场的第一眼就让他惊了个透场内的生物根本无法称其为生物。

    那是一大团蠕动的肉块根本无法分出它的形状但在肉块两端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羽翼与一个黑色的肉翅这个怪物飞舞在亚迦蓝和幕席天中间它似乎非常想要逃跑但奈何根本逃不出两人所立起的束缚圈同时还有另一个少年在疯狂的追击它。

    达云阳有些愣这个少年手里持了一把无弦长弓这人竟是张恒他疯了一般的攻击着这个怪物由神弓上射出的能量箭粗如屋柱无数能量箭毫无间隙的射到了怪物身上但这个怪物似乎能够吸收能量一样它并不怎么在意张恒的攻击反倒是站在远处的亚迦蓝和幕席天让它畏畏尾。

    “嘿亚迦蓝别在那里玩试试接我一招!”

    第三章:自由回归达云阳疾飞来还没接近三人就使出了时间延迟他在距离亚迦蓝数百米外一剑挥出接着他消除了时间延迟能力。

    一剑带着无边的火焰燃烧而去放眼望去漫天都是火焰亚迦蓝躲闪不及他手里的雷闪化为剑芒挡在了身前但是这些火焰里带着诡异无比的浩瀚能量一时间亚迦蓝只能被推着带向了地面。

    轰然巨响整个地面都在爆炸中颤抖这些火焰在地面上一路爆炸至少粉碎了数座高山后才勉强停了下来而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条巨大沟痕。

    “……靠威力太惊人了吧?”达云阳有些可怕的看向手里火焰长剑这柄长剑依然乖巧的在他手里丝毫没有惊天凶器的模样。

    “……‘能溢’是我能力的身外化物独有能力‘能量无限化’排行八仲裁者武器第四靠全是那些白痴们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作能力运用即使排行第一的‘重暗’能够产生黑洞但‘能溢’不正是克制它的武器吗?运用到极致时‘能溢’足以产生克制黑洞的白洞来总之能力根据运用的程度来决定其强弱……”

    就在这时先前的记忆又涌入到他脑海里断断续续再度消失。

    “能量无限化吗?有点意思逍遥战法缺的就是这个……”达云阳暗暗的说道在远处亚迦蓝又飘上了天空。

    不过一击而已亚迦蓝就受了伤他的左臂上一条鲜红的剑伤身体上还有些并不太明显的烧伤。

    亚迦蓝看了看达云阳他忽然收起了雷闪叹息着说道:“还是没法阻止……既然你已经成了火焰主战神今天的战斗就到此为止吧。”

    “想走?你走得了吗?”达云阳断然一喝举起轩辕碎就要再度劈下去。

    突然从旁边杀出两只怪物来一只怪物全身浑圆就是一副核桃模样在壳的最中心有一个巨大的眼睛另一只怪物呈现龙蛇模样长长的身体全是灰青色身体上面满是龙鳞。

    青色龙蛇怪嘴里喷出毒酸来核桃怪物眼睛里射出了闪电这两个怪物居然都有宿天位程度达云阳只好闪身避到了远处就是这么个瞬间亚迦蓝已经飞到了极远处这个男人走得也洒脱一句话也没留就独自飞走了。

    “既然你已经是火焰主战神了以后我们会有决战的时候或者你认为……这场战斗比你兄弟的性命更重要吗?”幕席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同时那两个怪物也消失不见。

    达云阳抬头向战场中心看去张恒虽然拥有神器在手但他依然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这个怪物奇特异常它竟然能够吞噬能量这恰好是张恒神弓的克星只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吞噬无限的能量了。

    “别怨恨我们我们并不知道你的朋友生了什么事但他才是真正的罪犯新教皇他体内竟然有‘深渊’细胞隐瞒了我们三神那么久原来‘深渊’已经深入到了我们人类内部……不过我们三神确实有过失如果你真的想为你朋友报仇就等到三神战争时和深蓝魔王一起与我们决战吧在此之前好好加强你的力量不要再像今天这样的狼狈。”幕席天淡淡的说道他挥挥手一个小型魔法阵将他包裹瞬间之后他消失在了原地。

    达云阳握着轩辕碎呆呆的立在原地他还有些愣原本才获得强大攻击能力的他打算好好打一架至少要洗刷先前被连续轰飞两次的耻辱可是对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事实上他又没办法把怒气全部泄在幕席天身上。

    远处一声巨响怪物身体里射出的激光轰中了张恒这个男人被狠狠的射进了地底接着怪物疯狂的向远处逃窜而去可惜这时达云阳已经阻在了它面前。

    “你就是教皇吗?不过……你的整容手术还真失败即使想要变成天使或者恶魔之类也不用把身体变成牛排一样的肉块吧?”达云阳有些恶毒的说道。

    “火焰主战神啊你要再一次阻止我吗?背负这个称号无数亿年的男人啊为什么总是你为什么你一定要挡在我面前!”

    回应达云阳的声音并不是由这个怪物嘴里出来事实上这个怪物并没有声带一类的器官这是周围的空气生了震动形成了类似于声音的东西这个声音不是任何生物能够出来它低沉而阴深仿佛地狱最深处的呢喃一般。

    达云阳愣了一下他的精神印记正明确的告诉他一股邪恶而冰冷的意志降临在了这里纯粹而强大的邪恶精神印记这股精神印记只是宿天位等级的强度罢了不过它的数量也太过可怕了点从达云阳的眼里看去几乎半边天空陷入在了深深黑暗中。

    一道闪光射出将这半边黑暗射了个小洞来那是张恒在地面上射出了能量箭不过这群巨大的黑暗在瞬间又恢复了过来它还在迅变大像要把整个天空遮挡起来一般。

    达云阳挥动轩辕碎朝天上狠狠斩出了一剑巨大的剑气带着无边的火焰燃烧而去那些黑暗的精神印记仿佛非常害怕这些火焰一样任凭它燃烧满了整个天空将黑暗的天空变得了光明充满着火焰的天空。

    “火焰主战神?不错的称号既然这把武器的上一代主人背负着这个称号那我就继承它又如何?支持战斗充满火焰的神氏我喜欢……”

    达云阳说着话时就不停挥斩向了眼前的怪物他面前的空间里几乎充满了火焰和剑气纯能量奢侈的挥霍着无限能量化这一点倒真不是吹牛。

    那个怪物倒也了得在这样可怕的能量攻击下即使是三神之一的亚迦蓝也受了内伤但这个怪物仿佛在吸收这些能量一样它的体型慢慢开始变大到最后从羽翼与肉膀之间又长出了几只巨大的眼睛。

    张恒从地面上冲了上来他看了怪物一眼接着就定定的看向了达云阳这样的神态直把达云阳看得心里毛。

    “喂干什么?别再想来打我啊上次的事你已经打了我个够这样再来打我不是很不人道吗?”达云阳几乎要叫了起来他有些恐惧的看着张恒手里那把无弦神弓。

    “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只要你一句话我就会完全相信你无论何时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张恒吼叫了起来。

    达云阳没有说话他从张恒那双清澈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事这个热血的少年知道了某些东西当初他宁愿背负背叛也没泄露出来的东西。

    “你知道你是谁吗?你是火血执政者啊对待一切不公平都会以火和血去清理的公正者你可以愤怒可以疯狂可以仁慈可以解放但如果是你的话绝对不能包庇任何黑暗啊只要你把实话告诉我我会和你一同战斗背负下所有的黑暗和丑恶兄弟我们该战斗在一起!”张恒不停的吼叫着这些声音震撼了达云阳。

    达云阳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豪情他大声的说道:“好兄弟我们一起战斗下去!”他说完后近身靠近了那个怪物手里的轩辕碎开始累积起能量来。

    先前的攻击全是达云阳放任轩辕碎本身的能量放射如果再加上宿天位技巧能量压缩的话那么轩辕碎将会变成近距离内最恐怖的能量武器想想太阳表面的温度吧轩辕碎如果真的有能量无限这个能力那么近战之下任何人都得先承受住极度高温。

    近距离靠近怪物达云阳这才现怪物的巨大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多米长满身肉瘤不停蠕动当真是说不出的恶心丑怪忽然他愕然的现在怪物正中心隐约有一张脸那是新教皇的脸。

    “真是可悲啊放弃了身为人类的荣誉亏你还是教皇……”

    达云阳举起了手里的火焰长剑这柄长剑燃烧炫耀着它仿佛是高贵的王冠带着人类特有的荣誉燃烧着火焰它就是人类燃烧着的信念赤裸裸的热情与战斗的欲望战神之剑轩辕碎。

    一阵阵奇特的记忆的流入到达云阳脑海里那是一段前代轩辕碎的拥有者的记忆前一代拥有者对剑能力运用的一些心得不过让达云阳感到好笑的是前一代拥有者并没有成功使用这些方法因为他没有那么强大的能量控制能力。

    “好吧让我看看你的全力吧轩辕碎。”

    达云阳一剑挥出强大的能量同时放射了出去不过在他能量压缩这个技能使用之后放射能量呈现固态飘浮在了怪物身边那个怪物仿佛非常害怕这些固态能量一样它开始向远处躲闪而去。

    怪物刚一躲闪达云阳就运行起了时间延迟这个能力他抢先冲到了另一个方向一剑挥出接着又是另一个方向短短几秒时间达云阳将怪物围在了中心处他在边缘一共挥出了数百刀之多。

    当时间延迟完结时以怪物为中心四周都是流动着的固态能量流达云阳控制着这些能量流向中心斩去一团巨大的火焰燃烧在了空中闪亮之后天地为之一黯没有声势浩大的爆炸但那个怪物已经消失不踪。

    “轩辕炼狱剑。”达云阳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这个名字他低声念道:“无间!”

    张恒被惊呆了他和这个怪物缠斗良久所以他知道这个怪物的实力如何但却被达云阳一招灭掉他不知道达云阳究竟有多强了。

    事实上连达云阳自己都陷入在呆滞和惊喜中在出那招的一瞬间他知道他拥有了远越三神的最终极近战能力凭借能量无限化这个神器能力他甚至可以模拟出小型太阳这正是他逍遥战法第二阶段能够做到的事情模拟。

    张恒这才注意到达云阳手上拉着一个满身伤痕的人这人竟是早变成怪物的新教皇不过他看起来衰老了很多。

    “看来那个怪物已经放弃了他他的力量太弱了甚至无法完全运用怪物的力量……”达云阳想到这里时心里一阵恶寒他不知道那个怪物究竟有多强了。

    达云阳冲张恒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就朝火焰神圣城飞了回去达云阳抓着的新教皇不停挣扎着他叫嚣道:“不要伤害我这一切都和我无关全是那个怪物控制我做的我誓!”

    “告诉我为什么要那么残害那些少女?那个怪物又是什么?”张恒忽然问道。

    “它它不是怪物它是神啊你们竟敢伤害神的使徒你们会受到世上最严厉的惩罚!”新教皇忽然又露出了狠毒的表情也许他已经有些神经错乱了吧。

    达云阳冷笑了声他忽然说道:“神?它是神?我还是火焰主战神呢。”

    新教皇脸色一阵苍白他又剧烈的挣扎了起来道:“火焰主战神啊你就是火焰主战神从来没有人能够拿得起这把燃烧着火焰的神剑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出现啊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只要再给我几天时间就可以了轩辕碎就是我的了都怪你啊为什么要阻止我……”

    达云阳懒得再理新教皇这个人渣拥有完美的贵族理论反正一切不顺他的事都是别人的错对于这样的贵族达云阳通常都是一个杀字完了何必多言什么。

    “那么你呢?你先前看到了什么?”达云阳问向了张恒。

    “真相……”张恒淡淡的说道。

    两人这一路飞来火焰神圣城那残破的废墟已经出现在眼前在城外满是哀号声哭泣的声音连天空上的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达云阳清楚看到遥远外天空上还有几人在战斗除此以外地面上的平民们被几个他熟悉的人带领他们正远离已化为废墟的火焰神圣城。

    当初达云阳被轰下火焰神圣城地底下时幸亏平民们都在城外说起来还得感谢贵族们那个希奇古怪的化装舞会而后幕席霓心等人又全力抢救平民所以平民们的死亡程度非常低反而是贵族们死伤惨重。

    达云阳站在火焰神圣城残破的城墙上往下看去城墙下面是无数平民在哀号哭泣虽然平民们死伤并不太严重但许多平民们还是受了伤伤痛让哭泣的人越加多了。

    在远处是数只军团在向火焰神圣城这边靠近狼狼几人正在试图阻止他们但是这些军团加起来人数至少有十万之众漫天遍野的朝火焰神圣城这边奔袭而来吓得城外平民们更加恐惧哭泣了。

    “啊!”

    达云阳心里有计较他大喝一声这个声音里灌注了大天位魔力又加上逍遥战法的控制方圆数十公里内的人们都听到了他的吼叫声更加奇妙的是任何人包括没有丝毫魔力的平民和士兵们他们都清楚的看到了达云阳和他身边的新教皇这分明是达云阳动用大能力所做的事。

    远处的军团和天空上战斗着的两个天位强者他们看到新教皇的惨状时都是又惊又怒这些人几乎都是信奉火焰主战神的虔诚信徒们他们许多人都坚信教皇是火焰主战神在世上的代言人当此这些人更加疯狂的向火焰神圣城冲来看他们的架势平民们也被他们当成了泄愤怒的敌人。

    “我宣布这一代教皇有罪他背叛了火焰教派背叛了火焰主战神我剥夺他所有权力和地位以火焰的名义宣布他是背叛者!”这个声音传得极远即使在远处的军团士兵们依然清晰可闻。

    达云阳忽然将新教皇踩在了脚下手里的轩辕碎抵住了他的后脑。

    新教皇心里大慌连忙叫道:“你没权那么做我是教皇!”

    达云阳冷冷的说道:“我是火焰主战神。”

    他话一说完轩辕碎直斩而下将新教皇那颗肮脏的头颅斩成了两断接着新教皇的身体顿化灰烬被轩辕碎的能量摧毁了。

    “我的名火焰主战神!”

    达云阳站了起来他举起手里的战神之剑轩辕碎这柄火焰长剑顿时放出万丈光芒金色中带着赤红的光芒强烈却不刺眼金色如同阳光一般赤红色就像是燃烧的火焰光芒越来越剧烈最后竟然将整个废墟笼罩在了里面。

    这阵光芒带着神圣和庄严让所有见到它的人都想顶礼膜拜远处的士兵们显得了茫然他们不停回望他们的军官但这些军官们也都茫然起来随着光芒越来越剧烈这些军官们都哭泣着拜了下来在他们脑海里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们如此。

    不单单是军官们如此在火焰神圣城方圆数十公里内的所有人都是如此他们渴望着流泪渴望着跪拜一种神秘的声音告诉他们眼前这团光芒是火焰主战神降临的神迹没人怀疑因为他们都相信那是神的声音。

    “你们的信仰?”

    “我的主是你火焰主战神!”

    “你们的追求?”

    “生命与自由!”

    “你们的力量?”

    “血与火!”

    “呼唤我的名吧我最忠实的信徒们我将带给你们全新的世界以火焰的名义起誓!”

    “以火焰的名义起誓!”

    所有的人他们全都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样的话这样的情景本来只该出现在神话典籍与古代英雄史诗上但这里却出现了因为所有人都坚信他们正在经历这一个新的神话。

    达云阳凭借轩辕碎的能量无限他的能力被激到了极限心灵控制的能力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不单单只是控制了他可以默默的影响到周围影响半径随着能量无限控制力的提高范围也越加巨大所以先前平民和士兵们的异口同声也是达云阳要他们说的。

    “废话既然有了那么好的条件我为什么不利用?开玩笑哦领导整个人类世界的思想走向我现在可是火焰主战神哦你们的救世主哈哈。”

    达云阳的声音里满是嚣张让人恨不得打他一拳而在他面前的人正满脸不耐烦的表情。

    火焰主战神降临事件之后达云阳顺利接手了教廷的几个主要军团接着在强兵压境的情况下距离火焰神圣城最近的几个城市更换了旗帜他们宣称自己归属于真正的火焰主战神管辖由此教廷势力开始土崩瓦解。

    达云阳带领火焰神圣城的居民们迁居到了附近的一个大都市虽然说是附近但是也有近百公里遥远所以在第五天时迁居工作才告了一个段落直到这个时候达云阳集团的众人们才有机会坐在一起说话。

    众人坐在一间豪华的会客大厅里说话这里是教廷的外围产业之一现在理所当然的属于了他们的信仰火焰主战神的私产。

    “不过当时你真的太冲动了幸亏祖爷爷没有参战不然你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输得一定更惨……”幕席霓心还有些后怕的说道。

    达云阳沉默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即使会死那场战斗我也绝不后悔我的伙伴她正在天上看着我如果当时不站出来为她送别她死了也还会带着痛苦我想我的人生意义也到此为止了有这种感觉……”

    “那么现在怎么办?我们已经……”幕席霓心有些感动她忽然又问道。

    “已经和三神们宣战了呃应该是三神中的两个人宣战接下来也只能坚持了而且我们不是打算要阻止三神战争吗?如果谈判这些温柔的手段不行那就用强硬的战斗来阻止吧。”达云阳说道。

    说得倒是很轻松好像三神很容易对付一样众人心里都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你们不要那么担心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现在我既然背负了火焰主战神这个名字虽然责任是重了许多但做事不是更方便了吗?我可以轻易的把革命的火花散播到世界每一处而不像以前那样需要慢慢的准备慢慢的构思了……而且我们很弱吗?呵呵……”

    达云阳指着他周围的人道:“狼狼你拥有月泪而且你那套什么拳法也非常厉害短时间最可能有突破的人就是你……亚格瑞我已经把逍遥战法的运用心得告诉了你这次战斗你也在现场有没有可能领悟它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霓心听说你学的是仙术吧?我有几套特殊用法的仙术可以传给你然后是……恒如果你能在三神战争前领悟你的神器能力也许你的实力也可以突破到一个可怕的境地。”

    这时精灵少女敏忽然不满的说道:“你把恒哥哥当成什么了?他为什么要帮你战斗?当初你把他打成重伤然后抛弃他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今天呢?”

    “敏!”张恒皱着眉头说了句这句话让敏憋起了嘴唇坐到了他身后生起闷气来。

    张恒冲达云阳点了点头他认真的说道:“从来没有变过你一直是我心里的信仰我相信你会把自由带给世界上所有的人就像当初解救牢里的我一样而且我看到了真相所以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战斗。”

    敏在这个时候又好奇的问道:“恒哥哥你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呢?”

    听到敏那么说张恒脸色顿时变了变达云阳和周围人也都露出了好奇的眼神他们在等待张恒说出真相。

    “我看到了真相……”

    读写网duxie分享阅读的乐趣

    -------------------第三十三章 火焰降临 上-------------------

    受了狂灭大地这一击之后达云阳好巧不巧的被轰到了火焰神圣城地底下而那一处恰好正是历代教皇封印战神之剑轩辕碎的地方。

    达云阳硬受苍天剑诀两式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两手齐断一边肩膀几乎被完全轰碎左边大腿粉碎性骨折胸口上的肋骨几乎都变成了碎骨最糟糕的是他体内有一股苍天剑诀的毁灭魔力这股魔力之强大甚至连他的逍遥战法都无法抗衡短短几秒时间达云阳已经进入到了昏迷中。

    封印战神之剑轩辕碎的房间具有封印神器的功能被宿天位巨力摧毁后战神之剑轩辕碎再无丝毫束缚眼看就要消失无踪但不知为何火焰长剑忽然环绕达云阳飞舞起来直到达云阳断断续续说出火焰主战神几字时整把火焰长剑忽然光芒四射无边无尽的能量也开始涌入到达云阳体内。

    如同神迹一样达云阳身上的伤势迅痊愈断了肢的手臂重新长出碎了的骨头重新排列愈合这一切都像是在幻中一般片刻之后本来奄奄一息的达云阳竟然完好无伤的飘浮在了空中。

    几秒之后昏迷中的达云阳被一股奇力催醒当他醒来时就看到了面前乖顺无比的火焰长剑这柄长剑轻轻的舞动在他身边等他醒来时乖巧的贴在他身体上长剑上的火焰一点也烧伤不到他的身体。

    达云阳接触到火焰长剑的瞬间一股极古老的记忆传到了他脑海里。

    “喂喂接收信号还清晰吧?”

    “你好我的名字是亚当八仲裁者之一这把武器是我的身外化物如果你能使用它就说明你是我的转世拉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